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节 一剑穿心
    可他刚跑至半途,头顶上方的穹顶便喀喇喇地一片响,接着土石纷纷塌落,封住了他的前方去路。

    他连忙绕开塌方的土石,继续往那密道入口奔去。眼下局势时不我待,再慢上片刻,他说不定便会彻底失去进入密道的时机。

    他刚准备往前冲,岂料又是一堆土石从穹顶上落下,正正地落在那密道入口处,堆成一座大大的土丘。这下子,他想进入密道已是万分困难,光是在土丘上挖出一个入口便极为麻烦。

    他因此勃然大怒,将这一切罪过都怪在刘驽头上。

    他气得贝齿紧咬,仰头冲着正在蛇嘴中奋战的刘驽喝道:“刘驽,你怎么还不死,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这是他带至雍州的最后一具假身,本来留在祠堂之外,以防不测,可是他逃出之后,实在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于是操作假身折返了回来。

    大蛇在破坏掉蛛丝阵的同时,将他粘连在假身上的蛛丝也一同破坏。此时此刻,他只能通过独门心法对假身继续进行控制,虽然有效,但时间极为有限。

    甬道若塌,他即便再赔上这一具假身,恐怕也难以获得那密道中的最终秘密。

    想到这,他决意杀死刘驽,用此人的血止住这条已然狂暴的万灵大蛇的杀意,使它安静下来,让甬道停止崩塌,只有这样,他才能寻机潜入地下密道之中。

    眼下局势刻不容缓,便连穹顶上方的最后几支火箭也昏昏欲灭。他见状急忙一挥手,数支火箭从袍袖中射出,在空中划出数道火弧,带着焰光钉在摇摇欲坠的穹顶之上,昏暗的甬道为之一亮。

    焰光闪闪发亮,他由此看得清楚,甬道上方的穹顶经万灵大蛇一阵肆虐后早已龟纹密布,怕是迟早会坍塌,留给他的时间已是不多,功过成败在此一举。

    一滴温热的液体从空中落下,正正地滴在他俊俏的脸上,他伸手一抹,是血。这血并非来自于他,而是属于高处正在蛇嘴里搏斗的刘驽。

    见此,他微微一笑,瞅准时间,双足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子一跃而起,接着丹田发力,又奋力将身形拔高了数丈,出现在刘驽身后。

    “乖乖,快去死吧,一定要听话哦。明年桃花盛开的时候,我来祭你!”夔王冲刘驽的背影一笑,手中利剑出鞘。

    他手轻轻向前一推,剑刃噗地一声插入了刘驽的后背,干脆而利落。若是他没有猜错,此处正是心脏所在方位。

    “嘿嘿,舒服吧!”夔王一声娇笑,手腕轻转,剑刃随之在刘驽体内搅动,将此人的心脏搅得稀碎。

    “啊!”刘驽痛喊一声。

    “去吧!”夔王咯咯直笑,他飞起一脚,将刘驽重重地踹入了万灵大蛇的咽喉深处,在那里寒气肆虐,腥臭无比。

    他手中细剑同时脱离刘驽身体,带出血霞一片,惊艳而夺目,实在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

    见此美景,他不禁感叹,“剑如鸿光,与血霞齐飞,美哉,美哉!”

    趁着万灵大蛇吞食刘驽之际,他从蛇头上一跃而下,正正地落在了密道入口上方的土丘上。

    他持剑一阵狂舞,土石纷飞,削平了土丘,接着暗运一口气,紧握手中细剑,由左向右挥动,一道极亮的剑痕将他脚下石板割裂,剑身所携强劲剑气将石板尽数崩碎。渴望已久的密道入口,方方正正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见之狂喜,正要跳下密道,却听见身后有何物呼啸而来,急忙回头一看,乃是圆咕隆咚的一件甚物,细眼一瞅,正是从刘驽腰间皮囊中飞出的那颗怪颅。

    怪颅也不啃声,它此刻正紧盯着夔王,泛白的眼珠煞是渗人。它彻底沉浸在失去主人的伤痛中,而罪魁祸首正是眼前这个人。

    它好不容易才从墙壁上的深坑里爬了出来,这便要替主人报仇,于是对准夔王的咽喉张嘴便是一口,边咬边发出叽里咕噜的怪声。

    动作好似闪电,令人猝不及防。夔王一个大意,被它咬了个正着。

    “你这畜生,快滚开!”夔王厉声喊道,他伸手拔剑来劈怪颅。

    剑刃砸在怪颅的皮肉上,激出零星火花,却是毫发无伤。

    怪颅死不松口,咬着夔王的脖颈大口咀嚼。只是片刻间,便已将夔王脖颈间的血肉啃光,露出里面吱吱转动的齿轮来。

    夔王犹然不肯放弃,他丢掉手中的细剑,奋力抓住怪颅的两只耳朵,企图将它从自己的喉咙上拽离。

    可怪颅越咬越狠,对着他脖颈间的齿轮一顿乱咬。齿轮顿时粉碎,夔王的脖子往旁一歪,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穹顶上方幽幽地传来一声叹息,那声音唱道:”落花有情水无意,水过花走终无缘……可惜啊可惜!“

    只听那声音越传越弱,竟渐渐离得远了。落寞,萧瑟。

    怪颅绕着地上的夔王假身转了几圈,见其再也不动后方才放下心来。

    它见大蛇在吞下刘驽后便一声不吭僵卧在地,便轱辘轱辘地冲了过去,一口咬在大蛇腹部,企图逼其吐出自己的主人。

    岂料大蛇这次竟然未动,对它理都未理。

    怪颅对此颇感失望,它对着面前的庞然大物哀鸣了几声,直是束手无策。

    正在此时,万灵大蛇突然仰头发出一声痛嘶,震得墙壁四周土石纷落。听那声音,应该是痛彻心肠。

    紧接着大蛇的身体开始颤抖,痉挛。

    大蛇痛苦地将身体卷缩起来,紧紧地盘在一处,可这种做法丝毫不能减轻它的痛楚。

    终于,大蛇再也忍受不住,它拼劲全身力气,挥起带血的残尾,重重地击在甬道壁上。

    顿时间整个甬道土石崩流,迅速塌陷,穹顶大片地掉落。

    一大片清凉的月光透过穹顶上的豁口照入甬道内,静谧而幽静。月光静如流水,照得甬道内亮如白雪。

    万灵大蛇似乎已用尽了全身力气,再也无法动弹。它无力地伏在地上,生命正在无声无息地流逝。所有这一切,只因为它服下了一枚名叫刘驽的毒药。

    一蛇,一颅,静止不动。随着时间推移,月亮慢慢西落,万灵大蛇金黄色的眼睛逐渐变得黯淡,它庞大而强壮的身体好似泄了气的皮球般,正在急剧地枯瘦,身上的鳞片越收越紧,最后褶皱成一团。

    怪颅兴奋地绕着蛇身滚动,企图找到主人的踪迹,可找了数圈终无所获。

    几个时辰过去,月亮已成为西边天空上的一抹残影,东方开始出现鱼肚白。怪颅奇怪地发现,这条头带三条金纹的大蛇已经了无气息,身体萎缩得只剩下丈许长的样子。

    风一吹,蛇鳞如纸屑般纷飞而去。

    怪颅在蛇腹中央发现一个明显的人形鼓起,它快速滚了过去,心想,主人,那一定是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