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零七节 悬念处处
    花流雨沉浸在自身的恐惧中无法自拔,并未觉察到刘驽情绪的微弱变化,她听后点了点头,“或许正是如此,袁岚遗书这样至高无尚的武功秘籍,谁人不想要?”

    她叹息了一声,脸上却没有浮现出惯常的羡慕之色。

    “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刘驽见她眼睛一直紧闭,心生疑问。

    “哦!”花流雨用手摸了摸眼皮,显得颇为茫然,无奈地说道:“我不敢睁,否则要是让那个人看见了,我恐怕死无葬身之地。”

    刘驽没有想到,丁铁竟令此女害怕到了此等地步,“他都已经走了,你睁开眼睛看一看四周又何妨?”

    花流雨颇为犹豫,迟迟没有出声。

    “既然你不愿,那就算了。”刘驽拉着她的胳膊便走。

    “那,还……还是让我试试吧。”花流雨显得惴惴不安。

    她摸索着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尝试着缓缓睁开眼睛,约莫过了半刻功夫,她又一次放弃了努力,“不行,我感觉眼中暖暖的,好奇怪!”

    “既然如此,那还是小心为上。”刘驽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

    “嗯。”花流雨小心答道,她没有敢点头,全部心思皆是放在了这两只眼睛上。

    她心中彷徨许久,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转脸向刘驽问道:”刘少侠,你确定那个人不在旁边吗?“

    刘驽朝四周扫视了一圈,“应该不在。”

    “那好。”花流雨长舒了一口气。

    她蓦地睁开双眼。

    “啊!”

    惨叫声凄厉无比。

    两股血柱从她的眼眶中溅出,清丽的面孔随即扭曲变形,看着好似来自阴曹地府的勾命无常。

    鲜血喷尽后,她的眼眶往下陷了寸许,黑洞洞地好似两个无底深渊。

    她双手蒙住满是血的脸,使劲地摇头,哭道:“我就说不能睁眼的,那个人明明不许我看的,我瞎了,瞎了!”

    刘驽见此情形,心中惊骇万分。他十分清楚,那丁铁定是用强劲无匹的内力将花流雨的两颗眼球震碎,是以此女眼窝重只留下两滩污血,心道:“此人实在心狠手辣,为了不让花流雨记住自己的模样,竟能作出这等残忍之事来。”

    他暗自庆幸,相比花流雨而言,这丁铁对他已经算得上是手下留情了,不仅未伤他性命,连他的一根汗毛都未碰。

    短暂的震惊之后,他恢复了平静,朝低头啜泣的花流雨劝道:“花女侠,与其浪费时间在这里伤心,不如随我回客栈去疗伤。”

    花流雨哭着点头,“我当初就该听你的,要是好好地留在客栈里默写那些秘籍,哪里会出现在的事儿!冯破他一直对你不服气,老是说你的坏话。就是他想出毒计,劝我和他一道撺掇那些江湖人,让那些人和你作对的。”

    刘驽听后淡淡一笑,若说起诡计多端,冯破那个纨绔子弟远不是这个苗女的对手,花流雨之所以这般说,或许更多是在怕见到冯破之后阴谋泄露,于是想借刀杀人。

    他没有揭破此女的谎言,而是笑道:“如今那些人死的死、逃的逃,花女侠总该定下心,在客栈里多住下几天了。”

    花流雨用手背擦了下脸,鲜血中混着眼泪,“好,小女子都听您的。”

    声音楚楚可怜,语气更是恭敬。

    刘驽微微叹了口气,女人无助的时候,连本能的软弱都能成为一种武器。

    他搀起花流雨,“走吧!”

    两人朝着悦喜客栈的方向走去,路程虽长,但走得并不快。他眉头紧锁,一路上皆在思考丁铁如此做的目的。

    待到两人回到客栈时,东方的天空已经微微亮。

    客栈老夫妻早已准备好早饭,一碟酱萝卜丝,一盆酸菜,外加稀粥和馒头,在战乱缺粮的雍州城里,堪称奢侈之物。

    两人见刘驽归来,连忙端着茶迎了出来,脸上挂满了笑容,可在看见满脸是血的花流雨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随即僵硬。

    老儿差点将杯子打翻,颤声道:”这……她是怎么回事?“

    刘驽将花流雨的胳膊递到一旁发愣的老妇手里,“都是自找的,把她扶上楼。将我上次吩咐你们买的药按量熬成汤,每天喂她喝三次。”

    老妇不敢怠慢,赶紧扶着花流雨上了楼。

    “这满脸的血,该赶紧洗洗。”老儿急忙去后院打水。

    “嗯。”刘驽轻轻答应一声,接着往院外走去。

    他心中纳闷,为何罗金虎等人迟迟未归,莫非真的遇上了甚么麻烦?

    院外,晨风轻轻地拂动着为数不多的几棵歪脖子树,树叶发出沙沙声。

    他扫视了一圈周遭,只见路旁更多的是光秃秃的树桩,成年树木多已被官兵伐光,用作守城器械之用。

    他顺着街道往西行去,寻找罗金虎等人的下落,心想莫非那冯破也被丁铁抓了吊起来,只是罗金虎他们一直没能找到,这才耽误到了现在?

    他向前走了约莫半里路,只见前方一行约莫二十人踏着晨辉而来,步态匆匆。

    他细眼一看,为首之人正是罗金虎。

    罗金虎同时也看见了他,急忙快步上前施礼,“拜见掌门!”

    “冯破没找到呢?”刘驽语气平和,这些事儿若真是与那个神秘的丁铁有关,以罗金虎等人的能力,找不到头绪也实属正常。

    “找到了。”罗金虎答道。

    “哦?”刘驽感到有些意外,“那他人呢?”

    “找到时已经是一团碎肉,看上去死得十分凄惨,连皮都扒了,不成人形。”罗金虎边说边摇头,当时的惨景令他不忍回想。

    刘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有些不明白,为何丁铁放过了花流雨,却偏偏对这个冯破下如此重手。

    他低头沉思了半晌,道:“那大伙儿都回去吧,今天留在客栈休息,都不要出门。”

    “也不用出门。”罗金虎笑了笑,“回来之前,我们弟兄二十人顺便登上城墙看了眼,发现城下没有一兵半卒,于是向城墙上为数不多的几名执勤老兵打听,得知原来是那朱温率领麾下义军往后连退了二十里,估计这仗是打不成了。“

    “那倒是好!”刘驽淡淡一笑,心想,那个张德芳算是个人才,果然不负所望,两人商定的计划虽然一波三折,最终仍是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