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节 两个恶魔
    刘驽心中纳闷,此人刚才这刀并非横削,而是竖劈。他的身前仍挡着一片足以遮身的灌木,又是如何被发现的?

    他暗叹了一口气,打算想法儿与这些贼人周旋,等到身体能够动弹为止,又或者干脆唤醒腰间皮囊中沉睡的怪颅。凭怪颅的能力,想杀死这二十来号人,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喵!”

    就在他拧眉思索时,一只绿眼黑猫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直朝远方奔去。

    那为首贼人见状怒喝一声,“畜生,还逃!”,说着持刀跟着猫追了过去。

    其余十几名贼兵见状也纷纷系上裤子,去包围那只逃跑的黑猫,口中喊道:“抓住这猫,杀了它!”

    “半夜遇猫,小命不保,兄弟们可千万别放它逃了!”那为首贼人不放心,大声叮嘱道。

    所谓的“半夜遇猫,小命不保”,是关西地界上这几年方才流传起来的谣言。刘驽回到中原已有三载,对此略有所闻。

    据说凡是半夜遇见了猫的人,往往都没有好下场,不是暴亡家中,就是无缘无故地跌进河里淹死。

    是以人们若是半夜遇见了猫,往往会追上杀死,以免自己中了这可怕的诅咒。

    这二十多个贼人虽然坏事做尽,但究竟怜惜自己的性命。他们皆是些不愿受拘束的义军逃兵,本就十分害怕本部人马前来追杀,见到这只黑猫后,心中更是不由地犯了嘀咕,也不管那传说中的迷信灵不灵,反正一定要追上那黑猫杀死。

    黑猫十分灵动,一转眼的功夫跑出了很远。那些贼人见状纷纷上马,紧追黑猫而去,如临大敌一般。

    刘驽见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即便如此,他心中仍留有一丝不安。他怎么看都觉得,刚才那只逃走的黑猫,和丁铁曾经用来监视自己的那只黑猫长得何其相似。

    丁铁曾经说过,只要有这只猫在场,那么自己便永远无法被偷袭,显然已是将这只黑猫当作了自己的眼睛。

    总得来说,刚才那伙贼人固然万恶不赦,见财起意,连无辜的客栈老夫妻也杀,但无意间赶跑了这只丁铁用来监视他的黑猫,于他而言总算是一件好事。

    卧倒在他身旁的飞龙见贼人离开,大感轻松,冲着他脸上喷了口气。

    他身体麻痹,只得报以一笑,继而合上双眼,凝神静思,想要找出一个摆脱被炁控制的法门。

    他右手食指端部的那缕无形流质越转越快,在夜色中模糊得几不可见。若非亲身经历,他绝不肯相信,便是这团小东西将自己钳制得动弹不得。

    他体内的真气在急速流逝,气海中空空如也,将近枯竭的境地。

    体内残存的几缕真气若同游丝般从丹田升起,径直往他的右手食指尖上游去。

    他十分清楚,体内真气若尽,自己势必生机耗尽而死,这副躯壳恐怕从此成了炁的傀儡。

    他没想到,原先给予厚望的玄微指法,此时此刻竟成了他的催命符!

    生死关头,他脑海中冒出一个极其冒险的念头。

    早年在草原上时,他曾与普真和尚有过一段谈武论道的经历,并向这位老僧口中讨教过一些改变真气性质的法门。

    老僧曾说,真气好比沧浪之水,既可化形为气,又可凝结成冰,是以虽是一滴水,亦可坚硬若钢,伤人于无形之中。

    想到这,他急忙以老僧所授法门催动体内真气,那几缕已经游至右臂上的真气很快开始凝结,固化。

    他直感右臂火辣辣地一阵疼痛,心中明白这是真气阻滞带来的后果。此法十分危险,若是右臂上的真气凝结固化持续太久,势必导致右臂血液阻滞、无法循环,那么这条右臂很快便会失去知觉,进而坏死。

    他一咬牙,鼓动空荡荡的丹田,右臂处固化的几缕真气如坚硬的铁梭一般,往丹田中倒吸了回去,所过之处血肉破损,虽无外伤,但内损极重。

    约莫过了几息功夫,他直感丹田中一阵剧痛,明白这几缕真气已被召回,自己这条命总算捡了回来。

    他一不做二不休,儿时那股拼命的精神似乎又回了来。他继续催动这门自己并不知晓名为“滴水功”的神奇内功,右手食指端部那些被炁吸出体外的真气迅速凝结。

    指尖上那团急速旋转的流质受到阻滞,越转越慢,到后来只能绕着指尖缓慢游动,宛若一条奋力游动的透明小鱼。

    他鼓动丹田,指尖上凝结的真气渐渐渗回指尖,在自己体内的血肉骨骼中开拓出一条条血道,直奔丹田而去,随之而来的是骨骼损毁、血管刺破和肌肉断裂的可怕声音。

    “哇!”他受伤极重,忍不住张开嘴,鲜血狂喷。

    与他曾经遭受的筋脉寸断相比,这次受伤尤重。筋脉寸断后,好歹还能做一个普通人。但眼下他骨骼、血管和肌肉尽毁,即便能侥幸活下去,恐怕连做一个普通人也是奢想。

    一场生死劫难来得如此突然,令他无丝毫防备。他一时间万念俱毁,甚么生平大志,甚么统一武林,到底都是镜花水月、黄粱一梦而已。

    晚风吹来,旷野上的草木发出沙沙声,他黑发四散,满腹雄心壮志紧随这阵晚风而去。

    他扑通一声,往后仰倒在地。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回归丹田后的真气,在他的腹部凝结成团,坚硬,难以撼动,如同一整块冰晶般。

    那缕透明无质的炁依旧在他的食指尖上游动,似是阎罗无常在催动命符,将三魂六魄从他的躯壳中丝丝抽离。

    他眼白一翻,不禁昏厥了过去,做起一个昏沉梦。

    梦里他依旧站在浩荡无际的血海中,血海中央空空荡荡,那团朦胧的炁升至半空,与血海相隔遥远,天各一方。

    血海在失去炁的制约后,开始如沸水般咆哮起来,他发觉自己又一次化身万灵大蛇,翱翔九天,对着天空中的那团炁拼命咆哮。

    一阵声嘶力竭的嘶喊之后,他惊醒了过来,发现双臂双手开始隐隐发红。若是他能够看见,会发现自己的脸庞乃至被衣服遮盖的遍体肌肤皆是如此。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透出肌肤表面的朦胧血色逐渐清晰成形,呈现出蛇鳞状的纹理,与他在袁岚墓中见过的万灵大蛇无异。

    柔若无质的炁依旧在他的食指尖上游动,而那些被他吸入体内的万灵大蛇精华,在长时间失去炁的制约之后,终于毫无顾忌地爆发了出来,开始逐步侵占他的身体。

    他惊恐地意识到,自己的体内同时存在有两个不同的恶魔,一个是炁,一个是万灵大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