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190章 成者王侯
    告别中年妇人,两人离开漆桥村。

    放马徐行,走了好一阵,唐羽禁不住感叹“这个女人也真不幸,家道败落,找了个丈夫对她又这么凶?”

    林放鹤笑了笑,扬起头,了望四方“所以才有人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唐羽听得半懂不懂。不过他到底年轻,感慨一会儿,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大人,昨晚你说你在沙漠当过兵,还参加征讨蒙古,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看不出的事情多了。”林放鹤瞧了他一眼,乃说,“在我胸前、肩膀之上,光刀伤枪伤箭伤就有六七处。正经一刀一枪拼过来”

    “你最后为何投入明军,按说他们剿灭汉国,屠戮宗族,不应是你们的仇人才对吗?”关于这点,唐羽一直想不通。

    林放鹤豁达一笑“我昨天不说了,这要感谢我在沙漠隐居期间的感悟。”

    他在马上直起身子,看着身侧同行的伙伴,话声坚决而认真“你想,蒙古铁骑当年天下无敌,横扫欧亚,为什么仅仅在中原维持了九十多年,就被彻底打回沙漠,继续牧牛放马去了?”

    唐羽摇摇头,没有回答。

    林放鹤又道“为何元末群雄逐鹿,争夺天下,最后偏偏是当初不起眼、甚至屡受倾轧、种过地要过饭、不识得几个字的乡巴佬一统华夏?”

    唐羽仍是不吱声。

    “你怎么不说他受命于天?”林放鹤微笑着瞧他。

    “我现在也觉得真命天子那一套可能靠不住。”唐羽态度含糊。

    “本来就靠不住,中国自古以来成者王侯、败者寇,从来就没有失败的英雄。”林放鹤蹙起眉头,语气依然平定,“如果陈友谅打胜了,如果张士诚最后当了皇帝,他们要改写历史,马上就会有一大帮文人墨客跑过来,高举双手,山呼万岁”

    “我想这可能是大多数人都喜欢凑热闹吧?”唐羽神色犹疑。

    “不光是凑热闹,还有切身利益。”

    林放鹤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心中波澜涌过“据说朱元璋平生第一个称赞过的男人,乃是蒙古扩廓帖木尔亲王,汉名唤作王保保那位。他说,徐达、常遇春、李文忠等虽为当世英雄,毕竟能为我所用,只有这个扩廓帖木尔,屡败屡战,绝不臣服,方是一个真英雄,伟丈夫!”

    又叹了一口气,脸上呈现寂寞之色“真正的大英雄,不但要有斗志,还要耐得住孤独。”

    唐羽听到这里,插嘴道“我觉得你父亲,那个神仙一样的老僧就是个大大的英雄”

    “我也很崇敬他。”林放鹤的身子微微颤了下,道,“想当年,他是汉王麾下的第一勇将。在鄱阳湖大战中,驾着三艘小船就敢直冲朱元璋的旗舰,若非大将常遇春及时救驾,只怕吴王的头颅都被割了下来。”

    唐羽觉得奇怪“冲击朱元璋主舰的不是汉国大将军张定边吗?”

    “不错,张定边就是我的父亲。”

    “那你现在为何是林大人”

    “这就是我想通以后,自己改的名字。天下初定,刀枪理应入库,不宜再动兵戈。有志之士,若非心忧天下、报效国家,就应该优游林下、放鹤南山”

    “您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最终让你改变了主意?”唐羽侧转头,定定地看着他。

    “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林放鹤感慨不已,“这样的口号非雄才大略、高瞻远瞩、胸怀天下的人是提不出来的!”

    接着幽幽一叹,又道“这也是张士诚、陈友谅、方国珍那些江湖草莽之辈被打败、甚至到死都想不明白的一个原因。

    唐羽心生羡慕“林大人,我觉得你也是个了不得的英雄。”

    “我算啥,何能望其先帝之项背?”林放鹤一笑了之。

    “不会差那么多吧,先皇再伟大,他不也是一个人?”

    “人和人的差距就在这。虽然都是一日三餐,有的翱翔九天,绝云霓、负苍空,足踏浮云,有的只能拾人牙慧,啄点碎米。有的朝发昆仑,暮宿孟诸,年纪轻轻就了悟大道,有的岁数活了一大把,胡子头发都白了,还在懵懵懂懂”

    “你这么一说,令我心惊肉跳。”唐羽脸上掠过忧虑。

    “你听我说。”林放鹤盯着他,一字一句,认认真真说,“人活一辈子,没有敬畏心、没有自知之明,不能正确定位自己,这不但可悲,而且是一件可怕的事。”

    “属下记住了。”

    说话之间,不知不觉,两个人驱马又走出了大概十多里路。

    前边不远又到了一个村庄。

    正是农忙时节,村里村外很少见人。远近人家大都关闭了门户,连狗吠之声都不曾听到。

    二人放马进村,四处张望,终于在道旁找到一块生了青苔的石碑,上面用红漆写了两个字高桥。

    林放鹤下马,拨开石碑下的杂草,注目打量着一行小字,回头招唤唐羽“我们已经进入当涂县境内了。”

    唐羽也跳下马,摘下水袋,仰头猛喝了几口“大人,你不感到口渴吗?”

    林放鹤摇头,还没来得及回话,忽然听到附近传来低微地嘤嘤哭声。他向前跨出两步,仔细寻找,原来在一棵大槐树下的青石上,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在轻轻抽泣。

    小小的脸蛋上满是泪水。

    林放鹤快步走上去,来到小女孩的面前,蹲下身子,问“小姑娘,你是哪里人?”

    小女孩止住哭声,回过头,向村里看了望看“我就是这的人。”

    林放鹤觉得有趣“那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哭,告诉我,你妈妈在哪?”

    “在家。”小女孩回答。

    “那你叫啥名字?”

    “陆爽。”

    “你爸爸呢?”

    “我叫陆爽,他自然叫老陆了。连这个都不晓得?”陆爽撅起小嘴。

    林放鹤不禁被逗笑了“我知道了,晓得晓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