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节 我要解药
    夔王全然不顾李菁的威胁,一脸惋惜的神色,“玉飞龙啊,枉你英雄一世,却如此好骗!”

    她捻起兰花指,唱道:“只笑英雄迟暮,空悲了白发,一腔豪情付诸东流……”

    “李滋,你究竟给不给我解药!”李菁小心翼翼地往前迈出一步,将双刀叉在胸前,以防夔王突施袭击。

    夔王终于转脸望向她,温柔地笑道:“菁儿呀,义父若是将你做成一件漂亮衣服,美美地穿起来,你喜不喜欢啊!”

    她抬起手臂,端详起自己的身材,不住地摇头,“我这个波斯舞姬的身体,毕竟不如你的好看!”

    “李滋,你这个老变态,你不得好死,你赔我爹爹性命来!”李菁站得远远地骂道。

    “哎哟,你不说我还忘了。”夔王咯咯直笑,她拔出腰间细剑,“我这就去取你爹爹的性命!玉飞龙本是和我并肩的人物,偏偏信甚么佛。他失去了当年的狼性,便成了一只没牙的老虎。”

    “你混蛋,不讲信用,解药呢!”李菁哭着骂道,却不敢向前走近。

    夔王笑吟吟地提着细剑,款款走到普真和尚的尸体面前,细细端详着老僧已然瘪塌下去的前额,笑道:“玉飞龙,你千万装死。你若是装死,我这一剑真可够你受的。即便你已经死了,我这一剑下去,心里总能更加安稳,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

    她暗运真气,剑尖上光芒闪耀,正准一剑刺下。

    “轰!”

    地上的老僧尸体突然暴起,双目圆睁,伸出一指,直直向前刺出。

    普真和尚指法极快,指尖上隐隐传出破空之声,激得真气飞速盘旋,堪称无坚不摧。

    此招正是玉飞龙赖以成名的“四十九式旋风指”中的一式,威力大到惊人。

    夔王猝不及防间,胸口中招。玉飞龙的指力随即在她身上爆发开来,将她这具美妙的波斯胡姬身体撕成碎片。

    一个矮子从尸块血雨中窜起,径直往大殿外逃去,边逃边吐血,似是受了极其严重的伤。

    普真和尚奋起追上,一指正中那矮子的后心。指力飞旋着炸开,轰然作响,强劲的真气在矮子体内接连爆炸,矮子痛得大声惨呼。

    李菁见状大呼,“李滋,你别逃,留下解药!”

    说着持刀准备要追。

    “菁儿,算了,你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他的命也不会长久了!”老僧吐了口血,复又盘腿坐在地上,坍塌的前额上汗如雨滴。

    他刚刚使用滴水功强行复原伤势,可依然留下巨大后患,身体无法继续支撑下去。

    李菁不敢再追,只见那矮子快速跑出殿门,施展轻功几个纵跃后,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菁搂着老僧,抚摸着他塌陷的前额,哭道:“爹爹,我对不起你,我不仅没有拿到解药,还害得你受了如此重的伤。”

    “阿弥陀佛!”普真和尚叹了口气,“菁儿,你快去把墙上的敬思师兄救下来。”

    李菁只得停止哭泣,走到墙边,抓住敬思和尚垂下的两只脚,奋力往下一拉。

    剑芒消散,敬思和尚摔得七荤八素。他不顾身上伤势,跑来扑跪倒在师父跟前,“师父,徒儿对不住您,没能保护好您,我该死!”

    普真和尚吃力地抬起手,一脸疼惜地说道:“徒儿,你本领不高,为师不怪你。”

    他颤颤巍巍地从怀中掏出一本《七星锤谱》,“这是为师给你量身定制的锤法,共有二十四式。招式不多,可每一招师父都细细揣摩过。虽然比不上当世绝顶武功,却也可胜过江湖上的普通一流高手,你拿去好好学罢!”

    敬思和尚不肯接,哭道:“师父,你伤得这么重,徒儿哪里有甚么心思学武功!”

    普真和尚硬将锤谱塞进徒儿的怀里,“听话,让你拿你就拿,快拿着!”

    夔王逃走不久,大批甲士从皇宫各处赶来,将含元殿团团包围,同时不断有人马从四面八方增援而来。

    李菁见状大惊,手持双刀,“爹,我们杀出去吗?”

    普真和尚长叹了一口气,缓缓摇头,“爹爹怕是走不了啦,你跟敬思逃命去吧!”

    他捂住胸口,不住地咳血,“放心,李滋虽然没死,却也离死不远了,应该没有人能挡住你们。”

    敬思和尚抹了抹眼泪,对李菁道:“师妹,你去逃命吧,我在这里守着师父。”

    李菁有些为难,“解药没有到手,怎么办?”

    “解药的事儿……”普真和尚剧烈地咳嗽起来,“你可以去找刘驽,他师从韦图南,医术高明,说不定能救你的命,爹爹是没有办法了,那个李滋实在太阴险狡诈。”

    殿外,大批甲士手持铁矛,矛尖如林,缓缓向殿内的三人逼近。

    “快走,你们都走!”普真和尚吼道,大口呕着血,下一刻便瘫软在地,再难爬得起身。

    李菁不再犹豫,施展出乾坤迷踪步法,疾步如蛇行。

    她很快窜至那些持矛甲士跟前,手中刀光连闪,顷刻间便杀死数人,逼得其余甲士往后退去。

    她冲至殿门口,只见外面站满了各色甲士,自料脱身甚难,于是转身喊道:“爹,他们人太多了,我出不去!”

    普真和尚躺在地上,吃力地挥了挥手,“敬思,你快去……快去助她!”

    正在此时,含元殿外的那些甲士们突然惨叫连连。

    一紫一青两个人影从远处攻来,将围在殿外的甲士杀得四散奔逃,从数千人中辟开一条血路,直通含元殿门口。

    只见那个紫衣人双掌连挥,掌间真气涌出,如滔天巨浪般攻向八方,将所过之处的甲士轰得满天乱飞,哇哇大叫着摔得七零八落。

    另一个青衣人则有不同,此人手持一柄厚重的巨剑,同时肩负另外两柄宝剑。他挥舞巨剑,招招地动山摇,将胆敢拦路的甲士打得盔碎甲裂,鲜血飞溅如雨。

    包围含元殿的甲士虽然众多,可哪里禁得住这两个煞神疯狂搅局。

    这些人没有夔王指挥,其余将领不过是庸才,全然没有了主心骨,顿时军心溃散,四散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