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219章 拨云见日
    瘦子发了急,问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林放鹤皱了皱眉头,面色严肃“当然是说一说那对镶着红宝石的金手镯,与那四只蝶形金发夹,你是从哪里偷到的”

    瘦子想了想,说“高桥村。”

    林放鹤嗤的一笑,道“好你个油嘴滑舌的贼偷,竟敢扯谎,看我不喊进人来,掀翻在地,五十板子打烂你的屁股。”

    瘦子发誓说“我安柯倘若有半点欺瞒大人,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林放鹤低下头,看着跪倒在地的瘦子安柯,冷冷地说“这一只金手镯足有二两多,一对那就是四两重。上面不但镶嵌名贵的红宝石,而且做工考究,花纹精细!”

    说着又拈起那只金发夹,仔细看了看,道“式样缕空,金丝缠绕,两只蝴蝶的眼睛,居然乃是两粒精心打磨的上等翡翠。这几样东西,只怕一千五百两纹银也买不下”

    唐羽听得明白,亦不相信,追问“高桥不过城郊一偏僻山村,居民三五十户,大多以种地务工为业。怎会有人置办得起这般昂贵的首饰?”

    “我骗你们是小狗,是畜生行了吧。堕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安柯赌誓发咒。

    “你且一一说来。”林放鹤说“你须讲出真情,倘有欺瞒哄骗,不说实话,我立刻把你移交给县衙捕役,打入死囚牢。那种滋味想必不说你也知道?”

    安柯叩头不止,说“大人,饶我不死。我说实话就是。”

    林放鹤点点头,又问“此物你究竟得自何处?”

    “千真万确,得自高桥。”

    “高桥哪一家?本官曾几次去过这个村子,熟悉地形。你一说我便知晓。”林放鹤虚张声势。

    安柯溜了一眼,又低下头去“就是从十字街进去,朝后拐,一直走,挨近染布店那家。”

    “挨近染布店?染布店位于街口后边,左右都是人家。你说具体一点,究竟靠左还是靠右?”

    “右面那家。”

    “染布店右面那不是陈宝珍家吗?”唐羽忍耐不住,从中插了一句。

    林放鹤颔首,说“我明白。这家里有一个年轻女人和小孩,是吗?”

    安柯说“我没有看到。”对着两个人怀疑的眼光,赶紧又说“当时门上挂着锁头,家里没人”

    “那你是怎么进去的?”唐羽狐疑不解。

    “我撬开后窗,打开两扇,从那儿爬进屋里。”

    “接着讲下去”林放鹤把眼光挪开,凑在灯下,仔细地打量金手镯和金发夹。

    “进了卧室,靠墙角安放着一张大床,大床外整个遮了一幅蓝纱床罩。在房间的另一头,堆放着两只红漆衣箱。”安柯转了转眼珠,说,“衣箱里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按次序摆放。这对金手镯和四只蝶形金发夹,就是在皮箱的夹层里找到的”

    林放鹤转回目光,问“你怎么想起来去偷这家,陆家住着平房,而且外面看上去也不像有钱人的模样?”

    安柯叹了口气“当时我也没抱着太大的希望。这一阵子城里好像查什么案子,又是巡夜又是戒严,我这都好几天没开张了。所以跑到乡下,随便找一家看看,就算偷不到值钱的东西,能弄口吃的也不错”

    “除了金银首饰,你还拿别的了吗?”林放鹤逼问。

    “还有几件衣服,都裹了一包,被我藏在毗卢寺偏殿的房梁之上。”

    “好,大致经过我知道了。”林放鹤命令唐羽,“去喊两个捕役,先把他带至签押房,看管起来。”

    唐羽领命而去。

    安柯争辩说“大人,你不是说只要我交待,不藏不掖,就不送进监狱吗?”

    “签押房不是监狱,只是临时稽留犯人的地方。只要经过核对,你所言属实,而以往又没有行窃诈骗、杀人害命这样恶劣的罪行,可以考虑从轻发落”

    林放鹤还未说完,唐羽已然带着两名精干捕役转回,将安柯戴上枷铐,押出书斋。

    唐羽转头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说“觉得有些异常是吗?”

    林放鹤长长地嘘了口气,开口道“谢天谢地,案子总算找到突破点。自从咱们被困在这件失踪案里,久不脱困,一日里如坐针毡。”

    唐羽闻听说“我也觉得首饰甚是可疑可是林大人,这些东西有没有可能是陈宝珍从娘家带过来的嫁妆?”

    “明天你与几个捕役带着安柯去指认现场,注意保密身份,不向村民泄露半点消息。”林放鹤激动的说,“顺便你再去问问陈宝珍,她家最近可曾丢过什么东西没有?”

    唐羽略显懵懂“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林放鹤平静答道“如果像你所说,这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如此贵重的金器,陈宝珍又怎么可能不报案呢?”

    “嗯,你说的有道理。”唐羽深有同感。

    林放鹤又说“而且我们去城西武馆访问武师沈万山,得知陈宝珍住在农村,父亲只是个私塾先生。家境一般,既非绅士、又不是豪富,不可能陪嫁如此价格高昂的金手镯金发夹。”

    唐羽想了想,说“那陆根生给她买的可能性就更小了。陈宝珍的丈夫只是个工匠,工资微薄,就算全年出勤,不吃不喝,恐怕也买不来一只镶着红宝石的金手镯”

    “半只也不行。虽然我不大懂金银首饰的价格,但根据市场行情粗略估算,这样做工精细的手镯,每只至少值七八百两银子。”林放鹤往太师椅后背靠了靠,神态悠然。

    唐羽吃惊,吐了吐舌头“七八百两,我的天,那两只岂不在一千五百两银子之上。还有四只金发夹呢?我一个应天府的捕快,年薪才只有六十两!”

    林放鹤笑笑,说“不平衡了不是?我的俸禄也只有几千两,真是比不得。比不得就不比。听说扬州有个盐商,为他七十岁的老娘做寿,大摆筵宴,骡马车轿排出十里之长,光银子花了一万七千两。”

    唐羽瞧了他一眼,赔笑说“林大人,你今天兴致蛮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