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节 天地造化
    丁铁,正是隐村头上的那个铁匠和盯梢人。刘驽对此人再熟悉不过,他曾经一招便将此人降服,并赢得此人的信服,此后任由他将孙钰带入龙组的堂口。

    可此时此刻,他潜意识中却觉得此人极为陌生。脸还是那张脸,身形还是那身形,可是神情气色却已大变。

    此人仅敲动铁锤,便可将他折磨得痛苦万分。如此高深的武功,若是在第一次与他交手的时候便展露出来,他恐怕一点赢面也不会有。

    丁铁冲他点了点头,“刘大人,几日不见,你可还好?”

    自从打铁声停止后,刘驽腹间的剧痛渐渐消失。他更加确定,刚才的一切都是由这个丁铁所致。

    他对此人心存戒备,淡淡地问道:“丁铁,你为何不留在长安,半夜三更的跑来这雍州城里打铁,究竟是何用意?”

    丁铁从口中拿出旱烟袋,放在一边的架子上,哈哈大笑,“做生意的人当然要找对卖东西的好地方。这雍州城连日交战,军士们的兵器早已短缺,家家户户又需要宝剑防身,我当然要赶紧跑过来做生意。奈何白天跑到我这里订制兵器的人太多,所以我只能摸黑趁晚地干,否则交不了差啊!”

    刘驽的目光落在静静地摆在架子上的旱烟袋上,烟袋中细烟袅袅,透着淡淡的腥味。

    他当然不会相信此人的鬼话,微微一笑,“即便如此,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会像你这样,把家伙什儿都当街摆放,正正地堵在了路中间,你这样是为了拦下每一个路过的人,让他们都从你这里订制一口宝剑吗?”

    丁铁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他从架上拿起旱烟袋,又抽了一口,将烟圈从口中缓缓吐出,“刘大人,这你可就不明白了。大晚上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将架子这样摆放在路中间,地方宽阔,心里也亮堂,打起铁来才痛快呀!”

    “闲话莫要说了,你恐怕不是为了打铁,而是为了对付我!”刘驽决定不再与此人绕圈子,他在掌心中暗蓄真气,随时准备与此人动手。

    丁铁瞥见了他不起眼的动作,并没有刻意提防,而是悠悠地叹了口气,“你竟然能在被万灵大蛇吞下后活着走出墓穴,此后还能安然无恙地指挥了一场大战,简直是奇人一个。我真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不要问我,难道知道答案的不该是你吗?”刘驽反问道。

    他愈来愈觉得自己三年来的行止尽皆落入了他人的圈套之中。而这次雍州之行,更是圈套中的圈套。夔王在算计他,这个丁铁同样也是。

    数日前在隐村门口,若不是丁铁故意在他手下落败,还大表忠诚,那他便无法进孙钰带入龙组的堂口中。若不审讯孙钰,那他便不会生起亲赴雍州之心。

    “不,不,我并不知道。”丁铁连连摆手,将身上的嫌疑推脱得一干二净,“我只知道夔王一直在利用你,他想放长线钓大鱼,那我便帮他将这条线放得更长一点。”

    “所以你是他的帮凶!?”刘驽心中生起一股怒意,若是有十分把握,他会毫不犹豫地对此人下手。

    “呵呵,我不是,你才是他的帮凶。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大内隐卫。而我只不过是个打铁的,并且恰巧在隐村门口打铁而已。”丁铁说话毫不留情,他喜欢戏弄人,任何时候都喜欢。

    “呵,若你不是夔王的人,他又怎会容你留在村口打铁?”刘驽对他的话表示质疑,从对方旱烟袋中透出的淡淡腥味更是加重了他的戒心。

    “这你就不懂了,只要你身上有足够多对方想知道的秘密,他自然会放任你不管,直到你自己暴露秘密为止。”丁铁说完后,畅快地笑了一阵,紧盯着刘驽的眼睛说道:“老实说,我来雍州要找的人并不是你,而任何带着qì从墓穴中走出的人,这样的人都必须死!”

    “qì?你告诉我甚么是qì?”刘驽心头闪过一丝不妙,他隐隐觉得眼前这个丁铁知晓墓穴中的所有秘密。

    “好吧,很奇怪?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好让你能够死得明明白白。”

    丁铁从架子上拿起一柄剑胚,在月光下的地面上开始写字。

    刘驽凑过身子,将地上的字迹看得清楚,“这就是qì?”

    皎洁胜雪的月光下,一个大大的“炁”字映入他的眼帘。泥土间的字痕平常无奇,却又好似透着摄人的魔力。

    “是的,‘炁’!”丁铁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仰头望向明月,“炁乃夺天地之造化而生,取日月之精华而存。武人但凡能窥破一点‘炁’的境界,那武功便踏入了化境,足以傲视江湖,流芳百世。然而这炁得来并不容易,驾驭起来更是困难。炁每一刻的存在,都需从这世间吸取无尽精华,若是得不到,便会从宿主身上下手。没有福份的人得到了炁,只会被它慢慢吸尽全身生机,最后枯竭而亡。”

    “你的意思是,当年将袁岚害死的神秘力量便是这‘炁’?”刘驽听后将信将疑,隐隐作痛的小腹在告诉他,自己应该遭受了同样的厄运。

    “嗯,对于不了解它的人来说,炁确实足够神秘。既然你已经明白此中道理,那即便是死也该瞑目了。”丁铁端起剑胚,眯起一只眼睛,借着月光细细查看剑身,那神情像极了从艺多年的老铁匠。

    他又放下剑胚,盯着刘驽认真地说道:“我身负祖先使命,不能任由‘炁’在世间横行霸道,所以必须杀了你,你大概不会怪我的吧?”

    “不,我不相信所谓的炁,除非阁下再跟我细细讲解一番!”刘驽沉声道,“当年万灵大蛇吞了袁岚体内的炁之后并没有枯竭而死,它反而愈长愈大,变得更加强劲有力,这又是怎么回事?”

    丁铁摇摇头,将剑胚拄在地上,掌心按压着剑柄上端,接着弯腰将下巴放在手背上,姿势极为奇怪,可又十分放松,“可怜的人,你总是如此地麻烦。既然如此,我便再和你说一说。你亲眼所见的万灵大蛇早已不是蛇,它只是炁所掌控的傀儡。炁耗尽了它的生机,夺取了它的躯体,而后又用天地日月的精华去滋养这副皮囊,所以长得壮实一些又有甚么奇怪的。”

    刘驽一阵苦笑,他在甬道里见到的万灵大蛇可不只是比普通的蛇“壮实”一点而已,其展现出来的可怕能力,已近乎于神鬼。

    他定了定神,问道:“你之所以想杀掉我,就是为了防止我和万灵大蛇一样成为炁的傀儡,继而为祸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