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260章 曲曲弯弯那条河
    挨着和合大叔家,除了几棵干巴巴的乌桕树,就是一条臭水河。

    其实叫“愁水河”。

    起码在本地县志上是这么记载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文人发明的,多愁善感,纯粹吃饱了撑的,大概有“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意思?

    然而到了村民口中。

    就成了“臭水河”。

    其实水并不臭,波光潋滟,有鱼有虾,其实还满清亮的。

    然而村民就有这本事,完全不顾事情本质,永远按着他们的需求来改造一切。

    他们有本事把天上飞的、河里游的、地上跑的,以及世间所呈现的一切,都和自己拉平。

    他们永远不相信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

    也不去探究西厢记和王二姐思夫的优美唱词。

    村民们在意的,只是那个充满淫荡气息的故事。

    之后一点点去想象。

    一点点去丰富。

    一点点去扩充。

    直到资料翔实、细节到位、纲举目张,直到私生子出现。

    他们才心满意足。

    当后来云破月试图回忆那条曲曲弯弯、缠绕家乡的小河,印象中凸显的并不是男人为你累弯了腰,女人也为你锁愁眉。

    而是哭笑不得。

    实际上大家其乐融融。

    在村头的乌桕树下,一到傍晚,男人们提着破矮凳,手摇大蒲扇,三三五五,聚在一起。咧开嘴,呲着他们焦黄的大板牙,交流彼此奇妙的心得。

    一辈子洗两回澡的人在村子里比比皆是。

    一辈子刷一回牙的几乎一个没有。

    所以在一种臭烘烘的气味中男人们开始交换昨晚意淫过的王宝钏。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那种大屁话,只有傻子才会说。

    臭水村人的能耐是联想和类比推理。

    由人及物,或由物及人。

    其中还掺杂了大量诗人般的跳跃性思维。

    一会儿人尽可夫,一会儿是动物世界。

    而且村民们不但在性方面的想象力极其跃进,空前绝后,又热心十足,喜欢替人拿主意。尤其愿意为思恋男人、彻夜难眠、独守空房的妇女。同时又会以一种积极地、不可遏制的热情弥补与修正编剧,作家们的阙漏。

    所以云破月一直认为这些人种地、撑船、打鱼是搞错了行业。

    他们应该申请版权人人都去创作金瓶梅!

    在臭水河的右岸,却是一排排村里洗衣服的妇女。

    她们坐在青石上,猫下腰,就着皂荚液,用力搓洗衣服。

    人站在乌桕树这个方向,向下看去,居高临下,洗衣的人又用力勾着头,映入眼中的经常是一排排女人的圆滚滚的屁股。

    有的壮硕如山,有的玲珑丰润,有的略显羞涩。

    屁股自然是赏心悦目。

    但是云破月那时候太只是个毛孩子,从十二岁到十五岁,他一直不能将屁股的意义升华。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或者终其一生,他也没有把女人的屁股上升到哲学、美学、伦理学的角度。

    意义经常是这样。

    或者从来这样。

    云破月只和母亲去过河边一次,那是在父亲去世不久。

    母亲走下码头,提着篮子,里面装着待洗的衣裳。

    他跟在后面。

    来到河边。

    母亲搓洗衣服,云破月却像一只孤立的仙鹤,立在一排排的屁股之后。

    女人们总是闲不住的。

    与那些天马行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神思悠远的革命浪漫主义的男人们相比,女人的创作手法一般为革命现实主义。

    女人不喜欢做风筝,放风筝还差不多。

    因为线可以捏在她自己手里。

    至于飘在天上,她怕那根线绷不住,哪一天会突然断了。

    男人们才不在乎。

    愿意飘到哪儿飘到哪儿?

    笑江湖。

    任逍遥。

    若是从天而落,降到另一个女人的床上那更好了!

    河马一样肥胖的六婶一面弯着厚墩墩的身子,用棒槌捶打衣裳,一面大咧咧地瞧着结婚不到四个月的旺儿媳妇,眨眨眼,问“一晚上,几次?”

    旺儿媳妇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动作立时不自然。

    旁边惯于见缝插针的老李嫂子接过话题“这有啥可害羞?害羞你不也没闲着嘛?怎么那时候你光想乐、没觉着羞臊?甭怕,是女人都得过这一关。哪个男人不猴急猴急的!我们刚结婚,那个活王八也这样,一上来就动粗”

    很显然,这个启发人想象力且热情洋溢、活力四射的话题在新婚的旺儿媳妇那里,不能得到酣畅淋漓的发挥。于是六婶便把目标转向了老李嫂子,揶揄道“我看还是你自己愿意,后来竟依从了。现在却倒打一耙、把不是都推到人家的身上?”

    姜还是老的辣。

    别看老李嫂子平日不吭气,蔫啦吧唧,关键时刻才较真。只见她眯着眼、翘着唇,咏叹道“我愿意,我要愿意能哭半宿?”

    这下轮到六婶忸怩不安了。

    河岸上的妇女听了个个掩口而笑。

    自从六婶当年初学乍练、新婚之夜哭床的消息如一颗超级核弹,在小村子的上空砰然一声引爆后,历经十几年,它的冲击波依然盘旋回荡。

    激动人心。

    当年这件事可是不折不扣荣登了“臭水村”第一万众瞩目光荣榜。

    点击率百分之一千。

    据说有一个心脏不好的老光棍听到后,当场背过气去。

    女人们见面,一脸神经兮兮“听到了吗,入洞房那晚,谁谁谁半夜哭了、闹个不休,把对屋的公婆都吵醒”

    男人们见面,表情则相对比较复杂,似乎捻酸,又像艳羡,而且明显还带有些不足“没把老婆搞**?看来你的本事不济。”

    然后一传十,十传百。

    以大瘟疫的速度惊人扩散。

    到后来就连街头上八十多岁的老奶奶见到六叔,也老远停下拐杖,凑过去责问“怎么搞的,听说你媳妇哭了半宿?”

    弄得六叔灰头土脸,狼狈逃窜。

    而六婶哭鼻子的具体原因,据村子里老少娘们热衷、热情、热心、热切、热望、热诚之考证,目前版本已达一百三十八个。孰真孰假,难下定评。

    恐怕就算历史上最有名的考据大师来到儿,也只能望洋兴叹,瞪眼蒙圈。

    这正是

    堪比美酒,历久弥香。

    百般品匝,回味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