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七节 惊魂不已
    刘驽徐徐从铜山上走下,每一步都极其稳健。稳健的步伐中带着刚猛之风,好似雄狮下山。

    他从容的气度令花流雨感到迷醉。花流雨默默地看着他,喃喃道:“刘少侠,我……”

    “都活着,很好。”刘驽笑着吐出了这五个字,心中如释重负。他凭心中直觉作出了搅乱铜人大阵的决定,所幸结局并不太坏。

    八十一座铜人尽皆成了他脚下的碎片,他魁梧身躯经过的地方,每一步都踩得脚下铜渣吱嘎作响。

    “姓刘的,我们差点被你给玩死!”冯破正一肚子火没地方撒,看见刘驽笑吟吟的样子,他气不打一处来,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他手中紧攥着伞骨,若是给他一个机会,他会毫不犹豫地将伞尖插入这个披发疯子的咽喉里。这个疯子不仅抢走了他心爱女人的心,还差点要了他的命。

    花流雨对他的神态举止感到不屑,甚至恶心,“没有人想要你死,会死的人终究要死,只有强者才能从这里走出去,并向武林中人昭告此地的秘密!”

    “我,我……”冯破不知该说些甚么是好,他想说的话都已被花流雨堵住了由头,他算是看清了,这个苗女只喜欢强者。只有成为强者,她才会在意自己。

    想到这,他决意证明自己,证明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杀了眼前这个身披长发的讨厌鬼。

    他紧握手中变形的伞架,企图以之为剑,趁着刘驽不注意发动致命一击。

    然而他的这个念头刚刚发芽,便很快枯萎下去。他发现脚底下的大地又一次开始颤动,不断有细纹在地面上出现,并向四周延伸扩展开来。

    “花女侠,快跑,地又要陷了!”他一阵狂喊,随即伸手去拉花流雨的袖子。

    “别碰我!”花流雨一把推开他,心中仍怀着对此人的厌恶之情,“我自己会走!”

    两人分别施展开轻身功夫,往甬道深处疾冲而去,企图躲开眼前天崩地裂的场面。

    那些被夔王射至甬道穹顶上方的火箭,因为大地的剧烈震颤不断坠落,好似下起漫天火雨一般。画面美得让人心醉,同时又危险万分,每一个疏忽都可能成为致命的一刻。

    刘驽没有跟着两人一起逃跑,他脚下所处地势较高,可一眼窥见甬道深处蠢蠢欲动的危机。

    危机很快就要到来,如猛兽般席卷洞内的一切。

    花流雨和冯破还未跑出太远,眼前景象吓了他们一跳。

    在甬道的深处果然存在一池寒潭,潭水并不安静,不断有白浪从中涌起,越涌越高,到最后足有数人之高,直向二人扑来。

    水势十分猛烈,转眼间便已经淹没了大半截甬道,距离二人脚下不过数丈远。

    花流雨转身就跑,逃跑的方向很明确,直奔刘驽身边,“刘少侠,快救救我们。”

    急切之下,她觉得唯一值得依托的人,或许只剩下眼前这位披发青年。

    刘驽眼望着白色的巨浪朝自己直扑而来,急忙飞身从铜山上一跃而下。他的双足接触到脚下夯实的地面,坚定而稳固。

    他再一次感受感受到那股莫名的力量从脚心向自己体内传来。他由此获得了一种无法言明的雄厚力量,狂喝一声,使出一招叠浪神掌中的“东海潮来”。

    磅礴的真气好似滔天巨浪般,一浪高过一浪,直向甬道深处冲来的白色水浪奔去。

    砰!

    水浪和气浪撞击在一处,发出震天巨响。纷落的水花和飞旋的气流将花流雨和冯破二人击飞,抛至空中,又重重地砸落在地。

    二人被摔得七荤八素,浑身疼痛,却不敢停脚,连忙脚下发力,向甬道壁上飞奔而去,皆是施展开壁虎游墙功,企图在激撞的水浪和真气之间寻找一线生机。

    砰!砰!砰!砰!砰!砰!

    又是六声撞击响起,七层叠浪劲过后,从甬道深处冲来的白浪的势头终于被刘驽的掌力逼退。

    三人脚下的地面湿漉漉的一片,满是泥泞。大地好似累了,竟也不再颤抖,又一次平静了下去。

    “多谢刘少侠的救命之恩!”花流雨由衷地谢道,弯腰向刘驽施了一礼。

    她浑身被水花透湿,丰腴的胸前难掩春光,两抹雪白极其饱满。

    冯破透过她的领口看见雪白的峰峦,喉头一阵干热,连咽了几口唾沫。他想上去抹几把,只可惜时机不好,容不得他动手

    他知道刘驽救了自己,但高傲的个性令他难以低头,不愿在刘驽面前掉价,因此他既不道谢也不指责,而是径直将头扭向一边。

    “不用谢!”刘驽微微欠身还了花流雨一礼。

    此时甬道内光色昏暗,穹顶上方由夔王施放的火箭多半已经被震落熄灭,剩下的十几支火箭已是油尽灯枯,恐怕已是难以坚持太久。

    “刘少侠,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花流雨口气柔软,在这位来自草原的男子面前,她的刚硬性情似乎都抛去了九霄云外,温柔的好似江南书香女子。

    “逃,继续逃!”刘驽肯定地答道。

    “往哪里逃?”花流雨心中一阵惘然,往前是咆哮的寒潭,往后的道路已经坍塌,三人可谓是求生无路,求死无门。

    “看看那个人,你们就知道该往哪里逃了。”刘驽镇定地说道。

    花流雨和冯破不约而同地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甬道内光线虽然黯淡,但那个人的身形却再熟悉不过,不可能认不出来。

    “啊!”花流雨失声喊道,她在苗疆曾经听说过无数个鬼故事,但每一个故事都没有她今天的经历这般恐怖。

    即便是鬼,也会魂飞魄散,不可能有这么多条命。

    冯破连忙伸手去摸腰间的软剑,可软剑早碎,犀牛皮鞘也只剩下半截。无所依靠的他只得向后退开数步,期盼那个人影千万别再走近。

    在幽暗的烛光中,那人浅浅吟唱道:“长夜漫漫,临窗低眉泣泪。只恨信笺太短,诉不尽相思之苦,痛哉!”

    夔王不知何时出现在三人面前,姿态依然优雅迷人,妩媚的桃眼笑眯眯地望向刘驽,“你终究还是发现了我?”

    “是的,我只是不知道,你究竟带来了多少个假身过来,你还可以死几次?”刘驽淡淡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