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节 相互提防
    寂寥阴森的大殿里,一个身形矮小的侏儒靠在巨大的铜柱壁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一个面目清秀的老者在侏儒面前踱步,阴恻恻地笑道:“李滋,你若非派人找到我,这条命恐怕已经没了。没想道玉飞龙那秃驴死到临头,竟然还如此阴险!”

    李滋坐在泛光的大理石地面上,艰难地往前挪了挪身体,尝试着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半倚在铜柱上。

    他朝那老者拱了拱手,无力地说道:“我若是死了,那么傅世兄就得独自面对王道之刚猛无双的入壁功了,想必傅世兄也不会愿意。感谢傅世兄的救命之恩,你的神药果然有效,我的内伤已恢复了许多!”

    傅灵运淡淡一笑,摆了摆手,“不用谢,我给你服下的药名叫血蛊,这些虫子能够快速修复你的伤处,即便比起玉飞龙的滴水功也不遑多让。你的伤势只需再过半日便可完全恢复,作为报答,你须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甚么要求,傅世兄尽管说!”李滋摸了摸胸口,感觉体内灼热的疼痛感正在逐步减弱。

    “帮我杀了刘驽。”傅灵运咬牙切齿道,“一根骨头都不要留,全都烧成灰!”

    “他可是你妹妹的儿子,你的亲外甥。”李滋眨了眨眼。

    “所以我才不能亲自动手,还需李世兄助我。”傅灵运一脸怒色。

    “你好像非常恨这个外甥?”李滋试探着问道。

    傅灵运冷冷地看了地上的侏儒一眼,“傅氏乃江南四百年望族,可我妹妹偏偏不听劝告,离家出走嫁给一个卑贱的庶民,玷污了我傅氏一族高贵的血统,生下了这么一个杂种小子。我本来看在妹妹的面上,想放过此子一马,没想他不识抬举,处处与我作对!”

    李滋咧嘴一笑,“我从来没有见你如此恨过一个人,这还是头一次。”

    傅灵运听后有些生气,竖起剑眉,警告道:“李兄勿要揣摩我的想法,这些年来,你不仅身材越缩越小,心思也越发玲珑剔透了。”

    李滋低头看了眼自己不足两尺的瘦小身躯,撇了撇嘴,“我原先也有五尺身高,为了穿漂亮衣服,才不得不委屈自己。至于心思么,我一心将傅世兄当作自己人,绝无半点非分之想。”

    “呵呵!”傅灵运冷笑一声,“你我都是聪明人,又何必说违心的话呢。你不必讨好我,只需帮我杀了刘驽即可。若是让一个庶民闹出大风波,不仅是你们李唐皇室丢脸,恐怕连我江南傅氏也要失尽颜面了。”

    “放心,刘驽这回绝对跑不了。”李滋嘿嘿一笑,“我明白你的心思,你跟我说这些话,其实是告诉我可以放心大胆地杀了刘驽,不必有后顾之忧。放心,等下一次见到这个人,我会直接将他的脑袋从脖子上削下,不给他任何疗伤复原的机会,哈哈!”

    侏儒模样的李滋,大笑时的神情似乎猥琐了不少。

    “哦,你对刘驽用了甚么计策?”傅灵运本就是心有城府的人,对李滋无端发笑见怪不怪。

    “我派孙钰出马,使用苦肉计引诱刘驽进这座地宫。”

    李滋语气颇为平淡,可在傅灵运听来却有些触目惊心。

    “李滋,你确实够狠。这座地宫是你毕生心血所在,布满了各种陷阱机关。普天之下除了王道之,恐怕没有人能够活着走出你的这座地宫。”

    李滋哈哈大笑,“傅世兄说的不错,在这座地宫里,我就是真正的皇帝,掌控一切生死,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手心。”

    他笑了一会儿后停了下来,“不过傅世兄尽管放心,如今玉飞龙死了,咱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对付谁都不可能对付你。”

    傅灵运淡淡一笑,“那谁又知道呢?”

    他轻轻一挥手,一座庞大的青色大阵如浮光掠影般出现在两人眼前,“不瞒李兄说,我进这座地宫后趁闲着没事,布下了这么一座毒阵,你看看怎么样?”

    李滋看着面前烟雾缭绕的毒阵,不禁有些失神,许久后说道:“没想到傅世兄还留有这一招。”

    傅灵运哼了一声,“都是害人的老妖精,怎能不细心提防?”

    他背起手,径直向地宫出口走去,“傅某的要求还请李兄用心记下。告辞了,不送!”

    李滋咬了咬牙,没有说话。他将右手放在身后,悄悄贴在铜柱壁上,那里是一个机关的按钮。他按紧了又松开,始终没敢触发地宫内的机关陷阱,眼睁睁地目送傅灵运离开。

    他轻叹了一口气,为没能到手的培婴功心法感到惋惜。

    就在傅灵运刚才出手为他疗伤时,他分明感觉到此人同样内伤严重,似乎在不久之前曾经走火入魔过。

    李滋的身体在血蛊的修复下正在迅速复原,他自忖不需半个时辰,便有把握胜过同样身体不佳的傅灵运,届时只要将此人制服,不怕其不交出培婴功来。

    可傅灵运老辣得像条成精的狐狸,好似早已看穿他心中所想,并赶在他得以实施之前及时离开,一切似乎都在其盘算之中,实在令人骇然!

    李滋长吁短叹了许久,直至一个时辰过后,他体内伤势已然平复。他默念千幻诀心法,脸色忽青忽白,须臾后张开嘴巴,哇啦啦地吐出一地血色的细长虫子。

    这些虫子在地上不停地蠕动,痛苦地挣扎着。原来它们猝不及防间被李滋用剑气杀伤,这才不得已从其五脏六腑中离开。

    李滋冷冷一笑,自言自语道:“傅灵运想通过这些蛊虫控制我,简直是痴心妄想!”

    他转头看了身后的一根铜柱一眼,笑问道:“令孜,你说是吧?”

    田令孜推着轮椅,从那铜柱后缓缓走出,没好气地说道:“殿下,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何必问我的意见?”

    李滋跑上前,踮起脚尖,奋力用手够着田令孜的膝盖,笑道:“因为你是我的爱人啊,无论做甚么,我都无法忘记你!”

    他伸出短小的手指,往旁边的一根铜柱指去。铜柱表面发出啪地一声响,一扇铜门向外打开,露出里面藏着的一具美貌少年尸体。

    “令孜啊,你说我今天穿这件衣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