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248章 谎 言
    林放鹤靠在椅子上,望着他,意味深长地笑了“你一向很喜欢说谎吗?我知道,大多数人撒谎或者吹牛,只是为了让他们的自尊心得到满足、能暂时获得成就感。当然还有一种,就是刻意隐瞒,掩盖真相,方巡官你属于哪一种类型?”

    方正神态傲慢,发誓赌咒说“我敢用我的声誉,不,我的生命担保,这件事完全是真的!”

    林放鹤抬起头,以眼光示意,衙差很快将一个身高肩宽的汉子带进屋。

    这人圆圆的脸盘,肌肤白皙,颌下一绺小胡须。

    上下衫袍十分齐整。

    上前向林放鹤拱手致礼,而后站在一边。

    林放鹤瞧着方正,辞色温和地问“巡官可认识此人?”

    方正连半眼都没有看,用力地摇了摇头,说“属下并不熟识。”

    “你的嘴巴够硬,佩服。”林放鹤遂转向刚进屋的汉子,高声问道,“你是谁?家住哪里?来这儿干什么?”

    那人听了,连忙鞠躬施礼,谦恭地说“在下名叫崔明,乃是当涂县城首饰店福鑫坊的老板”

    林放鹤目光炯炯,厉声道“崔老板,你既是本地商户,就该懂得合法经营、安分守己,却为何不知道好歹。私下与人串通,欺骗官府,刻意干扰公门的侦查视线?”

    “知县大老爷,我冤枉。”崔明慌忙致歉。

    “还不从速招来。”

    “是,是,小的这就说实话。”崔明局促不安,作了个揖,又说,“方巡官购买那些金手镯金发夹,大约是在三个月之前”

    方正怒目圆睁,喝道“崔明,别人给了你什么好处,你拿了多少银钱?竟敢牵七扯八,攀诬本官!”

    崔明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两名衙差走上前,持枪一横,将其隔开。

    崔明心中叫苦,哭丧着脸。

    林放鹤并不理会,抚案问道“那你为何又要从售出记录上将方正的名字勾掉?”

    崔明皱着眉头,回答“那一天,县衙门的人去福鑫坊调查,方巡官先行一步找到我,声称来此勘查一宗血案。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牵涉其中,也为了首饰店的生意,他口气异常严厉、态度急迫,命令我把账本上与之相关的名字、信息一笔勾去”

    “就这么简单吗?”林放鹤严词逼问。

    “为了这,方巡官还偷偷地塞给了我一百两银子。”

    方正目眦欲裂“你好大的胆子!”

    林放鹤盯着崔明,冷冷道“崔老板,你能对自己的供词负责吗?”

    “在下所说千真万确。”

    崔明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容,又说“福鑫坊除了上次递交官府的账本,在售出货物后,还有一本原始记录副本。在这上面,同样有双方的一些简单信息。请老爷过目。”

    说着去衣袖里抽出一本毛边纸裁成的账册递上去。

    林放鹤翻开账本,扫了几眼,将册页合上,说“在这份原始记录上,果然记载着我们这位方正方巡官的大名。”

    方正仰头,呵呵大笑“久闻大人擅于侦缉勘破,断狱如神,今日一见,也不过尔尔”

    林放鹤含笑不语。

    平静地端详他。

    方正笑了一阵,眉峰一蹙,大声说“您不会就凭几件破首饰,深文周纳,无限上纲,就定卑职我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吧?”

    林放鹤神情庄重地点了点头,道“看来你还不死心,俯首认罪,那好,本堂再让你来见一个人”

    福鑫坊老板崔明退避一旁。

    这会儿从门外又走进一个五十开外,身材高瘦的人,脸型偏长,嘴唇下巴的胡子稀疏无几。头戴黑纱方冠,身穿蓝色长袍。

    十指苍白,又细又长。

    他一见林放鹤,忙躬身问安。

    方正打量几眼,心中不觉纳罕“这又是谁?大人今天从哪里寻找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人?”

    “这不就是你和陆陈氏口中屡屡提到的漆桥村济世堂药铺的宋大夫吗?”林放鹤笑一笑,眯起眼睛。

    “宋大夫?”方正眉头骤然一跳。

    “不错。怎么,难道你随口一说,事后就已经忘记了这个人。”

    “这人和本案没有多大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林放鹤转过脸,看了看神情不安的陈宝珍,又说,“关系大去了。陆陈氏不是再三重申,说发案那天晚上,她女儿生病,自己曾带着陆爽去济世堂宋大夫那里瞧病了吗”

    陈宝珍脖子一梗,坚持说“不错,是有这回事。”

    林放鹤不动声色,微微一笑说“可是据我所知,这位宋大夫的夫人笃诚信佛,潜心向道,在七月初六这天早晨,他们夫妇就离开了家,前往灵台山千佛寺参与弥勒佛开光庆典。是这样吗?”

    宋大夫恭敬答道“是的,大人。”

    “你们在千佛寺一共待了多长时间?”

    “回知县大人,小人与贱内在寺内一共住了三天。直到大典法事结束,才一同回到家中。”

    “那至少应该是七月初八的事情了?”

    “初八那天中午到家。”

    “陆陈氏,你都听清楚了吧?现在回答本堂”林放鹤收起笑容,态度严肃,问,“你在供词中,几次言道七夕之夜女儿发烧,前往漆桥村济世堂,请问,又是哪个宋大夫给你看的病?”

    “这个”

    “赶快讲!”

    “我”

    “还不把你等如何勾搭成奸与杀人之罪与我招来!”

    林放鹤脸一沉,厉声说“你们两个,一个涂抹证据、一个刻意欺瞒,在关键问题上竟敢信口开河,造作伪证,对本堂说谎。可谓罪加一等!”

    方正闻听,不但不骇惧,神色反而松弛下来,笑说“以卑职看来,不管大人您作了多大的努力,殚精竭虑,洞烛其微,所拿出来的不过都是一些间接证据。那些东西或许有用,但只能作为旁证,并不足以指控方某犯有杀人之罪”

    “你别高兴得太早了。”

    林放鹤冷笑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方正,自作聪明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你以为自己做得真正天衣无缝吗?事实上,你不但杀人害命,还参与了跨州连县的走私活动你以为我们不知道?”

    方正盛怒,喝道“你信口雌黄,诬陷于人!”

    林放鹤端正身子,平静地说“不然你说说看,不从事贩私,从中牟利,你一个小小的县衙巡官,月俸有限,哪里有大宗银子来购买福鑫坊精美的高档金首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