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节 坏事有余
    刘驽面色一冷,道“这等拔苗助长的邪法必然会极大损伤人的身体,孙大人若真的有心,不如将记载这门劫相功的册子彻底销毁,勿令邪功再荼毒生灵,同时放走那些幼童,给他们的家人一些补偿。”

    “是,是,是!”孙钰忙道,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份大礼能讨好刘驽,没想到却碰了个硬钉子,“请刘大人放心,我回去就释放那些孩子,绝不让他们再回来。”

    “你的意思是,即便你放走了那些孩子,他们还想再回来?”刘驽有些惊讶。

    孙钰皱了皱眉,老实答道:“不瞒您说,夔王为了方便控制这些孩子,命我每日里给他们服用一味名叫‘大乐丸’的天竺神药。一日不服,身上痒痒,两日不服,生不如死。”

    刘驽沉吟片刻,道:“这味大乐丸我倒是听先师韦图南说起过,解药并不难。我这就给你开张方子,你按照方子买药煎成水,让那些孩子连服三日,大乐丸的毒性便可解去。”

    旁边书案上便是笔筒、纸张,他走过去提笔落字,很快开好一张药方。

    孙钰双手接过药方,笑道:“这么说,刘大人同意我入伙了?”

    刘驽点了点头,“你若是能做好我交待的事儿,将来我自然不会亏待你。”

    孙钰收起药方,从怀中掏出一卷帛书,塞进刘驽手中,低声道:“这就是夔王藏身处地宫的图纸,还请刘大人仔细过目!”

    刘驽拍了拍孙钰的肩膀,“有劳了!”

    “哪里哪里!”孙钰拘谨地小心答道。

    两人接着寒暄了半盏茶的功夫,孙钰起身告辞。

    刘驽将孙钰送到衙门口,转身回到书房,当着曹东篱的面摊开那幅地宫图,“曹兄,你觉得孙钰的话有几成真的?”

    曹东篱冷冷一笑,“不管有几成真的,反正是不怀好意。”

    刘驽点了点头,“我的看法和你一样。这个孙钰当年为了拉我进雍州的陷阱,不惜用自己作为诱饵。这种人连死都不怕,怎么会怕朝中有人对付他?”

    曹东篱将桌上的地宫图拈起一角,拎起来快快地扫了一遍,“这张图如果仔细检查一遍,应该能发现一些有用的信息。”

    “那就有赖曹兄了!”刘驽乐得顺水推舟将这等麻烦事儿交给他人。

    曹东篱眉头一皱,“你倒是轻松。”嘴上虽如此说,却收起了那幅地宫图,“孙钰既然敢来,那就说明夔王没死,而且可能有反击的能力,我们必须要小心。”

    刘驽重重叹了口气,“明白!”

    “其实那门劫相功不错!”曹东篱用眼睛余光瞄向刘驽。

    “可过于伤天害理!”刘驽斩钉截铁道。

    ……

    大理寺外,十几名官兵骑马护卫着一辆马车向宰相府的方向疾驰而去。

    孙钰坐在车厢里,眉头紧锁,全然没有了刚才面对刘驽时的谄媚神态。他的头脑在快速转动,思考自己的计谋能实现几成,以及下一步该作何打算。

    正在此时,一道女子的身影从街边屋顶上掠下,左右脚各落在拉车的两匹马的背上。奔跑中的马背起起伏伏,女子如立平地,可见轻功之高。

    女子拔出身后两柄唐刀,刷刷两刀斩出,将两匹拉车的马砍得身首分离,颈血喷了一地。

    马车失去动力,向前行驶出数步后停了下来。

    十几名负责护卫的官兵见宰相大人遇刺,纷纷拔刀,朝行凶的女子围来。女子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手中刀光连闪,十几名官兵先后中刀,坠马断气。

    女子从满地的血迹上踩过,冷冷一笑,甩了甩刀身上残留的鲜血,走到车厢前,用刀尖挑开了门帘。

    “李菁,是你!”车厢中,孙钰惊呼道。

    “没错,是我。李滋杀了我父亲,你是他的狗腿子,今天我就杀了你替我父亲报仇!”李菁恶狠狠地说道。

    危险之际,孙钰很快恢复了平静,沉声道:“夔王已经失势,我如今为刘驽大人办事。李姑娘想杀我,该问问刘大人是否愿意。”

    “哼!”李菁削下门帘,单足迈进车厢,用刀尖挑起孙钰的下巴,“本姑娘若不是顾忌他,早就在大理寺将你杀了。你多活了这么久,知足吧!”

    孙钰依旧不慌不忙,鲜血出被刀尖划破的下颌处渗出,沿着脖颈流淌,“我府中尚有数十名中了大乐丸之毒的孩童要救,这是刘大人开的药方。你若是杀了我,那些孩子也都要遭殃!”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字纸,在李菁面前亮了亮。

    李菁鼻子一皱,“我才不管甚么中毒的孩子,你不要妄想活命!”

    她手一挥,刀光掠过,将孙钰的右手连带那张字纸砍下,落在一片血迹之中。

    “哼!”孙钰低吼了一声,身体因剧痛不停地战栗。

    他身怀重要使命,不想轻易死在一名女子手中,“李菁姑娘,我只是夔王手下的一条走狗而已。你杀了我,得不到甚么好处。留着我的命,我可以随时向你报告夔王的踪迹!”

    “你当我傻子吗,夔王我又打不过,知道他的踪迹有甚么用?”李菁冷笑道。

    她又是一刀削过,刀速极快,在孙钰的喉结处留下一道殷红细亮的血线,收刀,上屋,扬长而去。

    孙钰捂着脖子,从车厢内扑出身子,努力在地上挣扎爬行。

    此时两个身影从墙角出闪了出来,一名白衣公子和一名东瀛浪人并肩而立。

    “狄……辛……”孙钰识出了那名白衣公子,从地上抬起手。

    狄辛停下了脚步,并没有扶起孙钰的意思,叹道:“孙钰,我可怜你,可怜你满腔英雄志,最终却与黄土共眠!”

    孙钰奋然从地上扬起头,伸手想抓狄辛的袍子。上泉信渊走上前,刀鞘重重地戳在孙钰颅顶上。孙钰闷哼一声,颓然趴在地上。

    “他是名士子,你怎可对他无礼!”狄辛朝上泉信渊呵斥道。

    上泉信渊急忙往后退开一步,缩回了刀鞘。

    狄辛不住地叹息,蹲在孙钰面前,“六尺书生,出身贫寒,素有凌云壮志,不肯碌碌终老,说的就是孙大人你啊!”

    孙钰目眦欲裂,喉咙处咕咕流着血,依然说不出话来。他只觉脑袋越来越沉,嘴鼻渐渐陷入血泥里。

    狄辛一脸惋惜地看着地上的宰相大人,“昔日太宗皇帝设立科举考试,为的是将天下才子纳入彀中。你聪明练达,本该为朝廷效命,可惜选错了主人!”

    他抬起头看着上泉信渊,“皇叔不义,我却不能不仁,给孙大人一个痛快吧!”

    “是!”上泉信渊用带有浓厚扶桑口音的官话答道。

    他持刀劈下,孙钰脑袋离开身体,往前方街面上滚出了好远。

    “我们走吧!”狄辛扬了扬手。

    “主公,咱们去哪里?”上泉信渊手按刀柄,面露不解之色。

    “当然是躲起来。”狄辛白了这个不开窍的部下一眼,“眼下是坐山观虎斗的最佳时机,我们不要轻易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