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四十节 众口铄金
    “黄巢的盟友王仙芝为人心胸狭隘,一直忌惮王道之将来会夺去他的二当家位置,因此对王道之忌讳甚深。王道之娶苗疆毒王,不过是效仿汉初的萧何,自污贤名,如此可安王仙芝之心,令黄巢、王仙芝两股义军的盟谊牢不可摧。”

    “曹兄之言固然在理,那么王道之又为何要用狠辣手段对付公孙茂,不惜号召武林力量围剿这个弟子呢?”刘驽依旧难以释怀,不禁问道。

    曹东篱轻声叹了口气,“王仙芝虽然贵为大将军,但他一直想学王道之的入壁功。只可惜王道之曾言‘一生只收一弟子,,并以此拒绝了王仙芝数次。王仙芝为了能拜在王道之门下,于是对其弟子公孙茂动了杀心。王道之为了救徒弟的性命,只得假借《化瘀书》一事,公然将其逐出师门。”

    刘驽心中尚有疑问,“《化瘀书》是武林瑰宝,人人心向往之。王道之将公孙茂逐出师门,或许真的是恨其偷了《化瘀书》?”

    曹东篱连连摇头,“天下人将《化瘀书》看成宝典,但在王道之眼中却一文不值。此人当年在敦煌画壁前顿悟时,心中便有了道,修炼成区区罡气,于他而言不过是早晚之事。”

    “可我曾听人说,王道之当年为了得到《化瘀书》,曾经与夔王李滋、傅灵运以及玉飞龙三人结伴,共闯飞摩崖风沙镇。此人既然不在乎《化瘀书》,又何必作此行径?”刘驽对当年韩不寿讲过的那些风沙镇往事记忆犹新。

    曹东篱目光里流露出一丝轻蔑,“我真不知道该不该说,你的那个舅舅傅灵运当真不要脸!”

    “此话怎讲?”刘驽一愣,他单纯只是好奇,并不想为自己那个心性凉薄的舅舅辩护。

    待长安事了后,他定当亲赴眉镇,从舅舅手里救出母亲。

    曹东篱淡然道:“当年王道之前往飞摩崖风沙镇,其实是受夔王、傅灵运和玉飞龙所邀。这三人都很担心他们在找到《化瘀书》后会互相残杀,于是想让‘双玉二王’中武功最高的王道之压阵,这样一来谁也不敢轻易动手。可是后来,玉傅子还是忍不住动手了,他在风沙镇周围布下毒阵,企图将《化瘀书》占为己有。夔王和玉飞龙当然不肯相让,与玉傅子斗得死去活来。最后还是王道之看不下去出了手,数十招间便制服了傅灵运,主持公道将《化瘀书》平分给了三人。傅灵运素来高傲,此战败于王道之乃是他心头抹不去的恨。后来王道之娶了苗疆毒王自污,傅灵运便让门下弟子四处散布谣言,说是王道之当年败于他的毒阵之下,这才不惜娶苗疆毒王,想要学毒功。这些流言后来传到了王道之耳里,此人也不争辩,导致谣言越传越广,天下人人信之。”

    “曹兄,你的说法和我的经历仍有出入。据我所知,王道之当年在风沙镇并非将《化瘀书》平分给了夔王、傅灵运和玉飞龙三人,他自己同样从中拿走了一份九藏篇。”刘驽道。

    曹东篱轻轻一笑,“等你领会了存罡去煞的真义后,自然会明白九藏篇是《化瘀书》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夔王、傅灵运和玉飞龙当年强劝王道之拿走九藏篇,不过是为了掩饰脸面,维护自身在武林中的形象,好让全天下人明白‘双玉二王’皆是有品行的大宗师,即便得了武林至宝也会保持平常心,见者有份,绝不会因此坏了规矩。至于多年后傅灵运派人四处散布王道之出手争抢《化瘀书》的谣言,算是后话了。”

    “王道之既然看不上《化瘀书》,那他为何要批复九藏篇中的内容呢?不瞒曹兄说,我因缘际会,恰好学习过王道之批注后的化瘀九藏。”刘驽摇了摇头。

    “一切都因为苗疆毒王的情夫邱都而起,也就是那个后来在草原上有点小名气的九毒老怪。此人原是袁龙城的家仆,后来被袁龙城安插在宫内作眼线。邱都叛出米斗会后,阴差阳错地用一本当年从袁家带出的真《化瘀书》,换了公孙茂的假《化瘀书》。邱都因此气不过,发誓此生要学会《化瘀书》内的神功,为此不惜接近王道之名义上的妻子花三娘。邱都看不懂原版的九藏篇,于是唆使花三娘让王道之批注。王道之对这两个狗男女的肮脏事再清楚不过,可为了自污竟忍了下来,随便帮邱都批注了九藏篇,也就是你后来看见的那篇功法。”曹东篱解释道。

    “或许曹兄说得有道理吧,但我仍一时难以接受。”刘驽叹了口气,抬头望着曹东篱,“那个王道之若真是好人,义军中为何仍有滥杀无辜之徒?”

    “滥杀无辜?王道之若真想滥杀无辜,他两年前便该一鼓作气攻下长安城。他之所以让大军围而不攻,不过是想让长安城百姓主动投降,城里城外少些冤死的亡魂而已。”曹东篱面对刘驽的质问,已然有些不高兴,加重口气道:“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圣人,玉飞龙那个假和尚与他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刘驽微微一笑,“长安城物资丰富,黄巢、王仙芝大军若在两年前攻城,恐怕损耗会甚大。他们即使攻进了城,所剩残军也会很少,那样就会给天下各藩镇的诸侯背后插刀机会。王道之所考虑的,恐怕更多是自身存亡,而非百姓的生命。”

    曹东篱忍不住想站起身,“以我看,你根本不用想着守城,将长安城让给王道之有何不可,总比这个阴险的夔王要强!”

    刘驽伸手按住他的肩膀,笑道:“天下的路本该自己走,怎能假以他人之手。若是轻率便让出长安城,倘若王道之并非我们所想的好人,只怕想夺回城池也晚了。”

    “好个‘天下的路本该自己走’。”曹东篱冷笑着点头,“我与刘大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你的恩情我已经报过,往后就互不相欠了,这就告辞!”

    他起身便要离开。

    “曹兄何必着急,他王道之若真是好人,日后自当见其真心。”刘驽跟着站起身,眼中闪着灼灼的光芒,“眼下我们最重要的事便是夔王,他是我们共同的仇人!”

    “大人,不好了!”

    大理寺副卿董能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一群太监带着官兵紧随其后追来,为首一名紫衣太监喝道:“上,抓住这些叛贼!”

    众官兵齐齐上前,摁住董能,将刘驽和曹东篱围在垓心。

    紫衣太监不紧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一卷金黄色的帛布,打开念道:“皇帝诏曰,今大理寺卿刘驽率众谋反,理当满门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