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零二节 搅动风云
    他说到动静处,声音略略颤抖,眼眶中竟有丝丝晶莹亮光,“您乃是耶律可汗唯一的兵法传人,用兵神出鬼没。当年您率领区区十万众,便大破吐蕃倾国之兵,堪称功高盖世。若是您能纠集起一支人马,振臂一呼,试问普天之下谁人能敌!?”

    刘驽叹了口气,“一将功成万骨枯,逐鹿中原非我所愿。”

    “将军……将军难道打算如此寥寥度过一生吗?”罗金虎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他不是一个能忍受寂寞的人,自从回到中原后,一直颇为想念那些在草原上随刘驽四处征战的峥嵘岁月,每每因此在半夜醒来,口中喊杀,清醒后却只能嗟叹哀伤。

    “将军还年青,如果这就归隐实在太可惜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归隐有甚么不好!”刘驽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更多是因为对这个江湖的失望,“我不是这个江湖上的人,却偏偏想拉着他们一起做事。世上最笨的傻子,也不过如此了!”

    罗金虎从他的话中听出一丝希望,忙道:“将军,绝不是的。还是我先前的那句话,只要我们肯坚持,志同道合的人自然会有的。”

    他转念一想,随即又道:“要么将军就先把我和这些兄弟编入掌剑门下,从此金虎帮改名金虎堂,这样您的手下也算是有人了。”

    刘驽略略点头,“降帮为堂大可不必,你依旧做你的帮主。”为免罗金虎多心,他又加了句,“以后金虎帮和掌剑门就是一家,掌剑门不会拿罗帮主当外人,也请罗帮主自己不要见外。”

    罗金虎听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乃是愿意收下自己这帮弟兄,心中大喜,忙答道:“这个自然,那以后我称将军为‘掌门’了,还请将军不要介意。”

    刘驽笑了笑,“不会!”

    那边客栈老夫妻见刘驽确实没有加害之心,便相扶着上了楼,躲在房间里,偷偷地舔开窗户纸,张望外面的动静。

    刘驽看得清楚,却不以为意,径直朝躺在客栈天井地上的云鹤真人走去。

    罗金虎率十九名金虎帮弟兄忙活开来,趁着月光用手中刀剑就地挖起大坑,准备就地掩埋地上横七竖八的上百具尸体。

    云鹤真人尚且残剩着几口气,他见刘驽大步向自己走来,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恨恨地说道:”你……你的武功不比我高强,若不……是他们反水,今天死的人会是你!”

    刘驽弯腰蹲下,对着此人笑道:“你说想让我死,可我却从没想过让你死。”

    云鹤真人一声冷笑,剧咳了几声,鲜血溢口而出,“呵呵,姓刘的你莫要装……装好人,我即便死了,崆峒派也会替我报……报仇!“

    “不,我不要你死。”刘驽摇了摇头,“你可以回崆峒山,告诉你的那些师兄弟和门下弟子,是我刘驽将你打成了重伤。”

    云鹤真人一听活命有望,眼中一亮,但口中的冷冽语气却丝毫不改,“哼,你如此胆大妄为,就不怕崆峒派上上下下一起下山来找你算账吗?”

    他是个聪明人,明白此时恰当地保持固执,或许是保命的最好方法。

    刘驽微微一笑,“我没有那么大的面子,竟值得贵派兴师动众。你若是能活着回去,大可以告诉贵派掌门,将来若是有机缘,刘某自当登山拜访!”

    他从怀中掏出一粒止伤丸,塞入云鹤真人手中,“你的命在自己手里,能不能活着回去,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云鹤真人不敢再端架子,双手颤抖着将丸药送到嘴里,片刻后他直感浑身伤痛渐轻,身上虽有数处筋骨折断,但勉强能站起身来。

    他瞪了刘驽一眼,“好,年青人,你的话我记住了。你的武功并不比我强,只是占了太多的好运气。将来等你登上崆峒山,我们自当再战一场。”

    “习武之人,胜败本就在一线之间,道长又何必执着。”刘驽没有说不,却也没有答应,而是冲此人摆了摆手,“你去罢,争取活着!”

    他说完从地上站起身,袍袖一挥,不再顾及此人,径直朝罗金虎等人身边走去。

    罗金虎已带领帮中兄弟在院外挖好了一个大坑,正在将一具具尸体往土坑里抬,累得挥汗如雨。

    他透过院墙上的窟窿,远远望见云鹤真人从地上爬起身,迈着蹒跚的步伐从客栈后门逃走。

    他当即大惊,这云鹤真人今晚若是活着逃走,日后非找他和众兄弟算账不可。他急忙将肩膀上的一具尸体放下,冲刘驽匆匆赶来,喊道:“掌门,那个云鹤跑了,你怎么不拦着他?”

    “别紧张,是我放他走的。”刘驽缓缓说道。

    “这……云鹤回了崆峒山,肯定会想法设法找我们报仇的。”罗金虎急得团团转,他想带着众兄弟去追杀此人,可掌门迟迟不发话,他也不敢擅自行动。

    刘驽微微一笑,“嗯,正如你所言,是英雄识英雄。我想看看,那崆峒山上是不是真的有英雄人物。”

    罗金虎颓然蹲在地上,“掌门这招未免太……,为了引天下英雄现身,你这不惜以身试险,哎!”

    刘驽轻轻拍了拍他的脊背,“欲成大事者,怎能长久置身事外。罗帮主,咱们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你心里得有所防备。”

    “防备,我知道。”罗金虎沉重地点了点头。他虽曾在草原上跟刘驽征战,但从未做过亲随副将,没想到这位青年英雄的行止竟是如此胆大,简直是惊世骇俗。

    他心中久久萦绕着一个疑问,此时忍不住问了出来,“掌门,咱们这样做真的值吗?”

    刘驽点了点头,面凝沉思,“值得!”

    “何以值得?”罗金虎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携天下英雄,搅动这乱世风云。”刘驽脸色刚毅,接着一字一顿的说道:“灭豪强,诛枭雄,让天下归于有道之人,这便是我的生平志向!”

    罗金虎听后一愣,“九州大地,残暴不仁、欺压百姓的藩镇诸侯数不胜数,掌门能拿他们又甚么办法。”

    刘驽浓眉舒展,“简单,破其城池,灭其人马,取其项上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