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170章 大恶人
    “切,别听他忽悠。”范校尉望着熊耀华破败衣袍,焦黑的面目,训斥手下,“你看他这人的打扮,哪像是有钱的样子?”

    熊耀华嗤笑“所谓狗眼看人,大概就是你们这副嘴脸。主子已然如此,下面的奴才相信也好不到哪儿去”

    “你这厮,平白无故怎么骂人?”几个兵士七嘴八舌。

    “看来这份大礼你们不想要了。”

    “究竟是啥,你别蒙人,倒说来看看嘛?”一个士兵接了句。

    熊耀华慢悠悠道“窝窝头,糙米饭,没油少盐的老糠萝卜”

    “你这不是猪食吗,呸,连猪食都不如!”

    “凭你们这般丧尽天良的狗才,有猪食吃就不错了,还敢挑挑拣拣?”熊耀华脸色一变,骂道,“不过也不用发愁,从现在进去,就算这样的猪食你也吃不了几天了。只待秋后圣上复议,刑部批文,刽子手就马上送诸位上路!”

    范校尉心里掠过一道寒气“你是想把我们抓进监狱吗?”

    “除了大牢,哪里还有更适合你们居住的地方?”

    “你还是想想自己吧。”

    “你敢恐吓官差?”唐羽冷眼瞧着几个官兵,一面压抑愤怒,又逼近了一步,道,“世间都说强盗可恨。可盗亦有道,还不胡乱杀人,我看你们连水匪都不如!”

    范校尉支起耳朵,脸朝手下的几个兵丁,连声问“他们两个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们大家听见了没?”

    众官兵道“我们也没听到。”

    “混账,这俩人明明说他们是洞庭岛上的水匪余孽,身为剿寇的堂堂正义之师,你们怎么会没听见呢?”范校尉扬起巴掌,狠狠地照身边的兵丁头上就揍了一下子!

    官兵恍然领悟“对,这俩人是岛上的水匪残余,惊慌逃串,恰好在这给我等遇到”

    范校尉翻着眼睛,冷笑说“那还啰嗦什么,不赶紧把他们两个给我抓起来如若拒捕,当场格杀!”

    兵丁领命,挥刀攻上。其他人也各展兵器,团团围定。

    熊耀华面色一变,叫道“好小子,你想杀人灭口!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来吗,大爷我早手痒了”

    忽地一掌劈出,嘭的一声,将对面那个持刀的人打翻在地。

    唐羽纵越跳闪,只是避让,无心伤害。刚跳出包围,脚未沾地两片朴刀席地卷来,躲避不及,迎面枪花一抖长枪刺到。

    四面楚歌,可谓险象环生!

    熊耀华在旁一搭,抓住使枪的那人的白蜡杆子,用力一拉,屈肘撞胸。那人身体前倾,一个躲闪不及,被熊耀华大力金刚手撞得直飞出去。昏晕在地。

    唐羽向左一跳,闪开双刀。

    那两把刀刀尖上挑,倏然回转,一左一右,斜斜砍来。唐羽候他刀锋劈到,堪堪将沾衣之际,吸腹塌胸,猛然后退,避过双刀!

    蓦地横掌一卷,手心之力外吐。那个用刀的兵丁正欲再次劈去,忽觉一股大力推出来,顿时失去平衡,身不由己地向一旁倾侧,摇摇摆摆。唐羽左掌一翻,啪的一下击中他的前胸!

    手掌一送,兵丁庞大的身躯竟飞了起来,一个倒栽葱般向后撞去。

    剩下一个官兵,见到三个伙伴吃亏,心中早已气馁。钢刀翻飞,死缠烂打,不求伤敌,只顾自保。熊耀华单臂一横,用腕上钢环磕开刀锋,另一手长臂一探,指戳掌劈,点他腰肋。

    兵丁慌忙避开。

    不想这招乃是虚晃,乘他避闪,熊耀华双拳连环出击,招招占先。左手一指,右掌往左臂下一穿,呯的下,正中颈下麻穴。那个兵丁武功平平,遭此打击哪里经受得住,咕咚一声,跌翻在地。老半天也爬不起来。

    熊耀华、唐羽放倒几个兵丁,转回身,一齐逼视着范校尉,冷冷笑道“这下你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还不乖乖伏诛?”

    “我”范校尉张口结舌,不住后退。

    却在这时,另一个街口突然出现了几十名列队整齐的官军,刀枪并举,铠甲闪光,前头押着几个蓬头垢面、遍身血迹的人,一路向街心走来!

    范校尉仿佛在茫茫的大海中抓住了几根救命稻草,欣喜异常,不住挥手。狂呼大叫“这边来,听到没有,你们往这边来!”

    那些军士见有长官模样的人在招唤,便变转队形,朝这边走过。

    一个带队的军官认识范校尉。

    他张眼先看了看倒在地上呻吟喊痛的兵士,感到纳罕,便问“这是咋回事?”

    范校尉哭丧着脸,用手一指熊耀华、唐羽二人,声音嘶哑地说“我们在这一带清剿,搜索残余水寇,忽地就遇到了这俩人”

    “他们是什么人?”军官扭头瞧了两眼。

    “就这是岛上水匪的重要头目。武功这么好,没准就是飞天将军和铁蜈蚣也说不定。你们正好一拥而上,把他抓住你看,若再晚来一会,只怕本将也被他们给杀掉了!”

    唐羽踏上一步“这贼子,你竟敢信口开河,污蔑我等官差”

    “你看你看,我说了你还不信。”范校尉假意害怕,直朝后躲,“在官威面前,竟还发起威风,简直没有王法?根本没把你等放在眼中

    熊耀华高声喝道“本官在此,现服役于锦衣卫。岂容你颠倒是非?小子,识相点,赶快束手就擒。”

    军官左右为难“他们是真水匪吗?”

    “那还有假。”范校尉浑水摸鱼。

    “那他两个适才见了官军为何不乘机逃走?”

    “他们知道逃不了,无法脱身,所以才有意混淆视听。”范校尉振振有词。

    军官无法分辨,也被弄糊涂了“你俩怎样才能证明自己身份?”

    唐羽说“不相信,你带我去见刑部林大人、要不统帅梁总兵也行,一切自会明了。

    范校尉凑过来,窃窃私语“水贼狡猾多端,分明想趁机溜走。真要是这样,将军你可就失去了立功的大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