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节 一匹劣马
    花流雨吓得花容失色,就在罗金虎准备拔刀的那一刻,她心中的那道防线已经不击而溃。她一只手抓住担架边缘的木条,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口中求道:“刘少侠,千万别动手,有事好商量。”

    “这么说,你是答应教我的人毒功了?”刘驽淡淡地问道。

    “不仅是用毒,所有她愿意学的武功我都愿意教。”花流雨赶忙回道。她的手未能抓稳木条,身子失衡,往后又倒着睡了下去。

    刘驽微微摆手,罗金虎会过意,命令众弟兄抬着花流雨的担架出了屋。

    屋里只剩下他二人。

    “掌门,还有甚么要交待的吗?”罗金虎拱手施礼道。

    “没有了,不过你好像有疑问,但说无妨。”刘驽拉了把椅子坐下,同时示意罗金虎不要客气。

    罗金虎没有坐,而是拧起了眉头,思忖片刻后方才说话,“掌门,刚刚那个花流雨若是不答应你的要求,你会不会真的杀了她?”

    刘驽沉吟片刻,指节在座椅把手上不停地敲打,笑道:“顶多给她点苦头吃,应该不会杀她。“

    罗金虎略微一欠身,“掌门如此说,我就明白了。”

    他转身要往屋外走去,刘驽望着他的离去的身影,绷紧的身体一松,后背塌陷进了椅子里。他长叹了一口气,心中何尝不明白罗金虎的意思。

    在这江湖上,有人要求他心狠手辣,有人却希望他心存善念。一来二去间,令人感触颇深。

    他低垂着头,坐在竹椅里迟迟未动,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发觉客栈老儿小心翼翼地站在一旁,只等他抬起头。

    “官老爷,时候不早了,要么今晚留下来,明天一早再走吧。”老儿出言挽留,两只枯瘦、长满老茧的手拘谨地交叠在一起。

    “不了,老人家,店里可还有马?我想再买上一匹,顺便把上次那匹马的钱一起算上。”刘驽从竹椅中站起身,拍了拍老人的手臂,示意他不必紧张。

    “马厩里还有一匹马,官老爷若是不嫌弃,尽管骑走。另外您之前给的钱财足够小老儿吃喝好几年的了,哪里还敢找您要钱,我这就去给您牵马!”老儿仍是恭敬地向他鞠了一躬。

    刘驽微微一笑,“那就劳烦老人家了。

    他跟着老儿出了屋门,在院中等候。过了不过会儿,老儿从厩中牵了一匹瘦削的黑马出来。他略略瞥了此马一眼,随即明白了老儿不收他钱、又请他别“嫌弃”的原因。

    这匹瘦骨嶙峋的黑马自从出了马厩后,就没有乖乖地走过哪怕一步路。它使劲地用蹄子撑住地面,拼命甩动头上的马辔。

    老儿每拉它往前走出一步都是极其艰险,还时不时地要提防这畜生撩蹄子踢人。

    老儿见刘驽正在望着他,脸色颇为尴尬,“官老爷,这匹马实在顽劣得很,见了谁都不肯服。不仅如此,它嘴巴还挑剔得很,这不吃那不吃的,早晚得送进屠宰场杀了去。”

    那黑马似是听懂了他的抱怨,趁着他说话的当口,使劲一蹄子踹了过来。

    刘驽眼疾手快,一晃身来到老儿跟前,右手一揽,将其护到了自己身后,笑道:“这家伙脾气倒是不小!”

    老儿生气得紧,骂道:“甚么脾气不小,简直是匹劣马、驽马!”

    他跑着要回屋去找棍子,好好教训这畜生一通。

    刘驽一把拦住了他,“老人家,莫要生气!”

    他从怀中掏出一锭金子,塞到老儿的手里,“这是我给你的马费,还请不要嫌少。”

    老儿捧着手中的金子,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官老爷,这么一匹驽马可值不了这么多的钱。”

    刘驽哈哈一笑,“未必,说不定是匹千里马呢!”

    他抓住黑马的缰绳,左脚踏住一只马镫,翻身跃上马背。黑马顿时大怒,仰头长嘶一声,竟人立竖起。

    站在马前的老儿顿时一惊,喊道:“官老爷,小心!”

    刘驽双腿用力,将马腹紧紧夹住,任它跳跃,笑道:“瘦成杆儿了,力气倒不小!”

    黑马腹部受痛,更加不愿臣服,驮着刘驽在院子里蹦跶开来,狂奔乱跳,眨眼间便冲出了院门。

    刘驽急忙勒紧马缰,从疯狂起伏的马背上回过头,向客栈老儿抱拳施了一礼,“老人家,咱们这就别过,有缘再会!”

    客栈老儿笑成了眯缝眼,“官老爷,慢走!”

    刘驽一松马缰,这黑马就如离弦之箭般窜了出去,数息时间已经跑出了十几丈远。

    一路上,这黑马总是与他执拗,他要往东,这马便撂着蹄子往西;他要往西,这马则一个劲儿地往东跑。

    他见状十分无奈,灵机一动,索性反其道而行之,向着相反的方向驱使马匹。

    这黑马初始没领会过来,被他耍了一道,直至跑出了雍州城。

    在跑了几十里地后,黑马突然醒悟过来,明白自己乃是被耍,一生气竟索性撒开蹄子回头就跑,跑的速度竟比来时还要快。

    “嗬,这家伙!”刘驽看得傻了眼,没想到这畜生竟这般叛逆。

    他朝马脖子上挥了数鞭,黑马疼得呼噜一声,回头怒视了他一眼后,竟然跑得愈发快了起来,道旁两侧的景色直是模糊成了一团影。

    刘驽别无他法,他望准了路旁的一棵杨树,从马背上探过身,伸手抓住树身,以期借此止住马匹的疾奔之势。

    只听啪地一声,树干从中断裂。刘驽手握着一根粗树干,直是哭笑不得。

    黑马见状大感得意,竟不再往前跑,原地遛起了弯子来。

    刘驽见此深叹了一口气,枉他在草原上待了数年,自以为深通马的脾性,却从未见过这等不肯听话的马儿来。

    他此刻无事在身,便索性与这马厮耗了起来,任凭黑马往哪儿跑,怎样想方设法地想将他从马背上颠落,总是不肯松开马缰。

    一人一马在雍州城外浪荡了一个多时辰,直至太阳渐渐落山,暮色苍茫。

    这黑马终究身材瘦削,一番狂奔之后后劲不足,脑袋逐渐耷拉了下来。

    刘驽见状哈哈大笑,“你这家伙,到底还是跑不动了。”

    他摸了摸马鬃,“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