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零五节 此剑蒿行
    普真和尚一愣,继而道:“应该……还活着吧,贫僧远离长安这许多年,再没有见过纯元皇后,只愿菩萨保佑。”

    吕珍扑倒在地,与老僧相对而跪,“那就求求你,带我去见见她吧!”

    普真和尚似是犯了难,他努力从自己久远的记忆里找寻当年的影子。

    他捏着手中念珠,沉吟了片刻,“老衲隐约记得,当年纯元皇后被关在大明宫西头的一个院子里。为了防止有人窥伺,太监们还特意将院子四周生长颇为茂密的桐木砍伐了个精光。”

    吕珍听后急道:“既然那里的树木都被砍过,那即便过去了二十多年,总应该还能找出些痕迹来,还请大师带我去见一见母亲吧!”

    一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仍在皇宫深院里受苦,她便忍不住鼻头酸楚,直想大哭一场。

    她有些恨自己,心想:“我在皇宫当了这些年差,竟然连娘亲被打入冷宫的消息都不知道。若是早些知道此事,我就是拼了死也要见上她一面。”

    或许是自小在家中遭受冷漠对待的缘故,她对爱有种格外热烈的渴求,她内心隐隐渴望着来自素未谋面的母亲的爱。母亲曾经因她发了疯,心里应是爱她爱到了极点才对。

    曹东篱蹲下身子,轻轻搂着吕珍的肩膀,劝道:“阿珍,你莫要激动,凡事咱们慢慢来。”

    可是吕珍哪里还有心思留在此地,她恨不得下一刻就能见到自己的娘亲,“大师,你能帮我找到娘亲吗?”

    “阿弥陀佛,这都是贫僧当年作下的孽。即便困难再大,贫僧也愿意陪珍施主走一趟,珍施主请起!“普真和尚收起了念珠。

    他与吕珍先后站起。

    吕珍心中悲喜交加,悲的是母亲的际遇竟是如此凄惨,喜的是自己说不定能有机会再见到母亲。至于养父吕义的仇,她自然要报,可眼下已不是最急切的事儿,可往后放上一放。

    这一切的改变,只因普真和尚的突然出现。

    曹东篱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摸了摸肩上黑猫的脑袋。

    黑猫弓起背,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接着使劲甩起了身子,粘在毛上的雨水随之四溅,甩了他一脸。

    普真招呼了站在身后的徒弟敬思和尚一声,两人一跃,先后飞身上瓦。

    普真望着地上的曹东篱,关切地问道:“敢问曹施主的心痛症,眼下可还有妨碍,需要贫僧协助么?“

    曹东篱冷冷一笑,“藓疥之疾而已,不须前辈挂怀。“

    他不愿在此人面前服软,强忍胸口痛楚将阿珍抱起,双足轻点,如离弦之箭般跳上了屋檐。

    普真轻轻颔首,赞道:“好俊的功夫!“

    他见这青年不过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武功已达如此巧妙境界,心中不禁大惊。好在他于禅门修炼多年,早磨练出平静如水的心境,是以并未将吃惊表露在脸上。

    并且若论起真实功夫,他自认仍在这个曹东篱之上。这青年若是想追上自己,恐怕还十数年的苦练不可。

    敬思和尚的修养明显比不上师傅,直惊得嘴都合不拢。他庆幸自己先前没有贸然上前进攻曹东篱,否则恐怕自己讨不了好去。

    他忍不住骂道:“曹东篱,你不实诚,竟然隐瞒武功!”

    曹东篱对二人的反应置若罔闻,只是微微一笑。他要震慑住二僧,以免他们对自己和阿珍生出坏心。

    他解开衣袍,裹在阿珍身上,轻声道:“我跑起来以后风会很大,你容易着凉,且将我搂得紧些。“

    他身形一闪,只是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人已经抱着阿珍奔出了两丈开外。

    二僧心中暗自吃惊,却并未出声。四人在死人街的屋瓦上疾走,过了不多久,已是离开了死人街,在长安城内的大小屋宇上飞奔。路上亭台楼阁渐多,已是离皇宫不远。

    夜雨甚浓,普真故意要展露出自己的功夫,自他成名数十年载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后生晚辈面前这般做。

    他脚下看似缓慢,其实每一步均迈出极远。须臾间,已是领先于曹东篱数十步远。

    “阿珍,抱紧了。”曹东篱当然不肯落后,步伐当即加快。他与普真和尚愈行愈疾,很快将功力较为逊色的敬思和尚远远甩在后头。

    普真见他怀里抱着个人仍能跑得如此之快,眉头微皱,口中轻念了一声佛号,随即施展出自创的滴水功。

    他的内力堪称天下至柔,他丹田运气后,内力凝附于僧袍之上,使得天上落下的雨水尽数从旁滑过。僧袍随风鼓涨,竟干燥如常。

    曹东篱微微一笑,“前辈武功不凡,那在下只得露丑了。“

    他右手五指轻张,后背上那柄极细极窄的剑竟自行脱鞘飞出,剑柄落于他的掌心之中。

    他手握细剑,道:“此剑名为蒿行,因气而动!“

    他随手轻挥,这柄名为“蒿行“的细剑脱手而起,在空中飞旋不断,舞得密不透风,如一把雨伞般将他与阿珍笼罩其中,将扑来的雨点尽皆隔开。

    阿珍望着头顶上方银色闪亮的光幕,只感这个透湿的雨夜乃是如此地巧妙,宛如梦境般。她紧紧地抱住曹东篱的背,将自己的胸口贴紧了他的胸口,感受他心脏的跳动,直幻想这一刻能够永存下去。

    普真和尚眼睛紧盯着空中飞舞的细剑,表情微怔,脚下却仍健步如飞,叹道:“不愧是好剑,果真疾动如影,即便是秋天的胡雀在蒿草上飞行,想来也不过如此吧!“

    他先前自认武功高出曹东篱许多,此刻却已不敢妄下定论。他已然看出,此人的功夫三分在身上、七分在剑上,说起来应算得上天底下第一等拔尖的剑客!

    曹东篱鼻中冷哼一声,“此剑之名出自我曹氏先祖魏武帝的名篇《蒿里行》,所谓‘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是也。此剑之所以灵动,乃是由于它参透了白骨断肠、千里苍凉的心境。“

    “哦,剑也有心境?贫僧以为剑不过是铁打造的死物,何以能有这般说法?“普真心中生奇。

    在他看来,普天之下可称为剑术大宗师的人唯有夔王李滋。这曹东篱所说的话无疑有些离经叛道,李滋若是听见,不知会如何看待?

    “我认为剑有心境,那便是有。“曹东篱微微扬起了下巴。

    这一刻,他的骄傲展露无遗。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儿,大师这是在用调虎离山吧?你是在故意引我离开死人街!“

    普真见他不肯再前行,只得也停了下来,“阿弥陀佛,敢问曹施主的这番话又作何解?“

    “在下突然想起,当年那个九毒老仙在契丹草原上时是长有胡须的,并且甚为浓密。这对于一个曾经自宫过的人来说,绝非正常之事。“曹东篱笑着说道。

    普真沉吟了片刻,道:“或许……他当年所谓的自宫是假的吧?”

    “皇宫检查森严,自宫不可能作假。”曹东篱摇了摇头,“只怕是因为他练了某种可以使身体渐渐复原的神功。”

    “阿弥陀佛,只怕普天之下没有这等怪异的神功吧,曹施主多想了。”普真静立于夜风中,好似一颗枯柳,脸上流露出一丝倦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