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节 人必自救
    刘驽没闪躲,任由双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叹道:“你义父并没有死,他还活着。”

    “你说的是真的?”李菁露出讶异的神情,将架在刘驽脖子上的刀稍稍松开。

    “真的,他差点杀了我,我侥幸捡回一条性命而已。”刘驽淡淡地说道,仿佛是在讲述另一个人的经历,与自己并无关联。

    “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李菁面露疑色。

    “他会一种人衣术,能以别人的皮骨为衣。若是我没有猜错,他应该已经换了另一副皮囊,谁也想不到他的模样。”刘驽解释道。

    “鬼话连篇,这只是你得另一套说辞而已。”李菁听后睁大了眼睛,只觉是刘驽所言乃是天方夜谭,直是不信。

    “你可以换个道儿去想,夔王若死,朝中必乱,可你今天过来时,可曾遇见一丝半点的异象?”刘驽耐心地说道。

    “你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李菁听得连连点头,不禁对这个昔日的“呆子”刮目相看。

    “此人若真的死了,倒是好了。”刘驽叹道。

    李菁怔了怔,“你说得甚么话?你就不该和我义父作对,他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刘驽定定地看着她,许久后方才说道:“菁儿,留下来吧,别回去了。夔王将留你在身边,只是想利用你。他在雍州的时候,便曾经用你威胁过我。”

    “呵!”李菁冷冷一笑,“刘驽,你怎么假话说得像真的一样。即便义父用我来威胁你,你真的会在乎吗?”

    “会的。”刘驽点了点头。

    “可事实是你如今是义父的死仇,因此也成为了我的敌人。若你真的在乎我,便不会有今天的局面!”李菁死死地盯着他。

    “我们之间是敌人?”刘驽微微一愣,为李菁的话感到震惊。

    “是的。”李菁坚定地点了点头,语气不容置疑,“我想得很清楚,你心里满是柳哥那个骚货,我们之间怕是再难回头了。”

    她说到这里心中一酸,双手一软,手中双刀从刘驽的肩头滑落,低垂过膝。

    她转身欲走,打算最后看刘驽一眼,“刘驽,今天我暂且饶你一命,下一次再见面时,我们便是彻彻底底的仇人。”

    “留下来吧,我在大理寺里面给你找一个住处。”刘驽挽留道,仍在作最后的努力。

    “谢谢你的好意,我的住处本在华清池,床前放着各色琉璃灯盏,窗外是棵红棉树,每年夏天,红棉花都开得灿烂恣意,只可惜那里已被你尽数焚毁了!”李菁显得义愤填膺。

    “我本不知道这些。”刘驽嗫嚅道。

    “你即便知道又怎样,你仍旧会一把火烧掉的,所幸昨天义父差我出去办事,这才没有被你烧死!”李菁愤愤地收刀入鞘,发出锵啷响声,“刘驽,我以往看错你了,或者说你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淳朴善良的少年。”

    她泪如泉涌,“我怀念当年咱们俩在黑泽逃亡的那些日子,那时候你我武功都很低微,崔擒鹰追着咱们到处跑,孙梅鹤也显得十分讨厌,但你对我却是真心实意的,每当我有危险,你都会第一个挺身而出……”

    “现在的我也是这样的!”刘驽走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声音显得激动。

    啪!李菁一把将刘驽的手打落,“不,你别碰我!”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将身子倚靠在衙门口的木柱上。与高耸粗壮的漆柱相比,她的身影显得格外纤瘦,却又如一根扎人的花刺般坚硬,令人难以接近。

    她低头想了一阵,不等刘驽再说话,径直往衙门外跑去。门外的石桩上拴着她的马,马身纤长健美,金黄色的毛皮鲜亮而柔软。

    刘驽追了上去,一眼便看出此马是来自西域的汗血宝马,价值千金,料想应是夔王所赠,此人为了留住义女的心,简直不惜血本。

    他目送李菁骑着汗血宝马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他由心地感到无能为力,自己分明知道夔王给李菁挖下了一个大坑,可却无法将此事跟李菁说得清楚。若是强行将她留下,只怕误会越来越深。

    李菁此番回去,夔王立刻就会知道他还活着,接下来要对付的首要之人仍然是他。也正因为如此,李菁暂时不会有危险,这或许是所有坏事里面唯一的好事。

    他心情倍感烦躁,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又一次摆脱了炁孱弱的束缚,正在蠢蠢欲动。

    他明白,过不了多久,鳞纹会再一次在自己的脸上呈现,到时候他又会表现得像一只怪物。

    他急匆匆地走出大堂,向书房方向走去。

    进了书房后,他将房门反锁,端坐于案前椅中凝神运气。真气在他周身急速地游走,最终汇集于他腹间的新穴处。

    他企图用自己的真气滋养壮大宿藏于新穴处的炁,由此使得体内炁的力量足以再一次与万灵大蛇之力抗衡。

    真气在他体内经过数个小周天的流转后,逐渐变得稀少微弱。他直感胸口一阵闷塞,只觉一块硬物堵住了自己的胸口,这才想起来放在怀里的那本由上泉信渊带回的《医经》。

    他连忙将《医经》从怀中掏出,放于面前的案上。流转的真气在他周身带起一股微小的气流,气流吹得书页在他面前翻动。

    他体内的万灵大蛇之力似有灵性,很快觉察了宿主想要强行镇压自己的企图,于是进一步暴涨起来。

    他直感全身炽热,浑身上下迅速生出淡红色的鳞纹,这些鳞纹由红转紫,最终变得墨黑。他的瞳孔急剧收缩变成窄细的枣核状,透着瘆人的金芒。

    他急运真气与之对抗,围绕他周身流动的微风有所增强,刮得面前的《医经》书页哗啦啦地乱翻,大片大片的墨字从他的眼前闪过,毫无章法。

    隐隐约约中,他觉得书中有一个词语出现的次数颇多,那便是“气机”二字。

    “嘶!“

    他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发出如蛇般的声音。

    他的体内不知不觉间萌发出一种类似冷血动物的意识,蒙昧、混乱并且依靠直觉,却又敏锐、嗜血和充满力量。

    他意识逐渐模糊,忍不住想要从桌案前站起,彻底臣服于这股强大而原始力量。

    此时《医经》突然刺喇喇地翻至扉页,纸上是两行楷字,写道:“人必自救,而天救之。心地坚,则神鬼之力亦不能动。”

    他读后心神随之一动,好似醍醐灌顶,心道:“我若是真的遂了体内这股万灵大蛇之力的意,那恐怕真的再无翻身之日了。”

    他强自镇定心神,伸出密布着墨黑色鳞纹的双手,颤颤巍巍地翻开《医经》,逐页阅读。

    或许只有这本饱含着医者仁心的《医经》,此时此刻方能拯救他这个濒临崩溃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