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节 去而复返
    冯破捏紧了拳头,“如果我们能活着回去,就想办法纠集三山五岳的名门正派一起反唐,把长安城、大明宫都给他烧喽,看这个李滋能嚣张到何时!“

    花流雨不认同他的提议,”当年袁岚也是这么做的,他武功比你我都强,堪称文武全才,可他败得比谁都要惨!“

    ”那是因为袁氏人得不到武林中人的拥护,更何况袁岚也没有输。“冯破眼睛死死盯着正在狂舞的万灵大蛇,而那个刘驽正拼尽全力在大蛇扭动的躯体间腾挪闪烁,”你看,袁岚临死还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可见不是一般人。他要是能活得久一点,说不定整个天下已经在他的脚下。“

    ”呵呵,夺取天下可没有这么简单。我们苗人苦心经营上千年,都没能名正言顺地在自己的土地上称王,你一个龙虎山弟子又何必出此大言!“花流雨淡淡一笑,不再理他。

    冯破隐约觉察到两人刚刚亲密起来的关系有些疏离,想说几句话来宽慰花流雨,可张了张嘴,终究不知该说些甚么好。比起出口成章,他的十根手指更好使,曾在龙虎山下的一家勾栏里戏耍得一个雏儿哭爹喊娘。

    就在他冥思苦想之际,刘驽已与万灵大蛇斗成一团,其中一个力大势猛,一个渺小机灵。万灵大蛇吼叫着横扫、竖劈、倒卷,皆被刘驽闪身躲开,一人一蛇倒是难以在短时间内分出高下。

    ”这个姓刘的倒是有几分能耐!“冯破砸了砸嘴,话语中不无妒忌之意。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武功,更没有这么好的胆量。

    ”未必,你听说过猫捉老鼠吗?“花流雨叹道。

    ”当然听过。不……何止是听过,而且见过!“冯破觉得花流雨小看了自己,言语间颇有几分不满。他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想得到大人的赞扬,又时时当心大人会轻视自己。

    ”猫捉到老鼠之后,并不会马上吃掉,而是会先耍弄一番。“花流雨接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刘驽就是那只老鼠?“冯破明白过来几分,颇感欣喜,将刚刚对花流雨的小小不满抛至九霄云外。

    ”是的,万灵大蛇的厉害之处并非肉搏,而是它的无尽吞噬之能,它可以吞噬一切,包括鬼神诸天之力!“花流雨缓缓说道,每一个字都带着沉甸甸的分量。

    她在毒圣门的藏经塔中读过不少古籍,其中便有不少关于这条本门圣蛇的描述。她起初一直不肯相信那些荒诞不经的传说,直至今日亲眼见到此蛇为止。

    ”好吧,原来如此。“冯破的声音变得沉重,再不敢言语。他像是一个想听鬼故事的孩童,偏偏听到了最可怕的故事,直吓得不敢吃喝拉撒睡。

    他一直透过气道往土石堆外张望,只见那万灵大蛇仗着身壮力强,不停地紧逼,已经将刘驽牢牢困在一处角落里。刘驽身上先前留下的血渍还未干透,又多出了几处创口,浑身上下鲜血淋漓,举手投足间比之初始已明显缓慢。

    突然,冯破的视线被从眼前土中冒出的一个头颅挡住。

    那头颅出现得突兀,但显然埋伏已久。笑道,“你们所说的不错,所有的秘密都在这条大蛇身上,刘驽不过是一只耗子而已。”

    他顿时识出,此人正是刚刚遁走的夔王,吼道:“李滋,你还敢回来?”

    夔王哈哈大笑,笑声略显尖厉。好在万灵大蛇正在戏耍刘驽,并未对他产生兴趣,“有秘密的地方,我自然不能走。”

    “不,你不是真的夔王!”花流雨沉声道。

    “哦,何以见得?”夔王笑着从土中爬出,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身穿白袍,身形依旧婀娜。

    “就在刚才,我在你的身上放了蛊。但是你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你不是夔王本人,而是夔王的一具假身而已。”花流雨道。

    “原来如此!”夔王笑着点了点头,用手摸了摸自己尖翘的下巴,“可是如果我告诉你,你的所有猜想都是错的呢?”

    “不可能,你这蛛丝控偶之法,想必已是炉火纯青了。”花流雨的目光落在夔王的手上,那里有一根极细极长的蛛丝牵连,接着又发现此人的手脚各处皆束有蛛丝。

    她由此断定,真正的夔王早已逃出了墓穴,目前不知藏在于何处,正在通过蛛丝操纵假身在此装神弄鬼。

    夔王听后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小女孩果然长了几分记性,懂得细心观察。我有一个提议,不如我们再合作一把,只要得到了这万灵大蛇口中的秘密,我们均分如何?”

    “休想!你又要暗算我们!“冯破怒道。

    ”嘘!小声点,要是惹来那只大蛇,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夔王将食指放在唇边,嬉笑着说道。

    ”殿下,我们两个已经被你害得骨头都摔碎了好几根,恐怕帮不了你。你不杀我们,已是大人大量!“花流雨没甚么好声气。

    ”哎哎哎,千万别这么说。在我的眼里,你们都是人才。“夔王莞尔一笑,”只要你们肯帮忙,我答应将你们活着带出此地。“

    ”真的?“花流雨睁大了眼睛。

    尽管有土堆遮掩,夔王看不清此女的神情,但心中已有几分胜算,”当然真的,你们并不是我的仇人。把你们带离这里,对我来说并不怎么费力,我又何必不做这个好人。“

    ”好,那我们再相信你一次。殿下要我们怎么做?“花流雨有些口是心非,经过了先前的劫难,她再难相信这个老妖精,可眼下除了与此人合作之外,好像并无逃出此地之法。

    砰!

    甬道内一声闷响,震得墙壁上的土灰瑟瑟下落,原来是万灵大蛇甩起巨尾,正正地扫中了刘驽胸口。已是血人的刘驽当即口喷鲜血,往后倒射而出,重重地撞在了土壁之上。

    ”这小子坚持不了多久,咱们还是快些行动吧。“夔王抿起樱桃小嘴,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