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节 死人街上
    他任由风雨扑打着自己的面庞,大步向死人街内走去。

    数名目光游离、衣衫褴褛的汉子拖着辆板车迎面而来,他们虚弱地埋着头用劲,从人群中慢慢挤开条路,缓缓前行。

    刘驽不经意间往车内瞅了眼,只见车内层层叠叠地撂着十数具尸体。

    这些尸体具具瘦骨嶙峋,脸色因为死前的饥饿而透着可怖的青黑色。

    满载着死尸的板车摇摇晃晃地从满是坑洼泥水的窄道上驶过,车轮碾压过坑洼时溅起的泥水洒在旁边那些衣衫褴褛之徒的身上。

    即便如此,这些人也丝毫没有躲开的意思。他们对眼前的这些死尸视若不见,似乎早已看惯了世间的一切。

    刘驽的目光落在了几名拉车汉子的身上,问道:“尸体拉到哪里去,打算怎么处置?”

    几名本来埋着头在奋力拉车的汉子讶异地抬起头,互相对视了几眼,眼神中透着迷惘。

    在这条死人街上,已经很久没有人关心过这些死尸的去处。

    过了好久,这几名汉子方才缓过神来。他们虽眼见刘驽身穿官服,却也不因此感到紧张局促。

    在这里上,腐朽的大唐朝廷的影响弱得微乎其微,没有人会因为你是一名朝廷大员而高看你一眼。

    在这个地方,只有一种东西是具有说服力的,那便是粮食。

    只有一种人是值得尊敬的,那便是手中掌握有粮食的人。

    几名汉子淡然地看着刘驽,透湿的单衣紧贴在他们瘦削的身体上,凸显出他们肋部的轮廓,条条肋骨整齐地分成两列排布,看上去与骷髅无异。

    其中一人回道:“这些‘两脚羊’我们是要送到屠坊里去的,大人若是想买上一些肉,不如跟着我们一起去,待会儿和那里的屠夫们说说情,说不定还能分到块品相好点的。”

    另一人插嘴补充道:“是的,死得太早的就不好吃了!”

    “人肉怎么可以吃,你们这么做简直是有悖人伦!”刘驽怒道。

    雨水顺着他的下巴不停地往下流,他脸上的肌肉在不停抽动,表情格外地狰狞。

    “大人的意思是,我们这些穷人活该饿死,不该有吃的东西喽?”几名汉子丝毫不以为意,讥笑着反问道。

    刘驽一时语塞,他当然不是“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可真让他找到足够的食物来养活这些人,又谈何容易?

    怪颅不知何时从他腰间的皮囊中探出头来,死劲盯着车中的死尸,贪婪地舔了舔舌头。

    自从离开草原后,它便再没有大块朵颐过美味的人类躯体,此时的场景正好唤起了它那遥远的美好回忆。

    它滚动着金黄色的眼珠,急促地在这几名拖车汉子的身上扫视了几圈,喀喀笑出声来,吓得见者魂飞魄散。

    “有鬼啊!”

    几名汉子究竟还有些力气,拼命拉着板车从人群中挤开一条道,逃跑远去。

    与他们相比,周遭那些衣衫褴褛的人连逃跑的力气也无,他们只不过是稍微加快了些脚下软绵绵的步伐而已,可始终逃不出这条窄窄的死人街。

    他们不愿意逃,或者说逃走后只会死得更快。

    刘驽并没有出手阻拦板车离开,他虚弱得像是一只刚从娘胎里出生的羊羔,眼神中透着无尽的迷惘。

    对于这个纷乱的世间,他只觉自己的力量弱小得像是一只蚂蚁,毫无改变事实的能力。

    怪颅仰起头,盯着主人的下巴一直笑。笑声十分沙哑,比之往日微弱了不少。

    刘驽这才将目光挪至怪颅脸上,发现它经过这些日的长眠之后又消瘦了不少,整个头颅只剩下一张紧贴着骨头的肉皮,呈现出骷髅的形状。

    他担心怪颅在这人头密集的街上凶性大发,于是抚了抚它的头顶,将它轻轻按回了皮囊中,安慰道:“再睡会儿吧,等回去咱们再说话。”

    怪颅轻轻地挣扎了下,似乎不大愿意回到皮囊中,可张了张嘴只能发出难以听懂的怪叫声,最终不得不屈从于主人的意志,暂时屈身于皮囊中。

    这一幕被跟在刘驽身后的八名隐卫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从未知道正卿大人身边竟然还跟着这样一个怪物。

    与身旁这些面色木讷的饥民相比,他们的举止实在谈不上淡定,个个吓得面色煞白,直想逃跑。

    即便如此,他们的脚仍旧牢牢地钉在地上,并未真的逃离这条死人街,逃离这个可怕的正卿大人。

    因为他们深知,逃跑便意味着失去自己这份差事,到那时他们和自己的家人将失去衣食来源,在典当完家当后,迟早还是会流落到这条死人街上来。

    所谓的命运,便是可笑的轮回。你越是害怕甚物,甚物越会找上门来,在绕了长长一个圈后,你终究还是会回到原地。

    刘驽见此微微一笑,对于普通人见到怪颅后的惊骇表情,他早已见怪不怪。

    他指着远处那座人群格外密集的矮小屋宇,对两股战栗不已的八名属下道:“走,跟我过去看看,究竟是个甚么地方?”

    “是,大人!”

    八人不敢抗命,他们此刻心里分外羡慕那个留在死人街外守着马匹的兄弟,却只能硬着头皮、心惊胆战地跟在正卿大人身后。

    他们走路的时候低着头,在雨水中蹑手蹑脚地行走,生恐一不小心玷污了鞋裤。

    他们发现路面上流淌的这些雨水呈现出淡淡的红褐色,在撞击到人们的脚掌和墙角后又冒出细密的白色泡沫。

    雨水中透着淡淡的腥味和浓烈的骚味,闻上去像是人类的血液和尿液的混合物,直让人反胃。

    这条原本就极其混乱的死人街,因为这场大雨显得更加面目狰狞。但凡是个正常的人,都不会有在这里多待一时半刻的兴趣。

    他们带着一副厌恶的表情,从衣衫褴褛的人群中挤过,终于来到那座人群格外密集的矮小屋宇旁。

    在看见屋宇的那一刹那,他们不约而同地张大了嘴巴,目光中透着无比的惊讶。

    这是一座修缮完好的屋宇,虽然矮小,却装修得精致得体。或许放在长安城其他繁华处算不上甚么,但在这条破落混乱的死人街上堪称鹤立鸡群。

    门楣上方的牌匾方方正正,匾上铭刻的“曹嵩庙”三个鎏金大字分外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