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五节 信国郡主
    夔王咬了咬牙,满脸警惕之意,“刘驽,你看起来老实,其实是一只狐狸,再狡猾不过!”

    刘驽脸上依旧保持淡淡的笑容,“狡猾的人从来不动声色,不应该是我,而是殿下您。虽然田令孜早已派人来向你求援,可你却迟迟不到,想来你胸中大概早有成竹。”

    夔王嘴角一勾,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是的,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杀他,所以何必要去。”

    刘驽略略点头,道:“殿下所料得不错,我确实一个人也没有杀。”

    夔王眼珠一转,将话题转向他处,“田令孜派出去的那三十个怀揣圣旨的隐卫,我都给截下了。”

    “哦,为何?”刘驽语气平淡,似乎并不感到惊讶。

    “因为圣旨写得太粗糙,有的事情并没有提及。谢攸之已经抄家灭族,追封给他的信国公又何来的‘世袭罔替’?所以我删去了这一条,将其改成‘册封其女谢暮烟为信国郡主’。”

    “谢暮烟是谁?”刘驽颇感讶异,对于这位已故宰相的后嗣,他只知道谢安娘一人。

    夔王淡淡一笑,“谢暮烟,乳名安娘,昔日在契丹草原上潜伏时又名柳哥。你叫了人家好几年乳名,竟然毫不知情。”

    “她从没有跟我说过,我也不想问。”刘驽故作轻松地说道。

    他深深地明白,在这条名叫李滋的毒蛇面前,自己流露出的每一丝情感都有可能成为致命的罩门。

    不在乎,或许是他能对谢安娘做出的的最大保护。

    夔王忍不住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暮烟起,百姓安居,户户有炊米’,这是谢攸之平生为官的宿愿,最后用来给爱女取了名字。你居然不知道,实在是太可惜了。”

    “暮烟起,百姓安居,户户有炊米。”刘驽听后不禁跟着轻吟了一声,叹道:“但愿谢大人的在天之灵能看到那一天!”

    “只要你肯将袁岚遗书交给我,让我能够打败王道之,那么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夔王望着他,眼神异样。

    “袁岚遗书已被我藏到了隐秘处,殿下若想一睹其风采只能看运气了,你总不至于现在就威胁杀了我,让我非得交出不可吧!“刘驽冷冷地看了此人一眼。

    他轻轻拍了拍马背,作势要离开,”我这就奉殿下的意思,去大理寺上任,还望殿下能够放行。“

    夔王冷哼一声,”这是你自己的主意,可不是我的意思。大理寺正卿主官刑审,并无兵权,这一点你可要想好了。“

    “只要殿下肯给我兵马,我又何必在乎是甚么名头。”刘驽沉声道。

    “不,你是别有所图!”夔王伸出葱葱玉指,指着刘驽的鼻尖,阴恻恻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甚么!”

    刘驽没有争辩,说谎并非他的本性,他表现得颇为坦白,“殿下若是认为我有问题,那就派人来查我,总好过在这里无意义地问东问西。”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夔王俊朗的脸上因为生气而泛起一抹红晕,他又补充了一句,“至少今天不想再见到你!”

    “好,你不要为难李菁,否则你我之间不会好看。”刘驽留下最后一句话,颇具威胁之意。

    他拍了拍飞龙的脖颈,飞龙撒开蹄子,往午门外狂奔而去,所过之处,黄尘弥漫。

    夔王望着刘驽远去的身影,定定地站在原地,迟迟不肯挪步,眼神冷冽,许久后吐出一句,“你即便当了大理寺卿又有甚么用,狄辛必死!”

    他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已给那个在大理寺监牢中度过数载的狄姓青年判下了死刑。

    若是他没有猜错,杀手应该已经赶赴大理寺监牢,并赶在刘驽上任之前杀掉狄辛。刘驽顶多只能见到一具冰凉尸体,徒增伤感而已,没有多大意义。

    他不由地发出一声叹息,拈指唱道:“昔日汉高祖提剑斩白蛇,垓下楚歌,乌江血水,功成之日万骨俱枯……”

    未过多久,一名紫衣太监带着数名青衣太监急匆匆地向他走来,在距离他尚有数步时扑通一声跪下,“启禀殿下,田公公似是受了重伤,皇上把他送到了华清池,这就等着您回去救治呢。”

    夔王眉头一皱,“他又惹了甚么麻烦?”

    紫衣太监又是一磕头,“田公公说,那个刘大人在他体内输入了一股怪异的真气,搅得他肚子里肝肠寸断,一刻也不得安生,这就求殿下您大发慈悲,救他一救。”

    夔王见紫衣太监满头是汗,微微一笑,伸手抓住了其胳膊,将其从地上扶起,深情地说道:“德顺,你也是跟了我许久的老人了,有些话不能人云亦云。田令孜说让我救他,难道我就必须要救他?”

    这个名叫德顺的紫衣太监受宠若惊,连忙笔直地站好,恭恭敬敬地回道:“殿下所言甚是,田公公即便再尊贵,那也比不上殿下您啊。殿下您想让他活,他就活,不想让他活,那就由他受罪去罢!”

    “走,带我去看看他吧。”夔王甩了甩袖子,迈步欲走。

    太监德顺听后愣在了原地,听夔王这意思,竟是又要救田令孜,俗话说君心难测,果然是常理无法度量!

    他赶忙带着几名青衣太监在前面带路,一行人骑上马,西出皇宫,很快到了华清池门外。

    数百名侍卫见夔王驾到,连忙将正门打开,吹起长号,握起明晃晃的长戈,排成两行站在路边。

    夔王领着太监德顺等人,目不斜视,骑马径直入了园子,未过多久来到了一座偏殿。

    偏殿中,众人已是挤得满满当当,将躺在床上呻吟的田令孜围在中央。

    他们见夔王驾到,连忙转身跪倒在地,黑压压的一片,齐喊道:“夔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帝拘谨地站在一旁,脸上忽红忽白,紧张地搓着手,”皇叔,咱们可是好久没见了!“

    夔王没有理他,径直从他身边走过,沿着众人让开的道路来到田令孜跟前,伸手抓住其脉门,闭目探察。

    一旁的众人见状连忙噤声,没人胆敢言语。

    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向田令孜问道:“这就是刘驽给你种下的真气?”

    “是……是的,殿下千万……救救我!”田令孜神情痛苦。

    他紧捂着腹部,弓着腰躺在床上,活像一只虾米。

    夔王点了点头,“嗯,手法不错!”

    他朝身后众人扬了扬手,“都出去吧!”

    众人一听哪里还敢逗留,纷纷退出了偏殿。

    皇帝独自一人,仍然站在墙边发愣,“皇叔,我也要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