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节 逢雨化蛟
    夔王脸色铁青,朝众太监宫女吼道:“还不快去找辆马车来,将人速速带离这里!”

    众太监宫女哪里还敢怠慢,他们明白在场够资格称得上“人”的,除去夔王殿下外,便只有老爷田令孜了。

    为了运“人”,除去部分人仍留在火场内扑火之外,另一些人皆是分头去长安街头寻找马车。

    虽然形势混乱,但马车总要找辆好的,否则夔王怪罪下来,那可是要人头落地的大事。

    夔王摸了摸田令孜苍老而凄苦的面孔,微微叹了口气。他将手搭在其经脉上,闭目详诊,只觉其脉象平和,毫无中毒的症状。

    片刻后,他睁眼对狄辛道:“侄儿,你好手段啊,竟然敢骗我,你既然对令孜下了毒,那你的毒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狄辛微微一惊,脸上仍镇静如常,“我用的乃是无色无味的毒药,已尽数喂田令孜服下,难道皇叔也能看得出来?”

    他并不懂毒药,所谓的给田令孜下毒,不过是为了救刘驽而想出的权宜之计而已。即便如此,他也只能继续将故事继续编下去,除此之外再无出路。

    夔王脸色微变,他虽然判断田令孜大体无碍,但究竟不是十拿九稳,狄辛的一席话恰好击中了他的要害,令他不禁隐隐为田令孜担忧。

    他右手紧握剑柄,厉声道:“把解药交出来,否则我立刻就杀了你!”

    “皇叔何必着急,刚刚你和刘驽两人打斗时所说的话,我已尽数听见。若是我没有猜错,你的性命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你若是放了刘驽,那我自然会说出解药的方子,否则我们耗下去只会是同归于尽。“

    狄辛故意朝夔王摊开双手,”解药其实很简单,只是数味平常药物,但成分比例须十分精确,否则中毒者九死一生。此中利害,还请皇叔自己拿捏。“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告诉我解药方子便成!”夔王假意答应,心里想着只要这个侄儿默写出药方,马上便将他一剑劈杀。反正关于传国玉玺的一切都是假的,留着此人有百害而无一利。

    狄辛见他默许,便朝地上刘驽所躺的方位走去。

    “慢着,你先写药方,然后才能把人带走!”夔王将他喝止。

    他心知自己这个侄儿心性倔强,若是得知刘驽已死,那定然不会再说出解药的方子。

    “皇叔,若是如此,恐怕我们这笔交易无法谈成。”狄辛冷冷地答道,他不放心地望了眼火海中静静地躺在地上的刘驽,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预感。

    “好的,由我来教你怎么谈!”夔王微微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至狄辛身后。

    狄辛还未来得及反抗,脑后便遭一记重击,接着砰然倒地,失去了知觉。

    夔王重重地喘了口气,他深知自己这位难缠的侄儿精明过人,若是等到真相被拆穿,那恐怕万事皆休。最好的办法便是等其醒后再用刑,速速从其口中逼问出解毒的药方才好。

    他举起双手,火光映得手臂隐隐发黑,一阵麻木感逐渐传遍他的全身。

    自从他切断自己的心包经与其他经脉的联系之后,这具美男子躯体已经在慢慢地坏死。眼下对他来说最要紧的一件事,便是寻找下一具可供寄宿的躯体。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铜镜,打算借着火光最后端详一番自己这具美妙的躯体。他虽然素来喜欢新的物什,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念旧的人。这躯体他已经用了不少年,一直是最满意的一具,要不是因为刘驽,根本不会毁坏。

    想到这里,他瞅向地上刘驽尸体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怨恨。他锵啷一声拔出腰间细剑,缓缓向刘驽走去。

    这一次,他说甚么也要将此人碎尸万段,再掷到火焰中挫骨扬灰。

    他说做就做,走到刘驽身旁,挥剑便砍。

    正在此时,一个圆咕隆咚的甚物突然从刘驽身下钻出,用嘴巴咬住刘驽的往旁使劲一拖,让夔王的这一剑落了空。

    夔王一剑劈在地下的青石上,火星四溅,他一眼便识出这圆物正是上次在袁岚墓穴中咬杀自己假身的怪颅。

    怪颅原先一直躲在刘驽腰间的皮囊内沉睡,直至刘驽身上传来的死亡气息将它唤醒。它曾经在契丹草原的战场上啃食过数万具人尸,对这种气息再熟悉不过。

    它从起初的苏醒到彻底恢复知觉需要一个过程,所幸狄辛无意中用他的计谋为它赢得了这段时间。

    夔王顿时火冒三丈,喝道:“怪物,哪里逃!”

    他快步追上,低喝一声,剑上光华随之暴涨,直向怪颅劈来。

    怪颅急忙拖起刘驽,奋力一个甩身,使得刘驽的身体避开的剑光。

    剑光直劈在了它的脑后,发出一声闷响。它疼得大喊一声,却仍是毫发未伤。

    夔王见状一愣神,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硬实的怪物,他正欲举剑再劈,怪颅已拖着刘驽一溜烟跑开。

    怪颅紧张之下似乎分不清方向,拖着刘驽直朝燃烧的熊熊烈焰中跑去。

    夔王被烈焰所挡,无法再追,只得眼睁睁地看着怪颅拖着刘驽在火焰中越跑越远,冷冷地说道:“如此也好,都烧成一团灰罢,收工!”

    他刚将“收工”两个字说出口,便有三十名红影从火焰中飞出,齐齐拜倒在他面前。

    这三十人皆是他最亲信的大内隐卫成员,别名“隼”。隼的成员个个都身穿特殊油皮,水火不侵。

    他们中每一个人的武功都不弱于铜马,皆是最好的杀手。

    隼,乃是鹰中之鹰,他们同样都是杀手中的杀手,能够适当的时候一击致命。

    夔王微微一扬手,“都散了吧,你们今日派不上用场了!”

    三十人不发一语,下一刻齐齐施展轻身功夫,消失得不见踪影。

    ……

    怪颅拖着刘驽在火场中疾跑了一段路,炽烈的火焰烤得它的皮肉滋滋发响。它惊恐地叫了几声,想要逃离,可几次三番不舍得抛下失去知觉的主人,只得作罢。

    它突然发现前方有一座大湖,湖上映着熊熊火光,水面因此显现出赤红色。若是它知道此湖的名字,便该明白这就是当年杨贵妃沐浴之地华清池,只可惜烈火之后,一切不复昔日之荣景。

    它欣喜地大叫了一声,拖着刘驽朝华清池狂奔而去,径直跳入了湖水之中。

    湖畔高温难耐,湖水中却清凉无比,一冷一热之下,它不禁打了个颤抖,嘴巴一松,刘驽的躯体便随着水浪往旁荡漾开去。

    它生怕主人因此被水淹没,急忙游了过去。游到一半,却发现主人的身体始终浮于水面之上,毫无下沉之势。

    冲天的火光映在主人刚毅黝黑的面孔上,别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采。

    它看着主人的身体上逐渐泛出丝丝淡红色的鳞纹,这些鳞纹的颜色很快变深,直至成为了紫色。

    主人身上的伤口停止了流血,新肉从创口处慢慢长出,填平了凹痕,肌肤恢复如初,看上去好似从未受过伤一般。

    它绕着主人的身体不停地游动,只觉主人身上鳞纹的形状十分地熟悉,竟和当初万灵大蛇的鳞纹如出一辙,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蛇,乃水中之物,遇水而生,逢雨化蛟,得势而升天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