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节 黄金箱子
    二人虽然命在旦夕,可握住箱角的手却一点也没有松,果然是十分珍视。

    刘驽的目光落在箱面上,只见箱体表面并无花纹雕镂,显得十分简陋。

    他抓住二人肩膀运力一提,将二人连带着箱子拉出了洞口。

    二人趴在地上,连喘息的力气也无,膝盖皆被鲜血浸透,看样子应是在密道内爬了很远的路。

    花流雨无力地看了眼地上的黄金箱子,再也支撑不住,无力地松开了手,“你救了我们,这只箱子归……归你了。”

    刘驽点了点头,没有答话。他掏出两粒止伤丸塞入二人口中,二人因此伤势稍减,气力略微有所恢复。

    他将耳朵贴在箱面上,用手敲了敲箱子,又细细检查了一遍,在确定箱内并无机关后,他抓住箱口的铜锁,啪地一声扭断,接着小心翼翼地将箱子打开。

    一股陈年的味道扑面而来,闻得他不禁皱眉。箱子总体是木质的,仅在表面镶有一层用来防腐的金箔。他从箱体上轻轻掰下一块碎木,放到鼻下嗅了嗅。腐朽的味道并不重,不到二十年的样子。这说明箱子放入密道内的时间,比袁岚逝世要晚出近百年。

    箱子里的东西并不多,仅有两块刻满文字的青铜薄片,一新一旧。

    冯破趴在箱口,见之眼睛一亮,颓靡的神色为之一减,虚弱地说道:“这应该就是……就是……传说中的至高无尚的武功秘籍了!”

    花流雨没有说话,但是看神情应该是和冯破意见相同。

    刘驽先拿起箱内那块较新的青铜薄片,轻轻吹去表面的尘土,开始阅读上面的文字。花、冯二人忙将头凑了过来,悄悄地偷看。

    铜片首行字迹颇大,乃是“大唐咸通七年,宰相谢攸之特制此牌”。花、冯二人读后颇为失望,以为那谢攸之乃是文人,自然不会留下甚么武功秘籍。但另外一件事情却引起了两人的兴趣,这谢攸之乃是朝廷命官,一朝宰相,为何会和这百多年前的袁岚之墓惹上关系,其中究竟有甚么渊源。

    刘驽顺着铜片上的字迹继续往下阅读,只觉文笔优雅,字迹端劲,应是出自大家之手。铜片上的话乃是谢攸之的自述,翻译成白文乃是如下:

    “自去年三月以来,谢某一直思虑殚竭,夜不能寐,只因朝廷局势日危,南有洪水泛滥,灾民无家可归。西有吐蕃入侵河湟,扰我边关。天下之多事,莫过于此。昨日正伏首于案头时,突然有人从窗外掷进书信一封。启封读之,乃是因江湖之事而求助于我。

    “我急忙调遣家丁,寻找那投信之人。可寻了良久,也未见人影。此后,我重新拿起书信,细细阅读,只觉字里行间透着一股英雄气概,写信之人应该是一位江湖豪杰无误。

    “信中主要言明一事,百多年前有一位名叫袁岚的武人,无意间获知了练成高深武功的不二法门,这些年来,关于袁岚的传说开始变得沸沸扬扬。江湖上的人都传说,袁岚在死的时候,把秘密带进了坟墓,于是有些人开始寻找他的墓穴所在。

    “就在半个月前,有人找到袁岚的墓就在长安城南边的雍州城内。一众武林人士在城内积聚,为获得墓中的武功秘籍而各不相让,拔刀相向,一场血雨腥风的武林浩劫眼看就要发生。

    “这位写信的武林中人因我在天下百姓中有些许名声,故而求我化解这场武林中的劫难。事关人命,我怎能轻易推脱。怎奈何我只是区区一书生,于武林中事素不了解。素闻蜀地有‘峨眉五老’武功和品德兼是一流,于是星夜遣人求援。”

    三人看到这段时,花流雨不禁插了句,“完了,这个谢攸之上当了,江湖上的人哪里有甚么品德,只怕这峨眉五老得知墓中秘密后便想独吞。”

    刘驽瞅了她一眼,继续往下读去。

    “谢某本以为那峨眉五老乃是不世出的高人,即便答应我的请求,也要等到数日之后。没想到那峨眉五老收到消息后,稍作准备,当晚便启程北上,往长安赶来,令我极为感动。”

    “呵呵!”冯破读到这段不由地发出一声冷笑,“这五个老头子既然得知绝世武功秘籍的消息,哪里还能在山洞里坐得住,当然要即刻出山。”

    三人继续往下读。

    “我见过峨眉五老后,当即与他们一起赶往雍州城,果然发现在一座祠堂外有很多江湖人士聚集。峨眉五老在武林中颇有声望,加上我这个局外人居中调停劝说,半日后这些江湖人士悉数散去。”

    “这些人恐怕不是自愿走的,他们是怕打不过峨眉五老,所以好汉不吃眼前亏,决定暂避锋芒,日后再想办法。”冯破揣测道,毕竟只有这样做才符合他心目中的江湖逻辑。

    花流雨指着铜片上的下一行字,“你看,峨眉五老这不是在为日后做准备了么?”

    “这些江湖人士走后,峨眉五老皆认为劝说调停并非长久之计,须得在这墓穴中立下障碍,令居心叵测之徒望而止步。五老向我献上一幅阵图,名曰九九归真金刚阵。五老解释道:‘欲破此阵,须得是精通八十一门天下各派武功的武林高人,而武功到达这等境界的人定然心性高洁,必不会做出掘坟盗墓的卑劣行径’,我深以为然。”

    花冯二人读到这里皆是摇头,冯破道:“这五个老家伙说的实在是谬论,武功高强的人品德可未必好,谢攸之这是被五个骗子给忽悠了。”

    花流雨淡淡一笑,“谢攸之是个文人,不涉江湖事。他难免会将武林和文坛相提并论,以为那些武林高手乃是和孔孟一样的圣贤。书生常云:‘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可对于江湖人来说,通用的却是另外一句话。”

    “哦,甚么话,说来听听?”刘驽听了她的一番高论后不禁起了兴趣。

    “利益所至,自有情义!”花流雨神秘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