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节 齐发破阵
    夔王听了刘驽的话后,并未立即作出回应,但刘驽看得出此人眼中的疑虑,他早已不是当初不谙世事的少年,颇长于人情世故。

    他因此又补了句,“即便仅仅看在大唐江山的份上,殿下也应该慎思慎行。昔日项羽力能扛鼎,也未能一统天下,可见收拾山河需要的终究不只是匹夫之勇。殿下的武功再强又能如何,天下人若是不服你,你总不能将他们都杀个干净。”

    “不,我可以将他们杀干净!”夔王吼道,嗓音十分尖厉,“谁敢不服我,我就杀谁!”

    “既然如此,我不服你!”刘驽镇定地说道。

    局势已经到了不得不摊牌的地方,再等下去只会是延误时机。正如花流雨所说,只待其他人一死,那接下来倒霉的人便是他。

    “好,那我现在便杀了你。”夔王发怒后,白皙的脸上现出一丝红晕,更显出几分娇媚。

    只见他说话的同时,腰间剑光一闪,细剑已是出鞘,剑尖一点寒芒动若游蛇。

    “刘少侠,我来助你!”花流雨喊道。

    这一次她早有准备,一把药末随手飞扬,向夔王直扑而去。

    冯破已将刘驽视为情敌,尽管此人救了自己一命,但他仍不服气。他冯破本领不差,刚刚只是疏忽大意而已。

    他本想袖手旁观,但一想到花流雨可能面临危险,随即也伸手去拔腰间的软剑。

    只是他拔剑的动作未免太慢了些,剑还未出鞘,夔王手中的剑光便已奔他而来,剑势凌厉,角度刁钻,令人难防。

    “啊!”眼看自己就要被一剑封喉,冯破惊得叫出声来。

    正在此时,有人从背后抓住他的衣领,猛地一拉,他这才堪堪躲过夔王这一剑。

    他忙回头一看,只见救自己的人乃是刘驽,于是不服气地发出一声,“哼!”

    他又欠了此人一条命,简直是岂有此理!

    “快随我走!”刘驽朝花流雨和冯破吼道。

    花流雨和冯破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他各自抓住一只胳膊,往前方铜人大阵中飞奔而去。

    与夔王硬斗并非智举,因此从来都不是刘驽的打算之一。

    他的这一举动远远出乎夔王的意料之外,这让夔王不禁恼羞成怒,“找死!”

    夔王身形一闪,脚下使出轻身功夫,紧追三人不舍。

    刘驽携二人疾奔,身旁的物什一片模糊。

    “谢谢少侠!”花流雨的声音有些羞涩。

    “别碰我!”冯破吼道,他怎能任由一个情敌操控自己,于是愤怒地挣扎,企图将胳膊从刘驽的铁掌中抽出。

    “快跑,再动弹你就会死!”刘驽回头朝此人喝道,目光凌厉。

    冯破听言后身子不禁一颤,随即乖乖地再未反抗。他明白对方所言非假,夔王就在三人身后紧追,稍有不慎,惹来的便是杀身之祸。

    刘驽在回头呵斥冯破的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身后的夔王,嘴角随即流露出一丝笑意。

    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个大唐王爷追得并不急,总是距离三人数丈开外。对于一位以身法轻灵著称的武林泰山北斗来说,这无疑有些不合情理。

    但此刻在刘驽看来,这再合情理不过。

    夔王需要他们三人来破阵,在阵破之前,此人不会轻易出手杀人。

    “刘少侠,我们这是要做甚么!”花流雨虽强自保持镇定,但语气中仍透着掩饰不住的惊慌。

    “破阵!”刘驽淡淡地一笑。

    “啊!”“啊!”

    花流雨和冯破不约而同地喊了出来。

    二人本在竭力拒绝夔王的破阵之命,可眼下刘驽如此做,那岂不是遂了夔王的意,三人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想活下去,那就听我的!”刘驽的声音不容置疑。

    他脚下用力,身形向上一拔,已是带着二人跳至双胞铜人头顶上方。

    那两座铜人果然并非易与,各持长鞭、铜链向三人卷了过来。

    “闪!”刘驽低喝一声。

    这次冯破和花流雨不再犹豫,在听了他的命令后,二人双双在半空中施展开轻身功夫,往后急退而去。

    长鞭和铜链在失去这两人目标之后,皆是向殿后的刘驽卷了过来。

    “咦!”夔王在距离两座铜人三丈处停下了脚步,他脸色讶然,心想,“难道天底下真有这般蠢人,竟要舍身去救两个素不相识的人。”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刘驽有几分能耐,究竟能不能破掉这两座武功诡异的双胞铜人。

    “只可惜这步棋下得太早了些,可惜啊可惜。”他低下头,玩耍着自己如葱如玉的细嫩十指,指尖上红脂正香。

    他心里确实感到惋惜,刘驽在三人中武功最强,他本想将其留至最后再用,现在这般无疑有些暴殄天物。只是局势在刘驽的鼓动之下,已是出乎他的掌控之外,事情再不会按照他预定好的轨迹走下去,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他心中已拿定主意,只要这三人乖乖地破阵,那他便不会出手,任由他们自己玩耍去。

    “玩耍,呵呵!”他下意识地轻声说了一遍,嘴角带着一丝戏谑之意。

    刘驽顾不上听此人的戏虐之言,他显然未将自己与这两座双胞铜人的搏斗视作玩耍。他施展开所学丐帮“游龙功”,开始与两座双胞铜人游斗,身形如蛟龙,挥掌似龙卷,出脚如神龙摆尾。

    “倒是耍得不错,不愧在集武阁中待了三年。”夔王略略颔首,“刘驽啊刘驽,你可要活得久一点。”

    是的,必须要久一点,久到足够让他李滋发掘出这墓穴中的秘密。

    刘驽所使这套游龙功出拳大开大阖,十分消耗体力,不过半刻,他已是汗如雨下。花流雨与冯破二人的处境比他好不了多少,二人后退落地之后,皆是陷入了铜人大阵中。

    花流雨不知何时掏出了一对短叉,以叉作刺,施展开江北水月庵的“分水刺法”,与一座手持巨斧的铜人相斗正酣。持斧铜人出招虽猛,但斧势缓慢,正为分水刺所克。她这么做,倒算是对症下药。

    冯破对上的是一座施展少林“般若掌”的铜人,他鼻中冷哼一声,“哼,看是少林秃驴的武功厉害,还是我们龙虎山的武功厉害,究竟谁才是武林第一门派。”

    他打算用正宗的龙虎山“劈天掌”,与这座铜人好生斗上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