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八节 坐镇指挥
    “嗯,看来我不用过多解释了。”刘驽苦笑了一声。

    “刘大人你不用多想,我们几个其实是觉得您经过白天一番力战之后颇为辛苦,不如多休息片刻。”其中一名将军道。

    这几名将军虽然眼里透着蔑视之意,但明里并不想与他将脸撕破,以免过早找来一个强大的对手。如果有事,那也得等到局势暂稳之后。

    刘驽当然明白这几人的用意,他在地上来回踱了几步,“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四位将军了,只是有一事还请四位与我细细商议。”

    “敢问刘大人要向我们交待何事?”其中一名将军出口问道,显得颇为警惕。

    刘驽看得出四人均对自己有些不放心,只得深叹了一口气,“我只不过与敌方主帅谈了半晌而已,四位不至于连句话都不肯跟我说了吧?”

    四人面面相觑,最终由其中一人牵头道:“刘大人实在是误会了,我们并无此意……”

    “随我来!”刘驽不容二人分说,转身朝岗楼内走去,顺手衣袖一挥,只听轰地一声,将所过之处的城墙击塌半边。

    众将见状惊得面目失色,不知该如何应对。

    “我们到底去还是不去?”一名将军犹疑道。

    “岗楼里面的兵士都上了城墙,我看咱们还是小心点。只要此人稍稍不满意,随时可能对付我们。”另一名将军出言提醒道。

    “还是去吧,他武功那么高,随随便便就能杀了我们,可他究竟没有出手,说明还是想对我们手下留情。”

    “是的,还是去吧,我觉得李将军说得对,且看看他葫芦里卖的甚么药,我们再商议应对。”

    四人商议一番,最终还是决定随刘驽进入岗楼。他们先是看着刘驽大踏步走进屋内,接着轻声静气地接近过去。在确定屋内并无异动后,四人互视几眼,猛下一番决心后,前后抬脚踏进了门槛。

    岗楼内居中摆着一张雕刻精致的太师椅,下首则是数张制式较为普通的常用座椅。这太师椅本是例行给刺史张文正置下的,如今座上却端坐着刘驽。

    刘驽朝四人做了个请的姿势,“四位请上座!”

    四人眼神交流一番后,分别坐到太师椅下首的椅子上,其中一人鼓起勇气道:“刘大人,您有甚么话现在总可以说了吧。城外就要打仗了,我们四人不可离开太久。”

    刘驽两只手扶着椅把,将身躯往前倾了倾,“各位将军,今晚就让我们在这里坐镇指挥,且看城外的义军能不能打得进来?”

    四人一听大惊,纷纷站起身,斥道:“刘大人,你也是朝廷的臣子,怎能帮着反贼攻我大唐京城的门户,简直是太过分了!”

    四人转身便要冲出岗楼,突觉一股劲风刮来,刘驽已经站在前方,拦住出门的路。

    “诸位,还请坐下!”

    他不等四人回应,手动如影,在每人身上皆是拍了一掌。

    四人直感一股巨力袭来,身子不由自主地飞回了原本坐下的椅子中,直是动弹不得,已是被他点住了穴道。

    此时只听楼外战鼓雷动,人声如潮,城下的贼军应该已经开始攻城。

    刘驽暗叹一口气,自己这位师兄手段果然狠快,趁着刚下了反间计的功夫,守城诸将与自己正离心离德之际,这便要大举攻城。

    四将听见外面传来的交战声,气得破开大骂。

    “姓刘的,你个乱臣贼子,你这样做对得起朝廷的栽培吗?”

    “姓刘的,你有本事放开我们,信不信老子一刀劈了你!”

    “苍天有眼,姓刘的你不得好死!”

    “可怜我哥几个忠心为国,今日却落在了贼人手里,天哪!”

    刘驽静坐于太师椅中,迟迟不动,过了许久方才睁开双眼,“诸位,眼下形势危急,你们也该心平气和了。比如说,该怎么守住安定门?”

    “姓刘的,你还有脸和我们说守城,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赶紧放我们几个出去。大仗在即,若是没有将军坐镇指挥,那雍州危矣!”其中一人急道。

    刘驽淡淡一笑,“未必如此,昔日楚汉相争时,有张子房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诸位今日不妨一试。”

    “姓刘的,你是在存心恶心我们吗?”

    “呵呵,做贼还有理了!”

    “你他娘的就是在故意帮反贼!”

    “小人,你就是一个小人!”

    四将皆是彻底怒了,若是此刻他们能够动弹,即便打不过,也要拔刀和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大内隐卫拼个你死我活。

    刘驽耳朵一竖,似是听见门外传来甚么动静。他急动如风,掠至四将身边,手指连点。四将本想再骂,却都已被点中哑穴,无法开口。

    他对准门口掌风一震,门闩铛地落下,将门牢牢关住。

    只听楼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煞是紧迫,像是在一路小跑。那脚步声直至门前方才停了下来,门外那人敲着门急道:“禀报各位将军,城下的贼军已经开始攻城了。他们这次带来了更长更大的冲车,我们新修的城门并不牢靠,该怎么办?”

    四将一听,这还了得。先前完好无损的安定城门都被敌人的冲车给攻破,眼下修修补补的破城门又怎能抵挡得住对方的攻打?

    四人碍于无法出声,只能坐在椅子上干着急,心里却早已经将刘驽的祖宗十八辈都骂了个遍。

    刘驽对此不以为意,他对着门外朗声下令,“四位将军商议已定,敌军若是推着冲车攻至门下,那你们就烧掉城门。”

    “烧掉城门?”门外的人一听愣住了。

    “是的,越旺越好!”刘驽笑道。

    门外许久没有传出声音,坐在椅子中的四将心中也是蹊跷不已。这个刘大人若是想帮反贼,那打开城门放入反贼即可,为何还要将城门给烧掉?

    “如果你们觉得火势还不够旺,那就在城门口多堆一些东西,使劲地烧!”刘驽进一步提示道。

    椅子上的四将以及门外那人这才明白过来,门外的那人兴奋地叫道:“以火为墙,将军高见,我这就去办!”

    接着只听一阵脚步声响起,声音越来越远,那人应该已是跑得远了。

    刘驽转身望向四将,双手齐动,将他们的穴道解开,笑道:“诸位,你们觉得我这个计策怎么样?”

    “还不错,能用。”其中一人开口道,说话还算中肯。

    与此同时,四人眼中的敌意已不似先前那般浓重。

    刘驽开怀大笑,“你们在这里干坐着肯定干着急,不如我带着你们登高望远,看看今夜的风景!”

    他双掌齐挥,磅礴的真气自掌间鼓出,将楼顶屋瓦顶开一个大窟窿。他顺势使出一招白浪滔天,强劲的气浪将四将连带身下的座椅卷起,顺着楼顶窟窿向外飞出。

    刘驽纵身一跃,跟着从窟窿处跳上楼顶。他双掌一挥,风声渐息,四人连带座椅稳稳地落于楼顶屋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