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节 绝地重逢
    “大理寺?这个可不关老婆子我的事情!”老妈子的嘴巴因惊讶而迟迟未合。

    可即便如此吃惊,她也并未因此退缩。毕竟每一位能在死人街活谋生计的人,都不会是吃干饭的。

    她打算继续试探刘驽的意向,于是问道:“官人,你到底愿不愿意接这单生意,如果你愿意,那我就和老板去说了?”

    “老板本人就在这里?”刘驽眼中闪出一丝光亮。

    “在不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肯接这单生意。”老妈子含糊地应道。

    贸然透露主顾的行踪,是她这一行的大忌。

    “好,那你告诉他。如果只是用几个风尘女子作为报酬,那么对于这单生意来说未免是太低了。”刘驽笑道。

    “阁下的意思是,你愿意接下这单生意了?”老婆子喜道,她相信自己已经从刘驽的话中听出了言外之意。

    “那得看,那个老板愿意出甚么样的价钱了。”刘驽负手而立,他张嘴吹了吹夜色中飘摇的细雨,竟莫名有了种俏皮的味道。

    老妈子犹豫了片刻,最终狠下决心,“不瞒官人,那老板说跟我了,若是办事的人要加价,那须得跟他亲自谈价方可。”

    “如此正好,还请你带我去见他。”刘驽向老妈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通过眼睛的余光,看见勾栏二楼上的北角窗户处正有人向外探头探脑地张望。

    老妈子连忙摆了摆手,“官人,你先别急。我先去问问那老板再说,看他愿不愿意见你。那老板说了,若不是合眼的人,他是不愿意见的。若真那样,只怕你我二人也是有缘无分了,还请莫怪!”

    刘驽点了点头,“不怪不怪!”

    老妈子向他略施一礼,转身走向勾栏楼下,拂开帘子后利索地钻入,估计是寻那老板去了。

    就在老妈子消失的同时,那北角窗户处向外张望的脑袋也缩了回去。

    刘驽微微一笑,他发力一纵,身形拔地而起,整个人如秃鹫般地向北角那扇窗户扑去。

    就在他跃至二楼窗台高度的同时,窗帘突然随风而动,数十枚星星点点的亮光从窗帘中透出,向他飞射而来,将他包围其中,避无可避。

    他一眼便识出此招正是蜀中唐门的绝技“漫天花雨”,于是右掌横抄,轰隆隆的浪声自他的掌心响起。

    雄浑如涛浪的掌力将那些扑面而来的暗器尽皆截下。他手掌轻抬,掌力随之变向,数十枚暗器在掌风的裹挟下掉头向那窗帘处飞射回去。

    “啊!”窗帘后传出男子的惊叫声。

    跟着只见一阵黑影模糊,随即不见了踪影。

    由此推测,男子的轻功硬是极高。

    数十枚被叠浪神掌劲气推动的暗器声势不减,嗖嗖地射入了屋内深处,直听一阵嗡嗡震响,应是暗器插入墙壁后发出的动静。

    刘驽趁此机会一脚踏在了窗台上,跟着跃进了屋。他警惕地向屋内四周扫视,发现周遭并无异样。

    他看见自己所正对的乃是一面插满各式各样暗器的影壁,在他雄厚掌力的震撼之下,墙面上遍体出数十条龟纹,隐隐有欲塌之势。

    就在他彷徨之际,一个文弱的书生模样的人毫无征兆地从影壁背后走了出来,手中摇着一把折扇。

    扇面上所绘并非文人骚客们通常喜欢的山水图样,而是草原上奔腾的骏马,画工苍劲而旷凉,颇有大家风范。

    刘驽本能地将双掌对准了那来人,可在看清那来人的面容之后,他立马收回了双掌,面露狂喜之色。

    他原本忐忑的心情,在这一刻变得平静无比。

    在这片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中原大地,他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此人必须除外。

    即便世事多变,人心皎洁,他相信自己与此人的友谊会始终如巍峨的白音罕山般不可撼动,如呜咽的乌尔吉木伦河水般纯净甘甜。

    “参见掌门!”书生模样的人恭恭敬敬地稽首施礼,只见他嘴唇未动,腹中却发出了无比清晰的声音。

    “萧呵哒,你怎么亲自来了?”刘驽十分狂喜,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兴奋之情,上前拍了拍萧呵哒的肩膀。

    “请掌门恕罪,刚才那些暗器是为了试探您是不是真身才发的。这繁华的京城着实让我目不暇接,难以辨明真假。”萧呵哒笑道。

    刘驽点了点头,“整个长安城里能够躲过刚才那拨漫天花雨的人,应该不超过五个。而这五个人都应该是不错的高手,想让假冒的替身来抵挡,恐怕只能是送死。”

    萧呵哒摇了摇扇子,面露狡黠之色,“是的,长安城里的人虽有千千万,但辨明五个人的来历应还算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我扬言要杀的人可是鼎鼎大名的大理寺卿,能干愿干这件事情的人恐怕还不到五个。”

    “哈哈,果真是有你的。我所不明白的是,你是怎么将那个发暗器的人纳入麾下的。我见过他,识得他的手法,确实是第一流的好手。”刘驽随手捉了一张椅子,大咧咧地坐下。

    萧呵哒抿嘴一笑,“这件事掌门应该已经猜到些眉目,还需我多说么。世事虽然多变,人心虽然诡黠,但他们总需信仰一些东西,内心方能感到安宁,特别是在这乱世之上,您说是吗?”

    “信仰甚么?”刘驽随口问道,他从萧呵哒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些微妙的信息,于是决定与其唱和。

    “那便是圣人真言!”萧呵哒激情昂然地答道,他将手中折扇一挥,骏马之影从刘驽面前闪过,“我等大丈夫生逢乱世,世事伦常虽然朽坏,但圣人之言却不可不听。正所谓‘道法自然,莫有不从;心之所向,德之所趋!您说对吗?”

    刘驽大声应道:“对的,你所言极是!这世上的道理莫有胜过‘道德’二字的,这二字堪称为天道。天理昭昭,循环必应。我等大丈夫若真需有信仰,那便应该是这天理无疑了。”

    他说话的同时,细耳倾听周围的动静。他隐约发觉影壁背后还藏着一个人,那个人在听了他的这番话后,呼吸便不由自主地粗重起来,估计是由激动所致。

    若是他没有猜错,这个人应就是刚才发出那式惊世绝俗的漫天花雨之人。

    正在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萧呵哒一笑,示意刘驽不要作声。刘驽听那敲门人说话的声音,正是刚才街上那个揽客的老妈子,这才放下心来。

    老妈子边敲门边向屋内问道:“禀报老板,我千辛万苦终于帮你找到了一个愿意做事的人。那个人长得人高马壮,杀人绝对是第一把好手,您看是不是要见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