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217章 盗 圣
    酒保楞了一下,而后定了定神,说“自然那是背后有人照应。”

    林放鹤微微怔了下“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妮子,身后竟有如此强劲的支撑?别吓唬人了,我却不信。”

    酒保笑了笑,口气有些冷淡“那你离被打断双腿,看来也不远了。”

    林放鹤呵呵笑道“为了这样一个漂亮迷人的女子,别说是打断腿,就算送掉命也是不冤枉。”

    酒保慢吞吞道“想不到客官还是位多情种子。”

    林放鹤摸出一块亮闪闪的银子,撂在桌上,假意说“小哥若能帮忙,助我勾搭上手,一晌贪欢,区区薄礼就送与你做个谢钱。”

    酒保退后一步,推辞说“谢谢你的好意,我可不敢恣意胡为。”又伸手抚了抚自己圆溜溜的头颅,自嘲说“这八斤半的东西,我还要留着它,用来喝酒呢”

    林放鹤收回银子,略带轻蔑地看着他,又道“醉醺醺欲寻芳问酒,奈何名花有主”

    酒保咽了口唾沫,讨好地说“客官相貌奇伟,腰缠白金,到哪里不会讨女人的喜欢?何必执着于一家?俗话说,十步以内,必有芳草。”

    林放鹤犹不甘心“那男人是谁,令春云如此死心塌地?”

    酒保道“春云不说,我也不问。我只知道他们之间相爱已有将近一年多的时间了。”

    林放鹤推开面前的酒碗,急迫地问“你快告诉咱家他是谁?”

    酒保摆了摆手,说“你还是不要问了,不论是谁,反正你我都惹不起。”

    林放鹤毫不在乎“总不会是当涂县县太爷罗应龙吗?再不就是他手下的哼哈二将,方巡官、孟巡官”

    酒保还是一个劲摇头“也差不多。其实我也不晓得,那个人总是夜半三更到来,不到天亮就走,围着一领大斗篷,谁也没有见过他面貌。不过能让那些泼皮流氓望风而逃的人,肯定不是一个好想与的主儿。他不但要有相当的势力、还要有令人望而生畏的武力!”

    “那就是县衙门里的人。别人哪有这样的实力?”林放鹤摇晃着站起身,丢下两块碎银,晃晃悠悠地出了春云酒店。

    酒保紧张地问“您没事吧?“

    “他只是醉了而已。”唐羽应付一句,也跟着起身,随后出了大门。

    他紧走几步,追上林放鹤,问“你没有喝多吧。”

    林放鹤一笑,夜色中两只眼睛闪一闪比天空的寒星还要明亮,精神百倍,哪里有一丝一毫的醉态?

    唐羽于是放下心。

    两个人走在漆黑的巷子中,谁也不说话。

    脚下坑坑洼洼,凸凹不平,有不少坑中还有积水、垃圾,一不小心踩上去,弄了一脚的臭泥。

    唐羽抱怨说“想不到在当涂县,还有这样偏僻肮脏的地方?”

    林放鹤拉了他一把,叫道“小心眼前!”

    面前果然是一处更大的水洼。

    林放鹤告诫说“行夜路,不管再黑的天,只要有反光、发白的地方,一定不是好去处。”

    话音未落,身旁忽然哧的一声,擦亮了火折子。

    接着点燃一只小小的灯笼。

    小小的灯笼,散发着桔红色的光芒。

    缓缓送到两个人的面前。

    提灯的人,却是一个矮小枯干的瘦子。

    “是你。”唐羽首先认出了他。

    这就是在春云酒店被身强力壮的酒保纠缠、并扇了一巴掌的那个年轻人。

    林放鹤也点点头,说“谢谢你的灯笼。不然我们两个还不知道要摔多少个跟头!”

    瘦子举着灯笼在头前引路,不时回头看看,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们和你一样,干着同一种营生。”林放鹤长出了一口气。

    瘦子略略迟疑了一下“同一营生,我不明白。”

    “就是趁人不注意,把东西从他家、或者从他身上拿走,然后变成我们的。这种职业不是很早就有了吗?祖师爷就是跖。”林放鹤语气不疾不徐。

    “才不是什么跖,我平生最崇拜的人就是鼓上蚤时迁。”瘦子得意地说,看来他平日没少进茶坊听书。

    唐羽歪了头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就叫作鼓上蚤。”

    “了不得,梁山上的英雄好汉。”林放鹤笑了笑。

    瘦子听了十分受用,冷笑了一声,说“我就看不上酒保、秃子和独眼龙那些人,仗着一身蛮力,持刀行凶,打劫伤人,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智巧固然重要,不过有点武备也不是什么坏事。”林放鹤一边走,慢条斯理说,“就像今天,如果你有一身好功夫,就不会平白受酒保那些人欺负。”

    瘦子争辩说“我的身材瘦力气又太弱,恐怕练不成那种强悍霸道的外家功夫?”

    “武功有很多种,开碑裂石、舞刀弄枪只是其中一种。”林放鹤显然带有责备的口吻。

    “以你说,我也能练成功夫?”瘦子显然有了浓厚兴趣。

    “当然,只要你练的得法。”

    说话间,三个人已走出了阴暗狭窄的红泥巷。来到大路上。瘦子吹灭烛火,熄了灯笼,小心收在身边。

    林放鹤拍了拍手,说“再次对你表示感谢。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与唐羽一起转身欲走。

    “等一等。”瘦子怯怯的喊了声,神态犹疑。

    林放鹤站住,他心里也想弄明白,这形迹可疑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怕态度急躁,过于直接把他吓着,所以柔和地问“小兄弟,难道你还有事?”

    瘦子溜了他们一眼,嗫嚅地说“我娘最近病了,需要一笔钱治病”

    林放鹤淡淡一笑“我们了解你的困难,只是出门在外,各有难处。我两个恐怕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不是,不是,萍水相逢,我哪好意思开口跟你们借钱。”瘦子又是摆手又是摇头。

    “那你到底想干啥?”唐羽也觉得他言行古怪。

    “我想让你们帮我找一家首饰店,把这东西卖掉,换点银子给俺娘买药。”瘦子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递给林放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