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节 掌握平衡
    他清晰地感受到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在苏醒,浑身骨骼吱吱格格地发响,肌肉一寸一寸地鼓起,青筋高高突起在肌肤之上,宛如连绵不断的青色山峦。

    他喉头一阵燥热,有种想走出这屋子、半夜杀人的冲动。些微疯狂之后,他的意识随即清醒,心中一凛,忙使起玄微指法。

    在他右手食指端游动的炁,缓缓缩回体内,而那些显露在他肌肤、面庞上的黑色鳞纹随即转紫,继而淡去,只剩下浅红色的一抹。

    他心中杀机大减,不禁重重地喘了口气。然而,直至所有的炁都回到了气海中,他体表的鳞纹仍没有褪尽。

    望着手背上粉红色的印痕,他很快意识到体内的万灵大蛇大力已经超出了炁的控制。他身上淡红色的鳞纹再次变深,逐渐转紫,心中杀意又起。

    眼看自己的躯体在逐渐被侵占,他心中生出一个十分冒险的想法。他鼓动丹田,气海中真气磅礴而起,围绕着寄宿于新穴处的炁急速旋转。

    他要用自己的真气去滋养这团炁,使得它快速强盛起来,使得它足以压制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他体表的鳞纹逐渐变浅,并最终褪去,从肌肤表面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惊奇地发现,尽管自己耗去了不少真气,但丹田中依然真气磅礴兴盛。

    如此看来,体内苏醒的万灵大蛇之力在强壮了他的骨骼的同时,使得他的内功也有所提高。

    好景不长,他很快感到腹间新穴处一阵剧痛,身体逐渐麻木,强大起来的炁开始在他体内作祟。

    他皱起了眉头,深知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深不可解的迷局之中。局中只有两枚棋子,万灵大蛇之力和炁,任何一方过于兴盛都会导致他的躯体被夺去。

    他需要在这两者之间维持微妙的平衡,如同武者在刀锋上起舞,惊险万分。

    即便如此,他仍然看见了希望,那便是利用苏醒的万灵大蛇之力来提升自身的实力和真气,接着再用部分新得的真气去喂养炁,使得它可以抑制住万灵大蛇之力的侵占。但过于强势的炁同样会反噬他的身体,这个时候他需要进一步增强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

    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死循环,就像一个病入膏肓之人踏着钢丝战战兢兢地向崖边走去,即便他踩钢丝的技能有所提高,并且有可能走下钢丝,踏上山坡的土地,但是体内的病魔仍然有一天会夺去他的生命,让他的一切努力都变得没有意义。

    他眼下只盼望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和炁能互相争斗得更久些,使得自己从中渔翁得利,多赢得几年时光,振兴掌剑门,一统武林,恢复这天下的太平。

    想做到这一点,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一切皆在于“平衡”二字。

    他需要在此消彼长之间维持体内万灵大蛇之力和炁的平衡,不能让其中某一方彻底压过另一方。

    想到这里,他深叹了一口气,闭上双眼,在这寂静无声的长夜里细心聆听体内两股不同的声音,感受它们的动向和需要,并不时施展玄微指法,援助其中一方,抑制另外一方。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到了黎明之际。他从榻上站起身,感觉虽是练了一夜的功,自己却精神饱满。体内不断苏醒的万灵大蛇之力,滋养了他的躯体,增进了他的实力。但由于炁的抑制,他的体表并未显现出一丝一毫的鳞纹来。

    他走进主厅,见扫地的仆役和众隐卫都睡得深沉,尚未起床,便笑着踏出门槛,走进院里。飞龙已经在院子的角落里无聊地打发了一天一夜时间,中间有几个仆役过来喂草,均被它用蹄子踢跑。

    它此刻腹中叽里咕噜地一阵响,看见刘驽过来心里不禁大喜过望,张开嘴不禁想长嘶一声。

    刘驽一晃身来到它的跟前,捂住了它的嘴巴,凑到它耳边笑道:“别叫,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一人一马冲出院门,沿着隐村的青石道路往隐山上飞奔而去,走至半途,屋宇渐渐稀少,满眼皆是生长得过于繁盛的树林,浓密的树叶将初升的太阳光线遮得干干净净,气氛阴郁。

    他见此心道:”此山阴森诡秘,难怪会被唤作‘隐山’,想必大内隐卫这个名字也是来自于依附在山脚下的隐村。“

    他性格豁朗,不喜此处的潮湿阴暗,于是策马径直往山顶上奔去。待上至半山腰,树木逐渐稀少,倒是草地更多一些。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他的脸上、身上,令他倍感舒畅。

    遗憾的是随着一人一马越爬越高,他脚下的道路逐渐窄小,到最后再难得见可供拾级而上的石阶,如此看来,平日里愿意上山的人并不多。

    好在飞龙脚力颇强,此马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踏着崎岖的山路气喘吁吁地往山顶飞奔,约莫过了半柱香的功夫,一人一马已是立于隐山之巅,将人口达百万户之多的长安城尽收眼底。

    他心情大好,翻身跃下马,冲着天上白云大声呼喝,想要将这些天压在心头的阴霾驱除干净。

    飞龙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不禁往后退出几步。它同样心情大好,但表达的方式却不是嘶叫,而是吃草。

    此处山顶人迹难至,地上嫩草随处皆是,大合它的胃口。它不再管刘驽,径自遛至一边,大口大口地填饱自己饥肠辘辘的肠胃。

    刘驽望着眼前初升的朝阳,心中浩然之气陡生。他正要快活地舒展一下手臂,远处长安城外的一缕缕的阴影落入了他的眼中,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

    若是他所料不错,黄巢大军已是在城外集结,来者之快远超他的想象。

    大军未至,粮草先行,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他想不到那些人是如何越过张德芳驻守的雍州迭山关,将足够的备战粮草送到长安城外的?

    但此事奇怪却又颇合情理,黄巢军中像尚让这样的人才辈出,又岂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张德芳可以匹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