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节 骑马上殿
    “有刺客!”

    “来人哪,快来护驾!”

    就在群臣绞尽脑汁想着该怎样恭维夔王时,门外传来宫廷侍卫们惊慌失措的喊声。群臣顿时大惊,纷纷伸头往殿外望去,只见一人一骑直入午门,向含元殿的方向疾驰而来,所过之处官兵侍卫望风而逃,不能力敌。

    田令孜原本懒洋洋地斜靠在椅上,见此情形腾地跳了起来,急喊道:“来人,快护驾,带着皇上下去避一避!”

    与此同时,数百铁甲侍卫从宫中各处支援而来,齐齐拔出刀剑,将含元殿的大门堵得密不透风,只等那个骑马的来自投罗网。

    怎料来人不躲不避,在距离众铁甲守卫尚有数丈时,呼地双掌挥出,真气澎湃而起,好似滔天巨浪。数重巨浪接连而至,将阻拦在含元殿门口的铁甲守卫尽皆崩飞。

    那人马不停蹄,在一片惨叫声中快马加鞭,直入含元殿中,望见几个小太监正搀着皇帝往屏风后逃去,双手箕张,殿中顿时气流倒卷。皇帝和几个小太监还未走出几步,便被倒吸了回来,扑通摔倒在地,疼得龇牙咧嘴。

    大太监田令孜和新任宰相孙钰皆是识出了来人,直吓得面无人色。孙钰眼睛咕噜噜一阵转,盘算着该怎样尽快逃离此地,去向夔王通风报信。

    田令孜显然是个草包,脸色惨白,跌坐在座椅上,惊道:”刘驽,是你!“

    刘驽没有理他二人,而是骑着飞龙踏上大殿的台阶,径直来到正在地上呻吟的皇帝面前,问道:”你是……?“

    ”朕是皇帝!你是何人,敢如此大胆,骑马擅闯含元殿?“地上穿着龙袍的青年昂首道,为此人的有眼不识泰山感到愤怒。

    刘驽听了他的话后竟松了口气,“原来如此,你和一个人长得很像,简直一模一样。”

    “什么人?”皇帝一阵紧张,额头上渗出大粒的汗珠,任凭孙钰怎么在旁使劲做着眼色,始终无法恢复帝王该有的风度。

    他尝试着从地上爬起,可四肢忍不住发抖,爬了好几次,跌倒好几次,到最后仍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地仰头望着马上的刘驽。

    刘驽没有直接回答皇帝的话,冷道:“你心里最清楚!”

    皇帝身子一颤,又问道:“那你又是谁?”

    刘驽微微一笑,“我是陛下新任命的大理寺正卿,刘驽!”

    “你是朕的臣子?”皇帝大大地松了口气,从地上爬起身来,端起了帝王的架子,昂首道:”那你还不下马跪下!“

    刘驽没有搭理此人的摆显,径直道:”陛下的圣旨上并未允我带着属下一同前往大理寺,所以我再来找殿下讨要一道圣旨。“

    皇帝听后全然没有主意,一阵小跑来到田令孜的身边,俯下身子,小声问道:“田公公,我该怎么办,要不要给他写这么一道圣旨?”

    田令孜好不容易从惊慌中恢复了过来,眼珠一转,已是有了主意,“当然要写,尽量慢慢地写,以拖待变!”

    皇帝冲他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田公公,真乃诸葛再世!”

    他随即坐上龙椅,命几名小太监搬来一张雕螭沉香木案,磨墨铺纸,宰相孙钰跪在地上一路匍匐,来到案前俯下身,静等圣上口吐金言。

    刘驽拨转马首,策马走到皇帝身边,从马背上俯视其一举一动。

    皇帝不敢擅作主张,开始口述圣旨,每一句都琢磨四五遍方才拟定。孙钰听后不紧不慢地逐字写下,一笔一画,认真不苟,不带丝毫潦草。

    与此同时,含元殿外的兵士越聚越多,将大门围得水泄不通。数十张强弩从殿外向屋内瞄准,皆是指向了刘驽所在的方位,只等圣上一声令下,便将此人射成马蜂窝。

    皇帝见状大感兴奋,恨不得马上就下令,将这骑马擅闯入殿的狂妄之徒斩杀。田令孜和孙钰二人皆是深知刘驽武功的厉害,悄悄用眼神向皇帝示意,告诉其千万不可轻举妄动。

    刘驽见周围情形尽皆落入眼中,他微微一笑,自己与皇帝近在咫尺,只需一掌便可将其毙命,是以并不担心此人半途变卦。

    孙钰脸上阴阴一笑,似是有了主意,他将圣旨写了一半,突然抬起头来,向刘驽道:”刘大人,这大唐朝堂之向来端庄肃穆,数百年来连剑履上殿者也不多见。你竟然骑着马闯入殿中,十分不合体统,有损圣上天威,不如赶紧下马得好!“

    他心里打着小算盘,只要这个刘驽肯答应下马,那其单凭步战绝难逃脱殿外数千兵马的包围圈。

    刘驽望着他脸色一沉,”孙钰,你我的事情还没有完,你又要耍甚么花招吗?“

    他并没有忘记,正是因为这个孙钰前些日顺水推舟地给自己设套,自己才会误入雍州,落进夔王设好的陷阱中。若他所猜不错,此人之所以能够升任宰相,估计与此中发挥的作用大有关联。

    ”你……你……“孙钰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一半因为害怕,一半因为愤怒。

    他赶紧低下头,继续写字,不敢再看刘驽哪怕一眼。

    台阶上,除去这位当朝宰相之外,皇帝仍在绞尽脑汁地想词儿,田令孜则在一旁不停地支招,一份简单的圣旨迟迟草拟不出来。

    台阶下,群臣开始议论纷纷,人声渐起。

    刘驽骑着马绕着台阶上的皇帝、太监和宰相三人绕了开来,马蹄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百官见状吓得连忙噤声,殿中复又悄然一片。

    刘驽望了眼殿外重重包围的甲兵,向仍在磨磨蹭蹭的三人问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完?“

    “有完,有完!”皇帝连忙如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又悄悄给宰相孙钰使了个眼色。

    孙钰在金纸上一阵龙飞凤舞,最后落笔写下“钦此”二字。他吹了吹纸上未干的墨,小心翼翼地走到刘驽马前,恭恭敬敬地呈上,“还请刘大人过目!”

    在他身后,皇帝正和大太监田令孜悄悄打着手语。

    皇帝问道:“朕的叔父怎么还不来救驾?”

    田令孜回道:“陛下稍安勿躁,只要夔王驾到,此人立马授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