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五十节 真假难辨
    他选择分化的目标是刘驽,这个披发青年虽是武功不错,成功地避开了夔王的一轮牡丹雨,但自从见面以来一直沉默寡言,应是再老实不过的一个人,远比花流雨和冯破二人要容易对付。

    老僧拎了拎袍子,走到刘驽面前,双手合十,笑吟吟地说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此地实为龙潭虎穴,不如你我二人联手,共同御敌如何?若是得了好处,老僧自不会让施主吃亏!”

    冯破听后抢先出言讥笑,“老秃驴,你的死期已经不远,还以为找个靠山就能长命百岁吗,想得美!”

    花流雨想得较远,用胳膊碰了碰他,“冯公子,眼下局势不明,你我二人还是少说两句吧。”

    冯破这才悻悻地住了嘴,“好的,花女侠,我都听你的。”

    花流雨没有答他的话,而是惴惴不安地望向刘驽,期图从他的口中得到几句肯定的答复。

    她身为毒圣门的精英弟子,素来我行我素,除去地位尊崇的江湖大佬之外,她绝不怕在这江湖上多竖几个敌人。

    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和眼前的披发青年为敌。就好比喜欢花卉的人,对于最喜欢的花朵,肯定是舍不得摘下枝头的。

    没有其他解释,若论起缘由,只有两个字——喜欢!

    刘驽听了法原和尚的话后并不作声,法原和尚以为他没有听见,于是又将上述话语复述了一遍。

    他这才抬起头,深叹了一口气,此时甬道里一股寒气刮过,吹得众人直打冷战,“大师,这墓穴里阴森诡谲,咱们这些人能活着出去已是不易,何必内斗,你是出家人,应该比我更明白慈悲为怀的道理。”

    法原和尚嘿嘿一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施主若真是怕死,那为何还要来探这墓穴?佛祖说,不可打诳语,施主可莫要说自欺欺人的话。”

    刘驽摇了摇头,“我不怕死,但如果你们看了他,肯定会怕死的。”他伸手指向左手边甬道的角落里,在穹顶上方火箭的辉耀之下,那里影影绰绰地闪着个人影。

    法原和尚、冯破和花流雨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乃是大吃了一惊,法原和尚更是吓得差点瘫软在地,站在原地双手直哆嗦。

    夔王并没有死,不仅没死,而且活得好好的。

    倒在法原和尚流火杖下的不过是他的又一具假身而已,一具极其逼真的假身,逼真到令老江湖都难以分辨。

    “法原,你的把戏演完了吗?那是不是该我说话了?”夔王冷笑道,樱红色的薄唇因为生气而略微发白。

    他拈起玉指,自顾自怜起来,唱道:“妾身有意郎无意,奈何明月照沟渠,只可惜一江春水,尽皆付诸东流也……”

    他歌声曼妙,却听得法原和尚浑身颤抖不已。

    “殿下,贫僧糊涂啊,贫僧知错了,知道错了,还请殿下饶我一命!”法原和尚跪地求道。

    “罪无可赦!”夔王冷颜斥道,“就你这种败类还想活命!?死吧!”

    然而他话音还未落,法原和尚已双脚在地上一点,身子径自往后倒飞了出去,口中喊道:”李滋,你欺人太甚!“

    老僧久经战阵,明白若是等到夔王拔剑,那自己便再无胜算。

    绝境之下,老僧决定孤注一掷,作最后一搏。他双手同时一扬,两柄铁杖齐齐从劲鼓的僧袖中飞出,在呼啸的风声中烧得遍体通红,如夜空之血虹,冷艳而恢弘。

    两柄流火杖在空中划过两道红色的弧线后,带着劲烈的热风直向夔王袭来。

    局势变化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无知宵小,同样的招数还想在我面前用第二次!”夔王薄唇一咧,口中话语吐得虽慢,右手却早已经扣到了腰间剑柄上。他拇指轻撑刀柄,一道白虹从鞘中弹出,径直向空中的两团红火迎去。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只听“叮叮”两声,两柄流火杖皆被利剑削断,纷落在地。

    法原和尚趁着夔王忙于应对两只流火杖之际,身子往后一个后空翻,处于两座铜人头顶上方。他一脚踩中右侧持链铜人的肩头。两座铜人立即反应过来,将手中的铜鞭和铜链齐齐向他挥出,直向他卷了过来。

    这正好符合老僧的心思,只见他啊地大喊一声,鲜血喷出口来,即便如此,重伤之下身手仍煞是敏捷,他左右手分别抓住鞭头和链头,身子在空中荡了个秋千,借着铜人合击之力往大阵前方跳跃,试图越过大阵往甬道深处逃去。

    夔王见状微微一笑,唱道:“今朝大好年华,可惜明日随秋雨去矣!”他右手持剑横挥,白色的剑芒化作无数极其细小的纷飞箭雨,皆是直奔法原和尚后背而去。

    秘剑.秋雨,剑势宛如秋雨,萧冷肃杀,触者皆死。

    法原和尚听见背后风声,急忙回头,并使出少林“铁袖功”。在真气激荡之下,他的衣服袍袖膨胀鼓起,宛如一面铁壁一般,企图阻挡住身后袭来的一大片白色剑芒。

    岂料这些白芒突地在空中一顿,竟都改变方向,转而向他头顶上方飞来。法原和尚大惊之下,想要挥袖遮住头顶,却已是来不及。

    数十道白光在空中齐齐绽放,耀眼而刺目。

    在夺目的光芒中,老僧的断肢、头颅一阵乱飞,被凌厉至极的剑气割碎,最后徒在地上留下一滩血泊。

    夔王见老僧已死,心情顿时愉悦了不少,他脚下步伐轻快,瞬息间已来到刘驽跟前,宛若鬼魅一般,笑道:“你竟然能看透刚才那是我的假身,确实很有些能耐,我终究还是低看了你。”

    “殿下高估我了。”刘驽憨厚地笑了笑,“我只是觉得像殿下这样的厉害人物,不该死得那般轻易才对。”

    夔王摇了摇头,显是不相信他的话,“不,不,你实在是个危险的人,留你活着对我来说是一个大大的冒险,我必须重新思考是否该冒这个险。”

    “人生本就是冒险,不是吗?”刘驽反问道,脸上笑容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