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节 乱世之利
    刘驽怎能不明白自己手底下这帮人内心的想法,他静默了片刻后,轻轻地说道:“此番我会在行事得力者之间进行评比,其中最优秀的人将成为我的副手。”

    副手!跪在地上的众人听了这个词之后差点炸了锅。

    大理寺正卿的副手,也就是大理寺少卿。自从十多年前季如常上任大理寺之后,为了能够做到乾坤独断,便将这个职位裁撤,而朝廷听闻后,竟对此事视若无睹,任由这个大理寺少卿的职位闲置了这么多年。

    刘驽从桌前站起身,笑道:“虽然这个位子暂时无法得到朝廷的任命,但只要各位愿意效力,那到手的权力总是实打实的。”

    众人听后连连点头,方今城外的贼寇虽未大举攻城,但长安城内已自大乱,朝廷的府院衙门在缺银少粮之后多数已经停摆,即便没有停摆的衙门也是门可罗雀。只有大理寺独树一帜,在正卿大人的庇护下一直运转正常,薪酬照发,考勤不减。也正因为如此,正卿大人的话在这里堪称一言九鼎。只要正卿大人愿意让某人当他的副手,即便没有朝廷的任命,此人的权利也与真正的大理寺少卿无异。

    乱世之中,手中多一份权力,便是让自己和家人多一份保障,这些人见此怎能不争先恐后。

    “启禀大人,我愿意去,保证将那孙府看得死死的!”

    “大人,我也要去,那孙府就离我家不远,我随时都能注意到他们府中的动静!”

    “我去!”

    “我也去!”

    东厢房中群情沸腾,刘驽见此微微一笑。

    面对在乱世中生存的压力,利益给人们带来的诱惑远比所谓的忠义、诚实和公正等等来得要强。所谓的正义,只有强者才有资格从口中说出。如今的刘驽就要做那个强者,给自己正义的目的附加一层利益的外壳,使得它可以变得无往不摧。

    “既然如此,那么你们还担心宰相大人会来找我们大理寺的麻烦吗?”他仍旧问了这么一句。

    众人面面相觑,而后其中堪称官职最高的那个寺正从地上站起身,回道:“大人,这个请你放心。反正我们大理寺如今已经和那些人闹得水火不容,再闹一闹又算得了甚么。那贼军就围在城外,再过上一年半载,这长安城姓甚么都不知道呢,咱们还怕他个孙钰!?”

    众人听后皆是偷笑,他们都知道这个寺正已经在现在的职位上苦熬了二十多年,直至熬白了头发也未得升迁。此人眼下见刘大人亲自说要任命一个少卿,又怎能不第一个心动?

    刘驽没有答话,他深切地感受到,在利益面前,人们给出的一切理由既可以向左,也可以向右。只要利益恰当,前一刻还是贪生畏死的小人,下一刻就可能变得奋不顾身。

    他冲着仍然跪在地上其余人等抬了抬手,“都起来吧,既然你们决心已定,那我就不再多说闲话。”接着又朝一旁的管家招了招手,“多腾出几间闲置的房屋来,用来安顿那些带回来的孩童。”

    管家哪里敢怠慢,连忙转身出屋,下去安排正卿大人交待下来的事情。

    刘驽见屋中其余人等仍定定地看着自己,期图能够在听见自己再交待下甚么能得功劳的事情。他正要说话,却突觉腹间剧痛,位于气机处的炁又一次激烈地撞动了起来。

    他疼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却不愿在这些手下面前流露出痛楚,于是无力地挥了挥手,“行,都出去吧!”

    众人见状便不好在屋里继续待下去,于是鱼贯而出,屋子里冷冷清清地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蹒跚着走至榻边,扑通一声倒在了榻上,将头钻进了被子里,痛得咬牙切齿。

    “咦,有人在吗?奇怪呀,竟然没人答应!”有人在屋外小声地敲了敲门,语气颇为俏皮,听起来竟是一位姑娘。

    “谁?”刘驽强自压抑着痛苦,从被子中露出头问道。

    “信,从洛阳来的信,你到底要不要看!”屋外那人着急地回道,

    他从榻上起身,一只手捂着腹部,慢步向屋门口走去,刺啦一声打开了屋门。

    站在门外的人正是弄玉,她身穿一套粉红色的衣裙,看上去十分婀娜多姿。弄玉此刻正冲着他嘟着嘴,手中轻轻摇着一封书信,位于信封口处的蜡印完好无缺,乃是一个清晰的篆体“萧”字。毫无疑问,此信乃是负责洛阳掌剑门堂口的萧呵哒托她送来。

    刘驽不想让弄玉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于是冷声道:“信留下来,你且去找管家,让他帮你找个地方暂住。”

    弄玉听后白眼一翻,“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

    她在那个瞎了眼的花流雨的调教下,已经成了毒药和轻功兼具的好手。当一个人本事足够大后,往往便不愿意再压抑自己的本性,如今的她全然没有了当歌姬时的妩媚,更多的是属于少女的调皮和任性。她轻轻一摇肩膀,竟如同游鱼般从门缝里挤进了屋。

    “听话!”刘驽强忍痛苦,如大哥哥般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一旦忙完,就会去找你!”

    “我偏不,我上街随便找个屋檐下躺着去,桥洞也行,但就是不在你这里待着!”弄玉耍起了小脾气。

    两人的年龄虽然差不了许多,但是弄玉实在像个被惯坏了的孩子。

    刘驽只得无奈地笑了笑,摆起掌门的尊严训斥道:“你如今可是我们掌剑门下的人,不再是当初那个流落长安的歌姬,凡事都得好好地守规矩,不可以随便乱来!”

    “耶,就不!”弄玉朝他狠狠地吐了吐舌头。

    她抓住自己的衣领,毫无征兆地突然往下一扯,雪白的肩膀连带半个球般高耸的玉峦一下子从粉红色的衣裳中脱露了出来。

    她嘿嘿一笑,“我好看吗?”

    刘驽胸口突地一跳,似是忘记了腹间的痛楚。

    任是一个壮年男子,都无法抵抗这种没有掩饰的野性诱惑。

    然而他只是慌乱了极短的一瞬间,片刻后便板起了面孔,怒道:“把衣服穿好,否则我将你赶出掌剑门!”

    弄玉直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掌门大人竟是这般反应。眼前的这个人与她往常服侍的那些达官贵人堪称大不相同,竟是个不沾女色的怪物。

    她手忙脚乱地将半脱下的衣裳向肩头拉去,同时转身开门,准备逃离。至于逃到哪里,她心里却没有想好,反正是越远越好。今天出了这么大的糗事,简直是丢死人了!

    然而她刚嘟嘟囔囔地转过身,便看见一个满头小辫的清秀女子站在自己的面前,眼中冒着熊熊烈火。

    这清秀女子噌地一声从背后拔出双刀,冷笑道:“果真是一个孟浪的薄情人,连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毫不掩饰,门都不愿意关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