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节 勾心斗角
    刘驽面色冷淡,”在殿下掌控的朝廷里,恐怕没有与我志同道合之人。“

    “即便没有,你也可以试着去找几个!”夔王仰头叹了口气,“你是个将帅之才,随便埋没了自己可不是甚么好事。”

    他眼珠一转,决定进一步加大自己的筹码,“你若是愿意做大唐的股肱之臣,那朝堂上的那些奸佞之臣便随你处置。至于谢攸之,我可以替皇上草拟一份圣旨,恢复他的名誉,追封他为信国公,建祠堂,加高坟茔。”

    刘驽听后面色微动,但仍沉默不言,许久后方才抬眼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要我为朝廷做事也可以,但是我需要一个人。“

    “谁?”夔王略感惊讶。

    “单于都护府的将军秦锋,眼下黄巢、王仙芝的大军恐怕不日即将入寇长安,若是没有一支好的人马,想击败他们乃是万分之难。”

    “这个人不行,你可以再想一个其他人!”夔王拒绝得很干脆,几乎不留余地。

    “如今北方战事平歇,将秦锋和他手底下的人调过来并无不妥。”刘驽感到纳闷。

    夔王长长地叹了口气,低头玩弄自己的手指,“不瞒你说,就在半个月前,秦锋和他的十三位手下因为反叛朝廷,尽皆被斩首了!”

    “啊!”刘驽大吃了一惊,“甚么罪名?”

    他深知秦锋一死,大唐延续了两百多年的玄甲军恐怕也将难以为继。

    “造反!”夔王笑吟吟地看着他,“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将军在得了这个罪名后还能够活下来。”

    “你们这是自毁长城!”刘驽神情激愤,须发皆张。

    他难以忘记在当年黑泽之战中,正是秦锋率领三千大唐玄甲在关键时刻到来,大破吐蕃黄金骑,战事才因此得以彻底扭转。此人虽非他的至交,但素来为他所敬,未料竟死得如此突兀。

    夔王噗嗤一笑,”没想到你生气的时候竟是这般可爱,看上去倒是更符合你的年龄。一个年青人,又何必每天装得深沉?“

    刘驽迅速恢复了冷静,“秦锋造反可有证据,是谁告发的他?”

    夔王笑道:“右武卫上将军,宋威,这两人的驻地相隔千里,怎么也不可能起冲突,所以宋威所言应该属实。“

    刘驽不认同他的观点,”既然相隔千里,那宋威何以知晓秦锋会造反?“

    夔王哈哈大笑,“既然造反,那总应该是有迹象的吧,宋将军为人赤胆忠心,是我大唐的脊梁,他的话我有甚么不信的?”

    “恐怕未必如此!”刘驽怒视了他一眼,甩袖而去。

    夔王没有料到,两人刚要谈拢,却因为区区一个秦锋坏了事儿,忍不住叹了口气,对着刘驽的背影道:”斯人已逝,你即便再难过又有何用,不如入仕朝廷,寻些贤能之士和你一道平定这乱世,一展生平宏图,不亦快哉!“

    刘驽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他,“这话听起来好似不是出自殿下的真心。”

    夔王掩嘴咯咯直笑,“我一贯如此,只是你从未了解过我。今后我们若是能在朝中共事,你方能明白我的真正为人。”

    “只怕殿下为国家为大唐是假,为了从我身上找出袁岚武功的秘密才是真!”刘驽冷冷一笑,不再遮遮掩掩,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此人的卑鄙用心。

    夔王听了他的话后,脸色由红转白,“刘驽,圣人云:‘君子不以揣度量人’,你说这些话究竟是何用意?”

    刘驽长叹了一口气,顺着自己的想法继续往下说:”殿下读了袁岚遗书之后,对武道至高境界的渴望不减反增。你留下我,其实不过是想弄清楚当年那孤令袁岚不惜自葬蛇腹的神秘力量究竟是甚么。“

    夔王冷冷地看着他,眼神像极了饥饿的毒蛇,“是的,实话实说,我甚至有些怀疑,如今这股力量已经进入了你的体内。”

    刘驽心中暗惊,脸上仍不动声色,“殿下的话太古怪,请恕我实在听不明白。作为一个有幸从蛇腹中活下来的人,每天能够看见阳光,我已甚感庆幸。“

    夔王嘴角一抽,咧出一丝冷笑,他不禁用手摸了摸腰间剑柄,“是的,从今以后,你该为自己活过的每一天感到庆幸。我最后问你一遍,愿不愿意跟我回长安?”

    他不再提甚么“报效朝廷”、“匡扶社稷“之类的假话,简单而直接地抛出了自己的底牌,且不带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作为一代武学大宗师,他有能力在三招之内刺穿面前这个青年的心口,同时保持剑身干净,不留一滴血。

    刘驽的目光落在了此人修长洁白的手指上,苦笑道:“难道我除了答应之外,还有甚么其他选择么?”

    夔王鼻中哼出一声,“是的,你确实没有甚么其他选择。”

    “但殿下想必也不愿自己的吃相太难看!”刘驽勉强笑了笑。

    “嗯,你在跟我提条件。”夔王反应很快,握住剑柄的手又紧了紧。

    “不是条件,愿望而已。”刘驽朝他摊开双手,表示无意反抗。

    夔王盯着他的眼睛,迟迟不肯说话,良久之后方才吐出两个字,”说吧!“

    “如今大理寺缺个正卿,我想去那里。况且大理寺离大内皇宫不远,殿下若是对我不放心,可以随时过来探察。“一番勾心斗角之后,刘驽终究还是提出了自己的一点要求。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仰头望着布满天空的血霞,感到无比地困倦。

    夔王妩媚地一笑,将玉手从腰间剑柄上拿开,“你早这般直截了当地跟我说多好,省去多少麻烦,咱们之间也不用撕破脸,变得这么难堪。”

    刘驽微微一笑,他明白自己与此人之间迟早要撕破脸,然而这句话却不能说在台面上。

    他朝夔王微微一躬身,“既然如此,不知殿下哪天回长安?”

    “雍州大局已定,明日就回。”夔王不假思索地说道。

    “好,那我在哪里等殿下?”刘驽继续问道。

    “你不用等我,随时可以走。”夔王朝他扬了扬手,从头上拔下一支珠钗,放在手里玩耍,不再看他。

    “殿下就不派个人跟着,以免我半路跑了?”刘驽试探着问道。

    “不用,如果你心里还念着我的义女李菁,就不该耍这些小聪明。”夔王抬起头冲他嫣然一笑,笑容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