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六十节 肮脏交易
    摔倒在地的夔王再没能爬得起来,一直静静地躺在那里不动。胸膛没有起伏,四肢也从未变过位置。

    “他会不会在那装死?”冯破将自己的想法小心翼翼地告诉了花流雨。

    “他有那么多假身,还用的着装死?”花流雨狠狠地瞅了冯破一眼,怀疑此人是否真的长着脑子。

    “那我们上去看看?”冯破提议道。

    “再等等。”花流雨生性沉稳,不愿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冒险。

    又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夔王躺在地上仍旧没有动。刘驽也没有过去检查尸体,而是坐在铜山上大口喘着粗气,脸色煞白。虽然夔王的一式秘剑.堰流未能将他击垮,但残存在他脊髓间的剑气却如附骨之蚁般,令他感到痛苦不堪。

    甬道深处寒潭里传来的水浪声越来越大,咆哮着好像下一刻就要吞噬这片甬道内残存的空间。即便如此,他仍想求得片刻的安宁和休憩,于是不顾窃窃私语的冯、花二人,背靠铜山闭上了眼睛。

    他,太累了!

    “怎么办,快点行动吧,若是再有大水扑过来,咱们可是跑都跑不了。”冯破急道。

    “好的。”花流雨也不敢再犹豫,“一起过去吧。”

    “嗯。”

    花流雨和冯破终于按捺不住,起身向地上的一动不动的夔王走过去。

    在距离夔王还有丈许时,花流雨拦住了冯破,“等等!”

    她单手一扬,一只毒镖带着绿焰从袖中飞出,正中夔王的胸口。夔王依旧没有挣扎,绿焰很快趁着他胸口衣襟开始蔓延,很快变得旺盛,烧得尸体表层的皮脂滋滋作响。

    “看来是真的死了。”花流雨盯着夔王身下因火焰烘烤而干涸的血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木偶,是不会流血的。

    她望了眼不远处筋疲力尽的刘驽,低声像冯破问道:“你觉得我们该拿他怎么办,他可是掌握了这墓穴最大的秘密。刚才你也看到了,他的功力突然骤升,武功之强几乎可与夔王匹敌。若是我们也能得到这个秘密,将来叱咤武林不是难事。”

    “你不是仰慕他么,还想对他下手?”冯破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个用情女子。”

    “我确实很用情,并且很喜欢他。作为盟友,我不想向你隐瞒这一点,还请你做好心理准备。”花流雨微微一笑,“我可以先劝他把秘密交出来,如果他愿意,那我不仅可以放过他,还可以和他做夫妻。”

    “如果他就是不说呢,你能拿他怎么办??”冯破听了她的话后,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

    “如果他不肯说,那我只能逼着他说出来了。”花流雨悠悠地叹了口气,“你走过江湖,该知道我们毒圣门逼人开口的法子很多。”

    “是啊,每一种都可以令人生不如死。”冯破一想到刘驽可能会死得很惨,顿时开心得哈哈大笑。

    “你别高兴得太早,我还是先问问他愿不愿意交出秘密再说。”花流雨白了他一眼。

    “他肯定不愿意说。”冯破的口气很肯定,他替刘驽下了结论,或者说他期望如此。

    “这只不过是你的想法。”花流雨鼻中哼出一声,把他的话挡了回去。

    “不信你上去试试!”冯破不服气,想赌一赌。

    “好,试就试!”花流雨下定决心,迈步向刘驽走了过去,手里暗捏着一只毒镖,以防不测。

    她刚走出十许步便停了下来,因为事情的发展出乎她的预料。从不轻易涉险,这是她与生俱来的秉性,这个品质曾经曾经在险恶的江湖中救过她很多次命。这一次,她依旧决定服从自己的天性。

    刘驽已从铜山上站起,虽遍身是血,却依旧雄武伟岸。他低头注视着山下的两人,“你们想于我不利?”

    “不……不是的。刘少侠,我只是……只是想和谈谈。”花流雨变得支支吾吾起来,她不确定自己是否能从这个男人身上讨得好去,于是转头向冯破求助,“快来帮帮我!”

    冯破终于等到了机会,于是出口要价。经过刚才的一场风波,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即便是再喜欢一个女人,也需要耍些手段,否则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花女侠,我一直钟情于你,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你要甚么好处?”花流雨定定地看着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她心中已有准备。

    武林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抵御让武功一日千里的诱惑,她也不例外,为此她可以作出必要的牺牲。

    “我想要你,我喜欢你!”冯破同样说得很直白,“花女侠千万不要介意,我就是这样粗鲁的一个人。”

    “你确实够粗鲁。”花流雨幽幽地说道。

    她心里已经暗暗拿定主意,只要得到了墓穴中的秘密,那下一刻便是杀了此人,以免此事流传到江湖上,惹得丢人现眼。

    她心里虽是这么想,但是脸上却表现得春风满面。她伸手解开胸前衣裳的两粒扣子,饱满雪白的山峦呼之欲出,“如果你愿意,甚至可以先验验货,体会一下日后娘子的风情。”

    “真的?”

    “真的!”

    冯破毫不客气地将手伸进她的衣裳,久久不肯抽出,“先交货,还是先干活?”

    “先干活!”花流雨将他的手从自己衣裳里拔了出来。

    两个人就这么当着刘驽的面,完成了一桩肮脏的交易,交易的筹码便是两人一起协作——降服刘驽,从此人嘴里获得让武功一日千里的法门。

    “你们真的要动手吗?”刘驽捂着胸口咳了一口血,声音却依旧镇定。

    “对不住了,刘少侠,只要你肯说出让功力增强的秘密,那我们还是可以坐下来做朋友的。”花流雨柔声劝道,“你是从草原上飞来的雄鹰,我是苗寨里的凤凰,我们二人门当户对。”

    “只不过我没有秘密,这句话我已经对夔王说过了。”刘驽深叹了一口气。

    “我不信!”花流雨表现出了自己偏执的一面。

    “杀了他!”冯破趁机劝道。

    刘驽笑了笑,侧耳似是在听远方甬道深处传来的声音,“喏,你们听!”

    轰,轰,轰!

    咆哮声一阵强过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