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一十节 悻悻而散
    “掌剑门?听起来像是一个江湖门派。”张德芳听后有些不以为然。

    刘驽微微一笑,“天道不彰,若想为天下百姓做点事,只能拔刀做豪侠了。”

    张德芳听后若有所思,“大人说得好像有点道理,若真是到了那一步我会考虑的。”

    他向着刘驽展开一身崭新的昭武校尉官服,不无得意,“大人,您看,朝廷的人听说我率兵逼退了朱温,马上快马加鞭给我送来了圣旨,升官加爵。”

    刘驽目光在他身上扫过,笑道:“如此倒是恭喜了,朝廷此番给你带来圣旨只为了这一件事儿?就没有其他甚么嘱托了么?”

    张德芳摇了摇头,“当今皇上昏暗,只知整日里蹴鞠耍乐,围在他身边都是一帮佞臣,哪里懂甚么军国大事。就这些人,不来给咱们添乱就不错了,还能有甚么嘱托?”

    “真的甚么其他的话都没说?”刘驽仍是有些不放心。

    张德芳拧眉想了片刻,而后道:“事情倒是有一件,不过与目前的大局关系不大。”

    “甚么事儿?”刘驽忙问道。

    “长安派来的太监给我说,大太监田令孜有个干儿子名叫田凤,绰号铜马,这两日突然背叛了朝廷,也不知去了何处。田公公正为此事气得七窍生烟,说是任是谁只要抓到了铜马,不论死活,都赏白银千两。”张德芳笑着说道,全然没当一会儿事儿,“刘大人您说,这太监的干儿子干我们啥事儿,我才不管。”

    刘驽沉默不言,他想起早晨罗金虎回来时说起的那个双目盲瞎、背负长刀的怪人,莫非此人竟是铜马?冯破的死会不会与此人有关?

    他不敢断定,却心存疑问。

    张德芳见他不说话,连忙问道:“大人,你跟那田太监有关系?”

    在他看来,但凡是大内隐卫这种身份的人,难免都与宫里的人存在或多或少的人情关系。

    “我给田令孜没有甚么关系。”刘驽摇了摇头,“若是你看见了铜马,记得告诉我一声。此人武功不弱,你不是他的对手。”

    “还请大人放心,我都记住了。”张德芳大大咧咧地一笑,“这些江湖人个个武功高强,我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躲都来不及呢。”

    “说不定哪天你也会成为江湖中人,只要……”刘驽微微一笑,他张了张嘴,接下来的话却没有说。

    张德芳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昨天他一夜未睡,整个人已是十分困倦。对于刘驽未说完的话,他既不关心,也不在乎。他在意的事情只有一件,如何守住迭山关,至于所谓的江湖,对他而言不过是遥不见影的另一个世界。

    “大人,咱们就真的没法子守住迭山关了吗?”他心中仍是不甘。

    “法子倒是有,但黄巢、王仙芝的百万大军若到,你的迭山关变成了大海中的孤岛,即便贼军不来攻打,你手底下缺衣少粮,迟早也会不战而败。”刘驽干脆利落地打断了他的幻想。

    张德芳使劲摇了摇头,“若真是那样,我干脆带着人马进到深山老林里,以野味充饥,等贼军一个不注意,我就趁机打他们屁股。”

    刘驽听后哈哈一笑,”主意倒是好主意,不过你可是堂堂刺史大人的儿子,怎能做这种落草为寇的事情?“

    张德芳一想起自己那个不争气的老爹,不禁白了白眼,连连摆手道:”哎,刘大人您就别提了,我那个刺史老爹整日里只知吃吃喝喝,他的官位都是买来的,可从来没有为朝廷出半分力。你在我跟前提起他,我听了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刘驽眼含笑意,“不管怎样,他都是你爹。他被那四位老将软禁了,也不知关在了哪里。你今后恐要常驻迭山关,这雍州城怕是进的少了,不如将他找出来放了,不负你们之间的一番父子之情。”

    “嘿嘿,此事刘大人你没说前我都已经做完了。”张德芳甚是得意,“我那个爹呀,如今正和那四个老将关在一块喝茶呢!”

    “你把那四个将军也关了?”刘驽略微感到有些意外。

    “是啊,不关不行。”张德芳无奈地耸了耸肩,“昨天我带着我爹的兵符去调遣人马,那四人都不肯听我的,我没办法,只得都给关起来的。”

    “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刘驽笑道。

    “我也是没有办法,不过请您放心,我将他们和家眷都送到了乡下,不管这场战如何打,他们都没有人身危险!”张德芳继续为自己辩护,“为了守住这雍州城,我实在费了不少的劲儿,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迭山关。”

    “人各有志,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劝你了。”刘驽只得叹了一口气,深知此人已将主意打得十分之牢,“你只需记住一件事情,在贼军攻打关隘之前,务必将人马速速撤走,至于遁入山林还是解甲归田,一切都由你来做主。”

    张德芳望着他,嘴唇砸了砸,似是有甚么话想说又没说,“大人……”

    “嗯!”

    “如果我的人马真的散了。”他说出了心里最坏的打算,“那我就听你的,去洛阳找那个掌剑门,从此做一个江湖人,杀富济贫。”

    “嗯!”刘驽仍是一个字。

    “那……大人。”张德芳朝他施了一礼,“我走了!”

    “走好!”刘驽口中终于蹦出了两个字。

    张德芳在楼梯上转过身子,悻悻地下了楼,走到楼梯口时又回头向刘驽抱拳告别,姿势倒挺像个江湖人。

    他快步向客栈院外走去,客栈老儿眼尖,看见他出门后赶紧去牵了马在旁等候。他从客栈老儿手中接过马缰,翻上马背,疾驰而去。

    客栈老儿一直跟出了院外,望着绝尘远去的将军老爷的背影一阵唏嘘,他转头时正好看见刘驽在身后,试探着问道:“官老爷,咱们这雍州城如今安全了吧?”

    就在今天,他在街上打听到不少贼军撤退的消息,于是想从面前这位高深莫测的官老爷口中得到证实,“今天一大早地街上就全是做买卖的,连瞎子都背着把长刀上街了,真是不多见。”

    瞎子,长刀。

    刘驽听后心中一震,脸上却笑容如故,“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安全的吧。”

    他迈步出门,向街上走去,一边道:“老人家,我想上街走一走,留在屋里的人就麻烦你照应了。”

    他想上街走一趟,散散心,顺便晒一晒这副被炁寄生消耗的躯壳。若是机会凑巧,说不定还能遇上那个被朝廷追杀的铜马,问他究竟因何得罪了田令孜,是否与冯破的死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