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节 武林旧事
    掌剑门在江湖上从来都不是一个有名望的门派,只有一个时期除外。

    那个时候,掌剑门依然是掌剑门,只不过它的掌门人叫作袁岚。

    仅仅是这一点的不同,便让掌剑门焕发出百年难得一遇的光彩,成为那个时代的传说,令后辈江湖子弟不禁遥望追想。

    夔王的目光率先从小门上的金字上挪开,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望着刘驽道:“听说你在草原上时凑巧获得了掌剑门的铁鸳鸯,成为了掌剑门的新一任掌门人,不知道你是否了解袁岚此人?”

    对于不了解的事情,刘驽不打算说谎,更何况他已看出夔王有话要说,于是淡然道:“我这个掌门是虚的,并不十分了解掌剑门,只知道这位袁掌门曾经中兴过掌剑门,其余事情一概不知。”

    夔王听后嘴角一撇,“如此说来,你这个掌门人算是白当了,本门中的事儿竟然还需由我来告诉你。”

    “你可以不说。”刘驽冷声道。

    “不,不,不。”夔王妩媚一笑,“我偏要说!”

    他伸出玉指,指了指一旁瞠目结舌的法原和尚,“不过出于客观公正,我打算让他来说。”

    法原和尚听了夔王的话后缓过神来,诚惶诚恐道:“殿下,恐怕贫僧难以说得周全,还请另寻他人!”

    夔王袍袖一扬,“说不清楚也没事,我不怪罪你就是,说吧!”他又厉声向冯破喝道:“收起你的剑,若是再敢为非作歹,我首先废了你。”

    冯破耸了耸肩,他从夔王桃眼中射出的凌厉目光看出,这位武林大宗师的威胁是当真的。他起初出剑与法原和尚相斗,不过是想为花流雨解围。既然夔王没有为难花流雨,那他也没必要再触这个霉头。

    他乖乖地收起了剑,“一切谨遵殿下号令!”

    同时偷偷用眼角瞥了眼身旁的花流雨,花流雨并没有看他,目光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小门上的哪一行金色小字。

    见此,他感到有些沮丧,却又不方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出来,只得扭头望向一边。

    “那好!”法原和尚见夔王出言保护自己,明白冯破暂时不敢上前作难,这才松了一口气,道:“贫僧这就说了,不当之处还请殿下指正。”

    老和尚的话刚开了个头,冯破便忍不住扭回了头,定定地看向他。

    再过火的赌气,也要让位于袁岚的传说。

    花流雨也不再看小门上的金色字迹,跟着转过头来,“大师,请讲!”

    刘驽虽是未有动作,始终定定地站着,但心头不由地泛起一丝波澜,至于为了甚么,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这个袁岚太过神秘,连师傅陆圣妍对其也只是略知一二。

    法原和尚是江湖上的老人,又兼少林达摩院首座之职,但凡是江湖上的轶事,他多半知晓。

    他拈了拈颌下几缕因受伤沾血的胡须,“老衲曾经听说,这袁岚的出身很不平凡,据说出身名门,其家世可以一直追溯至东汉末年群雄相争之时。在当时的诸多势力中,袁氏声势最为浩大,其门中曾出过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及天下。因此一旦天下风云突变,便有诸多豪杰来投。在众多袁氏子弟中,要属袁绍和袁术二人最为出彩,后来皆是成了一方枭雄,乱世中的风云儿,只可惜最后都败于曹操之手。”

    “大师的意思是,袁掌门乃是汉末袁氏的传人?”刘驽问道,他虽隐隐觉得这个袁岚与吕均在遗书中提到的袁氏后人有渊源,但仍想从老僧这里得到确切的答案。

    法原和尚瞥了他一眼,面前神情坚毅的披发少年令他不敢小觑,“施主所料不错,这袁岚正是袁术的后人。自从官渡之战后,袁氏后人见大势已去,多数隐姓埋名,以求逃脱曹氏追杀,但袁氏的势力并未因此彻底散去,而是潜伏于江湖之中,时刻盼望着有一天能够实现祖先的夙愿,一统天下。俗话说‘人各有志’,这些胸怀大志的袁氏后人之间同样会产生嫌隙,他们经常争权夺势,试图主导袁氏一族的大局。经过一阵明争暗斗后,袁绍后人因人才鼎盛,逐渐战胜了在寿春一役后早已凋零的袁术后人,成了袁氏嫡系,开始执掌数百年来袁氏一族的大权。”

    “那这个袁岚倒真是可怜了,作为一个庶系子孙,他恐怕很难得到袁氏一族的青睐。”冯破幽幽地说道,对于这一点他深有体会。他的母亲乃是龙虎山掌门冯长生的第四房小妾,身份卑微。因庶出之故,他幼年时曾受过长房兄弟们的不少白眼。直至有一次,他借着比试之际刺瞎了长房二哥的左眼,这些嫡生兄弟才不敢再欺负他,他的日子总算是好过了些。

    “呵呵!”法原和尚瞅着这位差点要了自己老命的劲敌,冷笑了一声,“这位袁岚可不是平常人,江湖上的某些人跟他比起来恐怕是天差地别!”

    老僧早已知晓冯破的出身,他的这句话颇有含沙射影之意。

    冯破倒不介意,在他看来,能用剑解决的问题,就无须争吵。只要时机恰当,他总能找到一个机会将这个老秃驴一击毙命。他笑道:“哦,你倒是说说这个袁岚哪里不一般了?”

    “冯公子,你少说话,让大师把话说完。”花流雨有些不耐烦,她听了法原和尚的讲述后颇感兴趣,不想让冯破在这里插科打诨。要知道这个袁岚虽是个汉人,在苗疆也是大有名气。在毒圣门的三圣殿中至今供奉着此人的肖像,肖像前油灯长明,从未断歇,足可见本门先辈对此人的爱戴。

    “嗯,法原你快些说,勿要被他人干扰。”夔王也忍不住出言道,同时不满地瞅了冯破一眼。

    “是,是!”法原和尚忙答道:“要说起这个袁岚,那可真是个了不起的旷世奇才。数百年来,袁氏庶系只有过一次执掌本族大权的机会,那便是袁岚统领庶系的时候。此人秉性聪敏,又兼性格豁达,私心甚少,因此很受庶系子弟的拥戴。

    “那个时候恰逢袁氏嫡系几位子弟明争暗斗正酣,袁岚出其不意将这几人尽皆剪除,一举夺取了本族族长之位。

    “作为袁氏子孙,他同样胸怀大志,总以建立袁氏河山为己任。他喜欢纠结江湖上的三教九流对抗朝廷,虽被朝廷视作眼中钉,却在江湖上积攒了颇大的声望。

    “武后则天皇帝临圣之后,袁岚打出“乾坤倒置,天下易主”的旗号,自称“大成皇帝”,纠结武林中十三支门派攻打长安城,却在雍州附近中了朝廷官军的埋伏。十三派武林人士尽皆被剿灭,袁岚仅以只身逃脱,却又被官军追上了华山之巅的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