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八十九节 火守之法
    岗楼并不高,足以将城下情形一览无余。同时也正因为不高,官兵们的呼喝喊杀声清晰可闻。

    城墙下方,数百贼军已推着冲车气势汹汹而来。冲车长有两丈许,阔约四人合围,果真比先前攻城的冲车还要大出许多。

    亮如白昼的火光下,冲车所过之处留下的轮印入泥颇深,据此推测,车身重量应是极其沉重。

    不过半晌,贼军已推着冲车来到城门之下,而城内的官兵已经准备好了用来烧城门的火把。

    不仅有火把,还有热油。雍州乃是盛产菜油之地,最不缺的便是此物,此刻正好派上用场。

    咚!咚!咚!

    伴随着贼军将士的呐喊声,冲车的铁尖很快刺破了新补的城门。数千贼军骑兵见状紧随而来,看样子是准备故技重施,像上次那样趁着门破之际突入城中。

    “泼油,点火!”城门正后方,一名身穿暗红盔甲的副将拔刀大声下令。

    须臾之间,安定城门熊熊燃烧。火光大亮,城门崩塌,火势很快烧至冲车之上,烧得噼里啪啦一阵响。门外的贼军猝不及防,只得弃开冲车。他们纷纷亮出兵器,本想强行冲入城内。可火势极大,被烧死数十人后只得乖乖后退。

    “放箭!”四将缺席的情况下,那名穿着暗红盔甲的副将独撑大局,再次下令。

    一时间箭雨如蝗,将撤退的贼军纷纷射倒,足足丢下了数百具尸体。

    刘驽对这名红盔副将颇感兴趣,他听得清此人的声音,正是先前敲门求令的那人。

    他转身向四名将军问道:“这人叫甚么名字?”

    “张德芳。”其中一人赶紧答道。

    “刺史大人的亲生儿子。”另一个人补了一句。

    “甚么?”刘驽听后颇感惊讶。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张文正是个甚么样的德行,他再清楚不过。这张文正为人惫懒,没想到倒生了个好儿子。

    四将见他惊奇,便连忙解释一番:

    “这张德芳乃是张文正的第五个儿子,张文正来雍州上任时,其余四个儿子都留在长安享乐,唯独这个张德芳跟了过来。这张德芳看不惯他老子贪污受贿,跟他老子不对付,整天跟一堆兵士瞎混。张文正对这个儿子怨气很大,索性将他编入行伍,做一个不高不低的副将,已经好久没召他进过刺史府了,宛若没有这个儿子。张德芳也是倔强,说不见就不见,在军营里从来不提他老子。说起来这父子俩已经大半年没有见过面了,刚刚张文正来的那一遭,也不知道张德芳看见了没?”

    “呵呵,没看见还好。若是看见了他老子那副熊样,张德芳还不得气死!”另一人道。

    “就是,张德芳经常说,这个老子最给他丢脸。”

    “凭良心说,张文正虽然不是个东西,这个儿子却是条好汉!”

    刘驽听了诸将的话后,对这个张德芳有了初步印象。此时安定城门口的火势越烧越急,足有冲天之势。

    城外的贼军骑兵不得其门而入,只得紧勒马匹,徐徐往后退去。与此同时,如蚁般的数万贼军紧扶云梯,直冲城墙而来。而城上官兵所剩不多,大部分都已被张德芳带到城下烧门去了。

    刘驽回望向四将,“诸位以为,眼下战局,该如何应对才好?”

    诸将远望着城下局势,已是心急如焚。他们中不少人的子女家眷多在城中,一旦城破,后果不堪设想。

    “这还等甚么,让所有的人都上城墙死守啊!”

    “就是,再晚些可就来不及了!”

    “那些贼人的云梯都是特制的,末端带有倒刺铁钩,一旦搭上了城墙,推都推不下去。”

    “孟将军说得对,这些贼人只要有一人登上城头,其余的人便跟着鱼贯而上。前几天我们便是吃了这亏,结果伤亡六百多人才将他们赶了下去。”

    刘驽笑着微微摇头,“依我之见,敌众我寡,光是守城不是办法!”

    他丹田潜运真气,将一缕声音向城楼下正在奋战的红盔副将送出,“张德芳,带五百人抬着火油上城墙,准备烧墙!”

    四将一听愣了,古有周郎用火攻破曹操百万大军,如今这个刘大人却反其道而行之,一味使用烈火防守。

    城楼下,张德芳听见刘驽的声音后不禁心生惊讶,“这人是谁,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可这声音又十分熟悉,正是刚才那嘱咐自己火烧城门之人。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立即带着五百军士重新登上了城楼。他不是个孬人,经刘驽点醒后胸中已自有主意。他命令众兵士三步一人,分持油桶立于城墙之边。

    城下的贼军兵士见城上守城官兵并未放箭,一时间攻势愈加勇猛,皆是抬着云梯嗷嗷叫着向城墙狂奔而来。

    顷刻间,几百架云梯搭上了城墙,数万贼军扶梯直上,距离城墙近在咫尺,手中明晃晃的兵器清晰可见。

    张德芳瞅得贼军接近,大声呼道:“倒油,点火!”

    一时间,热油顺着城墙雨注而下,烈焰砰然升起,延绵出数里之远,好似一条壮阔至极的火龙横亘于夜空之下。

    那些本来势在必得的贼军衣甲触火,惨叫着从云梯上跌落。另一些人见状急忙从云梯上往下后撤,可身后皆是紧跟着冲上来的人。一时间人挤人,场面十分混乱,不断有贼军兵士在激烈的挤撞中从数丈高的云梯上摔下,坠至城墙脚下,成了一滩滩肉泥。

    火势顺着由城墙流下的热油往贼军大阵中蔓延而去,宛若一片波涛汹涌的火海。

    贼军本已大乱,见大火侵至,更是毫无战心,皆不再顾及主帅命令,纷纷后撤。怎奈火势迅猛,不断有人被火海吞噬,惨叫声直震云天。

    四将坐在楼顶上不禁看傻了眼,他们皆是从军数十年,身经百战,可何曾见识过这等波澜壮阔的场面。

    “诸位以为,接下来该当如何?”刘驽笑着向四人问道。

    四将见贼军败退,心中乃是大松了一口气,皆是对面前这位刘大人心怀愧疚之意,暗道千不该万不该怀疑他与朱温窜通卖城。

    四人思索一番,纷纷作答。

    “火势甚大,城墙多被烧坏,应该派人等火熄之后赶紧修好城墙。”

    “依末将之见,应当趁胜追击,派一部人马杀出城去,将贼军杀个片甲不留。”

    “哎哎哎,你们说得都不对,要赶紧安抚人心,将胜利的消息告诉所有百姓,这样人心方能安定。”

    “哈哈,你们都不对,依我之见还是听刘大人的吩咐吧!”

    这人说完后,四将哈哈大笑。

    刘驽微微一笑,晚风微撩,他感受到了友谊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