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节 不知人事
    胡须大汉惊惊惶惶地一路奔逃,朝大理寺院外的一个墙壁角落里跑去。

    他轻功不错,可总觉得自己步伐太慢,生怕下一刻身后那个眼冒金光的怪人就追了上来。

    他心中早已做好接下来的盘算,若是他没有猜错,他还有二十七名弟兄正在不远处处待命。只要这些弟兄跟着他一起上,那大伙儿说不定还有逃生的机会。

    或许是因为过于惊慌的缘故,他没有太过注意脚下的路,脚尖似是踢在了软绵绵的甚物上面,身子朝奔跑的前方失衡,害得他差点摔了个趔趄。

    他低头一看,借着月光发现脚底下的那甚物竟是自己三弟卧倒的身子。

    他的这个三弟正躺在月光下冰凉的石头地面上酣然大睡,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他心知其中有异,也顾不上将这三弟叫醒,提着其肩头将人扛起,往前几个纵身,又跑远了一截路。

    他终于来到了那余下的二十七名弟兄藏身的地方,只见那二十七人依然聚在一处,低头不语,直至他走到跟前也未有动弹。

    他心中大奇,暗道:“不对啊,我的这些弟兄个个都是精明过人,况且刚才我也未刻意将脚步声放轻,他们怎地见了我仍然不站起身?“

    他扛着肩上的三弟快步走上前,推了推其中一人的臂膀,“喂,弟兄们都愣着干甚么呢,快醒醒!”

    这名被他推动的弟兄不仅没有回应他的喊话,反而如麻袋般一头栽倒在地,从头至尾一声不吭。

    他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急忙将同样昏迷不醒的三弟从背上放了下来,警惕地朝四周环视过去,企图找出究竟是何人在背后作了手脚。

    正在此时,他头顶上方的树叶一阵沙沙响动。树影中隐隐约约有一个人正在移动,朝他所在方位靠近过来。

    他心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没想到敌人竟来得这般快,也罢,就和他们决一死战,总比被抓去了严刑折磨来得强!”

    眼下事不宜迟,稍有闪失,那他和自己这些弟兄都将葬身于此。

    想到这,他毫不犹豫,胳膊一挥,三柄亮晶晶的飞刀脱手而出,直朝那个正在树叶中快速移动的人影射了过去。

    月光下,三柄飞刀所过之处留下了银亮的轨迹,如划破夜空的流星一般美妙动人。

    可惜的是,那个正在树影中奔跑的人显然没有欣赏这幅美景的心思,发出的声音颇为惊慌,“大哥,是我,手下留情!”

    胡须大汉一听声音,随即辨识出了来的人竟是自己的二弟,乃是大吃了一惊。

    他急忙手一挥,又是一柄飞刀从袖中射出,速度快得令人称奇,竟后发而先至,追上了飞在前头的三柄飞刀,并一一打落。

    那个树叶中奔跑的人影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接着一跃而下,月光映得此人面孔颇为白净,仅在下颌处有几根稀稀落落的胡须。

    “大哥,我听见大堂里传来阵阵轰隆隆的打斗声,接着看见那个刘驽走出来了,便心知不妙,也顾不上看管院子里那些大理寺的衙役官吏了,想着赶紧跑到这里来,叫弟兄们一起帮忙,没想到您竟先我一步到了这里。”白净汉子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一副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的轻松模样。

    可惜他的轻松并没有持续多久,下一眼便看见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三弟,以及周遭全都睡得跟死猪般的另外二十七名弟兄。

    他脸上又是一阵紧张,神情甚至比刚才还要难看几分,“大……大哥,这……都是怎……怎么一回事……事……”

    他话还未说完,便不住地翻动眼白,接着往后仰倒,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后脑勺极重地磕在了石板上,即便如此,也未发出哪怕一声喊叫。

    胡须汉子亲眼经历了这一切,简直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他和自己的这二十九名弟兄堪称武功一流,已经纵横天下十多年,大小恶战打过不下百余次,可从未遇见过今日这般情形。

    普天之下,他只见过夔王殿下有这种在不知不觉间接连放翻将近三十名顶尖高手的能耐,除此之外,别无他人!

    他脸色由于惊吓变得煞白,整个人开始变得神经质,冲着当空的那轮遥远的明月绝望地喊道:“究竟是甚么人,有本事你光明正大地走出来,不要躲在背后悄悄地捣……捣……捣鬼……”

    他直感自己的嗓子眼一阵涌堵,似是塞进了一块抹布,难以透得上气来,紧接着只见眼前天摇地晃,月光下大片乌黑的树影在他的头顶飞速地旋转,越转越快。

    咚!

    他如一座不会弯曲的石墩,直直地摔倒在地,失去了最后的知觉。

    夜色中,虫儿在啼鸣,发出的声音拖得很长且极为单调,由此更显此时气氛的寂静。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后,街对面那三家经常施放义粥的店铺纷纷打开窗户。三颗脑袋不约而同地从窗户里伸了出来,皆是朝这边方向张望过来,看模样正是白天带着诸多百姓在大理寺衙门口闹事的那三个带头人。

    三人远远地互相打着手势,又使了一会儿眼色。在确认状况无虞后,三人方才打开店铺大门,朝街角这边大摇大摆地聚了过来。

    其中一人将扑地而倒的胡须汉子翻过身子,指着那张满是胡须的脸向其余二人问道:“此人就是蜀中唐门的弟子唐彪?”

    “就是他,没有错。要不要把他绑了,然后送到江南眉镇去?”另一人道。

    “不要这么做,余二公子说了,傅先生眼下还不想跟那个夔王李滋结怨。只要这些人不坏了傅先生的大事,那就先饶了他们一条性命。”剩下的那人道。

    “好吧,傅先生的话咱们可不敢不听,算是这些小子好命。”起先那人重重地点了点头。

    三人显然已是处理这类事情的江湖老手,先后转身朝各自店铺的方向举手一挥。

    没过多久,总共数十名伙计从三家店铺里一涌而出,似是早已在等待此刻的命令。

    这些人中有的提着麻袋,有人拉着板车,静悄悄地朝此处聚拢而来。

    “把这些人都用麻袋装起来,运到死人街那边的垃圾堆里扔了。”三人中一名看似领头大哥的人下了命令。

    “额,这……他们明天醒了可怎么办?”剩下两人皆有些不放心,其中一人忍不住问道。

    “怕甚么,有傅先生给我们撑腰,我保证他们明天醒了之后连屁都不敢乱放一个。”领头大哥笑道。

    “就是,不用傅先生出马,光是在长安城里投靠我们的那些忠义大臣中找出几个出面,也够这些家伙喝上一壶的!”两人忙应道。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