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节 扶桑刀法
    刘驽这才看清,从暗处出现并救下打饭牢头的人正是东瀛人上泉信渊。

    此人身后并无他人跟随,当然也不包括突然失踪的狄辛。

    上泉信渊双目微闭,右手背上是一道数寸长的血口。他右手摩挲着腰间刀柄,冲那打饭牢头道:“隋堂主,出招吧!”

    原来这个打饭牢头姓隋,乃是米斗会埋伏在大理寺监牢里的一名暗角,真实身份是弱水堂堂主。

    隋姓堂主望上去镇定自若,实则手心已经开始沁出冷汗。

    他的目光落在了上泉信渊手背处的伤口上,“上泉先生,你我刚刚已经分出胜负,又何必再打?若非隋某手下留情,这道伤口便应该留在你的脖子上,而非只是伤了手背而已。”

    上泉信渊听后竟未动气,他整个人的心思都沉浸在自己的剑道之中,除此之外,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的刀是杀人的刀,不伤你,那便只能伤己。你若是不信,你我不妨再比一番。”

    打饭牢头当然不肯答应比试,他心中犹然抱着侥幸逃脱的想法,话却开始拣软的说,“上泉先生,你先前输给我之后分明已经答应,做我米斗会风雷堂的堂主,每月俸禄千两,更有美女无数。此刻你应该与我同仇敌忾对敌才是,为何突然变卦,竟要伙同别人一起对付我?”

    上泉信渊面色不动,脸孔平静得如木刻一般,淡淡地回道:”答应你,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

    他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刘驽,“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我要在他面前展示我新成的刀法!”

    他刻意保持呼吸均匀,避免被周遭动静扰乱了心神。

    他左手紧握刀鞘,右手按住剑柄,“隋堂主,来吧?”

    隋姓堂主仍在找脱困的时机,见眼下自己处境不妙,他首先想的乃是活命,怎肯与上泉信渊以死相搏。

    他指了指一旁的刘驽,对上泉信渊道:“上泉先生,你若是要展示剑法,那想必是要与我单打独斗。可是这个刘驽跟我是死对头,他肯定会趁着你和我决斗之际偷袭我。”

    上泉信渊听后微微摇头,”不,他不会。“

    刘驽退至一边,准备旁观两人对决,道:“是的,我不会。”

    隋姓堂主听后一愣,犹然不肯放弃说辞,决定继续挑拨两人,对上泉信渊道:“你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他又曾数度折辱于你,将你的刀打落在地,只差在你的脸上再扇几个耳光,这样的人你怎么能相信他?”

    上泉信渊听后不为所动,“跟他决斗是我自己的选择,即便是输了我也肯认。他是个君子,从未在武功之外折辱我,这一点恐怕你说错了。”

    他紧握刀柄的右手又紧了紧,道:“来吧,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

    隋姓堂主见这个东瀛人死活说不动,心知自己只剩拼命一途。他突然神情变得紧张,极为惊恐,指着上泉信渊的身后喊道“你看,他们也来了,这么多人,咱们可怎么比?”

    他企图骗上泉信渊挪开视线,话音未落,双手便已从袖中探出,一对晶莹闪亮的分水刺出现在他的手中。这兵器小巧玲珑,便于藏匿,实在适合他这种做眼线的人带在身上。

    分水刺虽短,但一寸短一寸险。眼下他距离上泉信渊不过两步他自信能够赶在上泉信渊拔刀之前,用手里的分水刺戳穿其脖颈,绝不会拖拖拉拉。

    只是他手中双刺甫动,上泉信渊的刀便已出鞘,快得几乎不见踪影,如一阵清风从这位隋姓堂主脸上划过。

    隋姓堂主直感好似清风拂面般,温柔非常,便连自己的心肠也变得软和起来。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双刺,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上泉信渊,“为甚么不杀我?”

    上泉信渊闭眼不答。

    隋姓堂主复又望向一旁的刘驽,“刘驽,你也不能杀我。我手里还掌握着你想要的重大秘密,你如果杀了我,那便甚么都得不到。”

    刘驽深叹了一口气,望向此人的目光中满是怜悯,“你所说的秘密我已经知道,早知如今,又何必当初呢?“

    “早知如今,何必当……?“隋姓堂主有些疑惑,然而话还未说完,声音便哽咽起来,接着意识模糊,眼前一黑。

    他的身躯从头至脚突然一分为二,干脆利落得如同被劈开的柴火。

    上泉信渊持刀一震,将黏附于刀身的鲜血尽数抖落。他不无得意地问道:“刘大侠,你觉得这半个月来我的刀法可有进步?”

    刘驽望着满地血污,不禁皱了皱眉,“有进步,而且很大。”

    上泉信渊嘴角微斜,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但一天不赢过你,我一天食不甘味。”

    刘驽微微一笑,“武功胜过我的人很多,比如说……”

    “我知道,比如说大内夔王!”上泉信渊不等他说完便抢着说道,“只有赢过你,我才能赢他。”

    刘驽笑着点头,“好,我就等着那一天。“

    他转而问道:”你可见过狄辛,他在哪里?”、

    不等上泉信渊回话,一个声音突然从暗处传来,“我在这里。”

    一个袍衫褴褛、脸色惨白的青年人缓缓从暗处走出,观其蹒跚的步态,应是不久前刚经过一次拷打。

    刘驽认出此人正是狄辛,笑道:“朋友能从夔王的魔爪下活下来,委实不容易。”

    狄辛笑道:“那得多亏上泉先生救了我,不仅救了我,还将我藏了起来。”

    刘驽听后颇为讶异,向上泉信渊问道:“阁下竟然也会救人?”

    上泉信渊面不改色,“此地甚是寂寥,总得多个说话的人才好。”

    狄辛听后笑道:“毕竟我能讲些中土风土人情给你听,其他人即便想说,怕也是难以说的好。”

    刘驽见状颇为讶异,只听两人之间的对话,熟悉得好似朋友一般。他并未作声,任由两人聊了下去。

    上泉信渊微微点头,“不错,阁下知识广博,非我能及。”

    狄辛颓然叹了口气,望着地上的隋姓堂主尸体,“上泉先生把这打饭牢头杀了,那今天中午的米粥由谁来送?”

    敢情与生死比起来,他更念念不忘的竟是那碗可照见人影的稀粥。

    上泉信渊听后回道:“不会的,若是他们不来送饭,那我便杀出去,反正要把米粥给你带回来。”

    狄辛听后略一施礼,“那敢情麻烦上泉先生了。”

    敢情只要能每天喝上那碗稀粥,他竟是连死人也不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