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节 激将之法
    弄玉被刘驽呵斥后,心中本已十分恼怒,经李菁这一骂后便立即迸发出来。

    她秀眉一横,“你是甚么人,我又不认识你,凭甚么说我!”

    本待在房内的刘驽听见后却知道李菁的这通话是冲自己说的,于是硬着头皮走出门来,支支吾吾地说道:“菁儿……其实不是你看到的这回事儿。”

    李菁怒极反笑,“呵呵,人都说眼见为实,难道我看到的都是假的?”

    刘驽只得连连摆手,“不……不,不是说你看到的是假的,而是我跟她之间其实没有甚么?”

    “好,你要想证明自己所说是真的,那就当着我的面杀了她!”李菁扬手一掷,左手一柄唐刀脱手而出,朝刘驽飞了过来。

    刘驽当然不肯接,他伸手轻轻一挡,唐刀在半空中调了个头,复又朝李菁飞了回去。

    弄玉没想到这个初次见面的女子竟然二话不说就已对自己起了杀心,心中乃是大怒,她一只手轻轻地向腰间的药囊摸了过去。

    药囊中装有花流雨传授给她的十三种剧毒之药,每一种都足以让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妮子活不过半个时辰。

    然而李菁也并非易与之人,她掷向刘驽的唐刀不过是个用来引开其注意力诱饵。

    早在刘驽伸手挡刀的同时,她早已飞身向弄玉扑了过去,右手所握唐刀斜劈向弄玉的脖颈。兔起鹘落间,令人防不胜防!

    弄玉见状大惊,她的习武时日究竟太短,被人突袭之下顿时乱了方寸。她来不及施展轻身功夫,情急之下从腰间药囊中随手抓了一把粉末,直向李菁洒去。

    “够了!”刘驽疾窜上来,双掌齐出,涛浪阵起,将李菁劈出的唐刀和弄玉洒出的药粉尽皆震回。二女哪里经受得住这般刚猛力道,皆是腾腾腾地往后倒退了数步。

    弄玉为了防止自己因为吸入了扑回来的药粉而被反噬,慌忙从怀中掏出装有解药的小瓷瓶准备服药,即便心中气急也顾不上说话。

    倒是李菁暴跳如雷地开口骂了起来,她气得浑身发抖,用刀刃指着刘驽的鼻尖道:“就现在这样,你都不肯承认和她有一腿,刘驽你个伪君子!”

    刘驽低着头,他从未感到内心如现在这般疲倦过,与之相比,腹间气机中的那股痛楚甚至不堪一提。

    他抬起头,冲李菁淡淡地说道:“既然你认为如此,那便如此吧!”

    “你说甚么?”李菁睁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见的话是真的。

    “该说的话我已经说过了。”刘驽的语气软了下来,声音有些轻。

    “好!好!好!”李菁连说了数个好字,冷笑着将双刀收回了鞘。

    她已看出数步远外那个虎视眈眈的轻佻女子绝非等闲之辈,于是转身向院外大门走去。

    在走了几步路后,她突然停了下来。

    她冲着刘驽说道:“我此次来本是想提醒你,千万别听孙钰的话,我义父安排给你的那两个案子并不要紧,很可能是个障眼法。那个曹嵩庙和宫女阿珍所涉及的不过是些市井小民,死活不足轻重,你不必把精力都放在他们身上!”

    刘驽听后一愣,“你为甚么要告诉我这些?”

    李菁呵呵一笑,“我本以为你是个有良心的人,早知如此,我便不来了!”

    她不等刘驽回话,疾步往院外走出。

    一名先前未曾发现她的守门仆役此时一路跑上来,拦路问话,“姑娘是谁,还请留下姓名?”

    李菁愤怒地将头一扭,也不说话,手动刀出。这个可怜的仆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眼看白白当了此女的出气筒。

    刘驽见状急忙向上前阻拦,可哪里还来得及,只见那仆役前胸中刀,歪歪地倒了下去。

    他心中大怒,想要上前追上李菁。可李菁轻功高强,几个纵跃便越过高墙,消失得无影无踪。

    屋檐上方,在一个众人都无法发现的浓密树荫里,此刻正立着一个面容清秀却带有几分黝黑的青年。青年肩膀上蹲着一只黑猫,猫眼褶褶发光,如同产自波斯的珍贵宝石。

    这青年正是丁铁,他远眺着李菁拍马远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心想:“这个李滋端地使得一手好激将法。呵呵,他故意通过此女之口说出甚么‘市井小民,死活不足轻重’的话来。这个叫刘驽的痴儿轻利重名,恐怕他经这么一激,更会偏向虎山行了。”

    他转而一笑,想道:“不过也好,我家阿珍死活不肯听我的话,或许经过这个刘驽在其中一搅和,她反而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也未必。哎呦,不好,那个傻丫头趁不会没人看着又寻短见了罢,还是赶紧回去看着她!”

    想到这,他蹙起眉头,当心自己离开太久后心爱的阿珍会有危险,于是脚下轻轻一使劲,身形窜起,带着肩上黑猫转瞬消失在了树影之中。

    院中,弄玉从没想到李菁会和自己拔刀相向,吓得直拍胸口,向刘驽问道:“掌门,刚才那个女的是甚么人,跟你甚么关系,怎地这般凶悍?”

    刘驽的心思全然没有在她的身上,他扶起地上已然气绝的仆役,脸色气得铁青,约莫过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冲着弄玉道:“你下去吧,今日休息一晚,明日便出城回洛阳。”

    “掌门,你嫌弃我了?”弄玉眼中显出几分落寞。

    “下次你只管来送信,留下信后你就可以走。”刘驽径直回道。

    弄玉脸色忽青忽白,她一跺脚,咬牙道:“好,我现在就走,反正也不稀罕你这里的破房子。长安城就要破了,掌门你就在这里待着吧!”

    她说完转身气呼呼地向大门口跑去,刘驽也不理她,只是盯着怀中那张因失血而煞白的脸不住地叹息。

    他没有足够的银两,支付不起此人的安葬费以及给其家属的抚恤费,更无法向自己的属下对此事作出合理的解释,其中有些从隐庄龙组跟他过来的老部下已经亲眼见过一次李菁滥杀无辜。

    此时,就在大理寺府衙对街的一间店铺里,与愁肠百结的刘驽不同,江南眉庄玉傅子的大弟子左孟秋心情要安逸恬适得多。

    他奉师傅之命北上长安,为的就是牢牢掌控手下的这个清风社。临行时师傅曾有交待,只要将清风社这帮人牢牢握在手里,则局势定在己方手里。

    在他身旁,八名清风社的小头目正垂手而立,恭恭敬敬地不敢妄发一语。

    他将周围众人都视作空气,旁若无人地将一个年方十八的娇俏女子搂在怀里,冲其香腮猛亲了一口,“乖乖,你今晚想吃点甚么好的,尽管告诉爷!别看这长安城眼下民生凋敝,不管是猴脑熊掌,还是燕窝鱼翅,爷都能让你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