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节 大蛇之力
    刘驽从未见过这等蛮横无理之人,淡然道:“既然如此,还请阁下出招。”

    飞龙显然听懂了他的话,知道马上又要打架,赶紧一溜烟小跑,躲到旁边观看。

    刘驽见状不禁莞尔,心想此马如此胆小狡猾,与其叫飞龙,不如叫飞虫更贴切些。

    丁铁揉了揉胸口,笑道:“虽然还有点疼,但已无大碍,杀你应该是足够了。”

    他毫不犹豫,并未因面前此人曾救过自己一命而表现出手下留情的意思。

    他窜步上前,侧身一脚飞出,真气贴着脚尖爆发,气劲直袭刘驽的小腹。

    刘驽左手一撩,化去丁铁脚上劲道,抓住其脚腕顺势一带,将其掷至半空。他紧跟着一跃而起,从丁铁身后一掌拍出,真气如潮而来。

    丁铁也不回头,背后好似长了一双眼睛般,身形一侧,竟借着气浪往旁飘了出去,轻松自在。

    他落地后稍稍整理下略微凌乱的衣衫,皱眉道:“只可惜我的兵器没有带在身边,否则不会这么麻烦,你早该死……“

    他话音未落,刘驽已是紧追而上。刘驽并不打算给他喘息的时机,使出掌肘合击的招数,掌击肘回,肘击掌回,攻势连绵不歇,气浪如怒海般翻滚不息,一浪越过一浪,一浪更胜一浪。此招正是叠浪神掌中的一式“怒海连涛”。

    丁铁被逼得步步倒退,全然没有还手之力。他没想到只是说句话的功夫,便已被对方抢得先机,早知如此,自己该率先反击才对。

    刘驽趁势追击,他腾空跃起,飞腿踹向丁铁的胸口。丁铁猝不及防,急忙侧身往旁闪开。刘驽料敌于先,不待此人落地,双掌便已从左右方位向其合围而来。一时间气浪汹涌,涛声震天。他打算一气呵成,将此人扼杀在这片怒海狂潮之中。

    丁铁大惊失色,脸上早已没了先前的倨傲。他双脚点地,身形往后倒射而出,竟趁着刘驽双掌尚未合拢之际,从翻滚的巨浪中安然跃出,站在一旁大口喘着粗气。

    刘驽见此暗感惊讶,心道:“此人竟然能在间不容发之际,将周围形势观察得如此清楚,连背后方位也未落下,并找到最合适的破绽突围,莫非他是奇才?又或者那只黑猫正藏在暗处给他帮忙?”

    他神色不动,悄悄用眼角的余光看向四周,并没有发觉那只黑猫的踪影,估计乃是藏得十分之深,心道:“这人有此等奇物助阵,想要打赢他果真是困难之极!”

    丁铁自从跳至一边后,便一直大口喘着粗气,毫无矜持气度。

    他瞪着刘驽,眼露顾忌之意,道:“没想到仅是一天的功夫,你的武功又有了涨进!”

    他已然将刘驽突飞猛进的武功归结于其体内寄宿的炁,心道:“莫非他的这团炁与众不同,竟有如此神效?”

    他舔了舔嘴唇,内心更加坚定了将这团炁占为己有的决心。

    刘驽听了他的话后,心中微微一动,他起初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武功有甚么明显变化,直至与丁铁过招时方才发现,自己出招比先前更加得心应手。

    自从几个时辰前他用玄微指法将盘根在新穴处的炁逼出体外后,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似乎获得了大幅度增长。虽然这股力量稍后又为炁所制衡,但给他造成的影响却已不可抹去。

    他这具由万灵大蛇之力修复过躯体,看上去肌肉饱满,骨骼强健,虽经过刚才的一番激战,但几无疲劳之意。

    他每一次出招时,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嗜血之意,内心深处极度渴望如万灵大蛇那般发出一声震天的嘶吼,

    他心情激动,热血沸腾,想要将这场你死我活的厮杀继续下去。此时此刻,若是他能够看见自己的身体,便会发现淡红色的鳞纹已渐渐出现在自己胸口,并缓缓往全身蔓延开来。

    丁铁双臂微张,拳头上冒着丝丝真气。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刘驽,自始至终都在注意此人的一举一动。

    他的脸色变得很奇怪,“刘驽,你是不是疯了,你现在看起来像是野兽,不像是一个人!”

    他觉出局势对自己不利,心生一计,嘴上吹起口哨,“呜……呜呜……呜!”

    哨声悠长,节奏古怪。

    他企图通过口哨声调动刘驽体内的炁,再趁机将其一举击杀。

    刘驽对此不屑一顾,暴涨的万灵大蛇之力似乎抑制住了他体内炁的骚动,他小腹处虽有微微痛感,但不足以影响大局。

    他听着对方吹出的口哨声,只觉十分聒噪,心中一阵不耐烦,脚步向前迈出,朝丁铁紧逼过来,“阁下就别耍你的小心思了,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只有一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他猱身直上,双掌齐出,巨浪平地而起。掌风所过之处,土石横飞,草木尽折。

    自他学会叠浪神掌以来,虽然曾数次用它战胜强敌,但从未有哪一次如现在这般疯狂恣意过!

    他心中大感畅快,不知不觉间一缕淡红色的鳞纹沿着他右颊剑痕显现,可怖至极!

    丁铁自知在劫难逃,眼中厉色一现。他怒喝一声,脸上青筋毕露,嘴里一口鲜血喷出。这是一种利用炁调动体内潜力的秘法,代价是对身体存在损伤,是一种以命换命的打法,若非不得已,决不会轻易使出。

    丁铁双拳平出,迎向刘驽的双掌,手背上密布的真气发出滋滋响声。拳掌交接之际,两股巨力砰然碰撞,由此迸发出的强劲力道好似不受驾驭的野兽,迅速向四周扩散而去,将地上二十多具贼人尸体尽数撕碎,唯见漫天血雨。

    两人傲立于血雨之中,如临渊之岳,看似平淡无奇,其实凶险异常。两人皆已使出所有能耐,胜负只在一线之间。任谁先露出一个破绽,那便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再无挽回的可能。

    时间缓缓流逝,带有淡淡血腥味的晚风从两人面孔上拂过。两人紧盯着对方,静待最合适的出招时机,将对方一招击杀。

    漫长的对峙中,刘驽热血沸腾的头脑逐渐恢复了冷静。他脸上的鳞纹慢慢淡去,清醒地意识到,对方的武功并不弱于自己,再这样打下去或许真的只能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他紧盯着丁铁的脸庞,在思索合适的破敌法门。

    “不如我们改日再比比?”丁铁率先提出了和议,他嘴角轻翘,嘴角的一缕血痕煞是惹眼,“当然,如果你执意要打,那我们两人都会死在这里,谁也得不了好处。”

    他闭口不再提自己没有随身携带兵器的事儿,生恐对方因此改变主意、不肯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