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节 人间地狱
    ”天哪!“张文正大喊一声,奋力推开两名搀扶他的兵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都已经说了,当时那两个胁迫我的大内隐卫为防被你们发觉,都预先换上了家丁衣衫。其中一个隐卫武功特别高强,就是他一直在暗地里胁迫于我,给你们下达数条命令,你们却一个个地都没有看出来!你要是想找人当主帅,就应该去找他,把我困在这里实在没用,只会多赔一条命啊!”

    他大哭不止,“求求你们,赶紧让我走吧,求求你们了!”

    诸将见状面面相觑,若是任由刺史大人如此哭喊下去,只会扰得军心大乱。

    几名亲随军士七手八脚地将张文正的嘴巴用毛巾牢牢塞住,拉着向马背上拖去。

    “哎,既然刺史大人不可靠,那只能靠我们自己了。”一名将军哀叹道。

    当中一位年老些的白发将军满眶热泪,“诸位都是食国禄、受君恩的人,今日一死,上可报效朝廷,下不愧对父母儿女,可为无憾!”

    “刘老将军说得对,今天我们和雍州城共存亡!”另一名将军应道。

    众将士群情激昂,多有落泪者。

    此时城门外传来的攻城声愈来愈烈,数丈高的城门不停地剧烈摇晃。只听“轰”地一声,贼军冲车砸入城门,铁尖刺透了数寸厚的门板,乌亮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众官兵乃是大惊,五位将军齐声举刀下命,“准备开战,后退者斩!”

    轰!轰!轰!

    冲车破门声愈来愈急,指头粗的裂纹在巨大的门板上延伸蔓布,只听轰隆一声,城门裂成数片,轰隆倒地,砸起片片黄尘。

    数百贼军步卒推着冲车齐涌而入,官兵所立数十具拒马顷刻间皆被冲散。跟在冲车后面的是绵延无尽的贼军骑兵,个个舞刀嘶喊着冲来,如同凶神恶煞一般。

    五位将军嘶吼着开始下令,“放箭!”

    众官兵连忙松开弓弦,一时间箭如雨落,将紧扶冲车冲入的贼军步卒射死数十人。

    即便如此,贼军前赴后继之势仍然不减,前面的人刚刚倒地,后面的人便踏着他的尸体吼叫着冲上来,推着冲车继续冲锋。

    须臾间,一众贼军步卒已杀至官兵阵前,所携冲车首端的铁头坚硬无比,所过之处,触者皆死。

    贼军步卒趁势拔出腰刀,在官兵中开始肉搏厮杀。紧随在贼军兵卒后方的骑兵更是可怖,纷纷踏着本方步卒开拓出的血路,挥舞着马刀,嗷嗷叫喊着向官兵阵中冲来。

    五位将军忙令弓兵后撤,“快,上陌刀!”

    众弓手随即往阵后散去,准备换掉兵器,同时有大批赤膊力士齐声呐喊,双手紧拖陌刀,向阵前奋勇冲来。

    在距离贼军骑兵尚有数丈时,众力士将手中陌刀高举,瞅准时机便是一刀劈下,刀锋过处,人马俱碎。

    其中一位臂缚黄带的力士尤为骁勇,此人将手中上百斤重的陌刀抡得呼呼生风,顷刻间已砍杀贼兵十数名。贼军骑兵皆避其锋,不敢与之相斗。

    “国柱,好样的!”众官兵神情振奋,皆识得这臂缚黄带的力士名叫李国柱,乃是雍州本地人士,自幼膂力极大。

    前些年,李国柱父母兄长被黄巢贼军在城外捉住后砍杀,妹妹被贼军污辱后杀死,尸体吊在城外歪脖子树上暴晒了三天。李国柱因此愤而从军,向来对贼军抱有极强的敌意,每每上阵皆奋勇在前,有万夫不挡之勇。

    众官兵在五将带领下,紧随李国柱向前冲锋,一时间安定城门口的攻防形势随之易转。贼军骑兵见冲锋不利,如潮水般往城外褪去。李国柱更显雄风,手持陌刀追了上去,接连劈杀贼兵数十人,浑身浴血。

    就在众官兵以为贼军即将被赶出城外之际,数十名身穿红色紧身箭衣,头戴样式狰狞的青铜面具的神秘人,踏着纷退的贼军骑兵潮流朝城中疾奔而来。

    这些人个个武功高强,手中皆持一柄明晃晃的钢刀,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原本往前挺进的官兵顿时被杀得大乱,阵脚不住地往后退却。那些原本往城外退去的贼军骑兵随即折返回来,跟在这几十名红衣铜面人身后冲杀。

    五名城中守将与城外贼军交战日久,早已识出这些红衣铜面人乃是朱温手下的全忠门徒。

    将军们连忙挥刀叫喊:“布阵,布阵,拦住他们!”

    众官兵皆把希望寄托在勇士李国柱身上,纷纷喊道:“国柱,挡住他们!”

    李国柱不负众望,举起血迹斑斑的陌刀,呼道:“杀啊!”直朝数十名红衣铜面人冲去。

    那些红衣铜面的全忠门徒定定地看着他,好像猎人看着一只不知死活的羚羊一般。

    李国柱眼见敌人在前,大喝一声,便要开始杀敌。就在此时一名全忠门徒突然窜至他的身侧,身法十分鬼魅,接着挥刀斩落。

    “啊!”李国柱惨叫一声,紧握陌刀的右臂跟着刀光落地,鲜血从断臂处井喷而出。

    剩下全忠门徒见此情形紧跟而上,其中一人闪至他身侧,挥手一刀,将其左臂同样斩落,李国柱手中重达百斤的陌刀随之落地。

    “杀了你们!”李国柱临死不屈,挥舞着两截喷血的断臂,朝这些下手狠辣的全忠门徒冲了过来,只盼能在临死前与敌人同归于尽。

    一名全忠门徒身形一窜,从他胯下滑过,由背后发难,手中刀光连闪,将他两根腿筋尽皆切断。

    李国柱双膝不由自主地一弯,扑通一声,魁梧的身躯跪倒在血泊之中。

    他虽失去战力,但这些全忠门徒仍不肯放弃戏弄他。其中一人挺刀向他直直刺来,他无法闪避,只得用两只断臂来挡。

    岂料此人煞是奸猾,在刀尖快要接近他时,手中单刀陡地一转,刀势由刺改劈。

    他伤重之下哪里还能防得住,被这人一刀正正地从胸口划至下方肚皮,顷刻间被开了膛,鲜血疾喷如泉,一肚子红货白货淌得满地。

    众全忠门徒见状哈哈大笑,显是得意不已,“不知死活的狗东西!”“哈哈,剁了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