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节 身临地宫
    远处,大火烧过后的荒草丛里矗立着一尊烧得变形的佛像。根据孙钰所献地宫图中的提示,彼处就是地宫的入口。

    黑猫在距离佛像尚有两百步时停了下来,毛发皆张。

    前方,不断有绿阴阴的毒气从地下渗出,导致附近一带氤氲缭绕。

    曹东篱面露警惕之色,“猫兄说,前面都是毒,让我们小心为上。可李滋此人并不擅长用毒,看起来倒像是傅灵运来过。”

    他偏了偏头,“奇怪的是,此人为何不使用无色无味的毒药,反而故意让毒阵显形?”

    刘驽远远望去,只见阵形复杂繁复,夹杂了各种奇门遁甲之术,道:“此阵确实是傅灵运所设,除他之外,天底下没人有这等本事。我也想不通他为何要如此布阵,不知是否与夔王有关?”

    “呵,管那些老家伙心里在想些甚么呢!”曹东篱抱臂而立,“反正刘大人可以破阵!”

    刘驽微微一笑,“让我试试看!”

    他乃百毒不侵之体,自然不用担心前方的毒阵。

    他向前走出八十多步,嗅出此间毒物的种类,于是从药囊中掏出数味对应的药末,握于掌心之中。

    他掌力一振,药末顿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刘驽径直走向那座烧得歪斜的佛像,又从药囊中取出数种药剂,沿途一路挥洒。

    在他真气的激荡之下,这些药剂化作一股股略带清香的药雾。

    刘驽走至佛像前,将一捆细香插进佛像脚下的泥土里,用火石点燃。

    空气中药末、药雾和药香互相发生反应,使周遭空间折射出奇异的七彩光芒,宛如幻境一般,将周遭绿色的氤氲毒气化解的一干二净。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这片区域内的毒阵渐渐褪去,地底下不再有绿气冒出。

    黑猫一阵飞跑,跳到佛像肩上,欢快地叫出一声,“喵!”

    曹东篱淡淡一笑,跟着走了过来,“猫兄说这座佛像下有人味儿,应该就是地宫的入口。”

    他五指箕张,厚重巨大的龟寿剑从他背后剑鞘中飞出,剑柄落于他的掌心之中。

    他双手握剑,奋力劈下。佛像崩碎,化作碎石飞溅。地下露出一个方形黑洞,深邃不可见底。

    两人正待探头朝洞下张望,只觉有劲风扑面而来,连忙往旁闪开。

    三十多道男男女女的人影从黑洞中蜂拥而出,朝四面八方奔逃而去。

    “想逃?”刘驽双掌一振,使出叠浪神掌中的“万流归海”。方圆数丈之内,劲风倒卷而起,涛声不绝于耳。

    那些奔逃中的男女脚步随之一滞,身形慢了下来。

    曹东篱瞅准时机,抽出腰间鞘中的洛神剑,径直插入地中。剑尖上所附真气爆发,地面随之龟裂。

    以落剑处为中心,数百道细长的裂纹朝外绵延过去,形成一块阔达三丈的圆形裂土。

    “睹一丽人,于岩之畔。精移神骇,忽焉思散……”曹东篱凝神轻吟。

    洛神剑发出细弱无声的嗡鸣,地面上的裂纹忽窄忽松,以人眼无法看清的频次快速颤动。

    那些想要逃跑的男女只觉腿中好似灌铅,再也难以移动半分。

    刘驽趁机冲上前来,脚踏八卦方位,不过数息时间,已绕着这些男女接连拍出数十掌。

    此招正是叠浪神掌中的一式“八方潮来”,极为耗费真气,同时威力十分浩大。

    刘驽使完六十四掌后,收招站立,气定神闲。

    招式威力爆发!

    无数掌风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涛声连连,好似怒海咆哮,誓要吞噬一叶正在漂流的扁舟。

    圆状裂土中,三十多名男女::并不惊慌,他们齐齐拔剑,使出同一招剑法。

    道道银亮的剑芒在众男女头顶上方流动,很快汇聚在一处,化成一艘银色画舫,将他们载入其中。

    不断有银亮的光华从画舫中飞起,抵挡刘驽袭来的掌风。掌风激摧之下,这些光华不停地颤动,可始终保持安然无恙。

    刘驽眼见刚才那招无效,想要冲上去摧毁那艘古怪的画舫,却被曹东篱一把拽住袖子。

    曹东篱摸着黑猫的头,淡淡地说道:“这是李滋使出的幻象,你不要上当,幻象的实质不过是剑气而已!”

    “那该如何应对?”刘驽急忙问道。

    “这招名为秘剑.画舫,乃是杂糅了西域幻术的剑法,我自有办法破之!”曹东篱将龟寿剑拄在地上,单手伸出食指,指向那艘银色画舫。

    细长轻盈的蒿行剑从他背后脱鞘飞出,朝画舫疾速射去,将迎面挡来的光华悉数刺裂,化作片片光蝶纷飞而去。

    蒿行剑在空中划出一道银亮的弧线,落于那片圆形裂土之上,与嗡响中的洛神剑产生共鸣。

    只听一阵刺耳的声响发出,银色画舫开始剧烈地震颤,很快化作一片光屑落入尘埃之中。

    画舫中的三十多名男女随之落地,纷纷奋力迈腿,朝地上圆形裂土的边缘处逃去。

    在他们原先所在之处,一面面透亮的银镜凭空出现。

    不断有男女从镜中走出,越来越多。

    数丈广阔的圆形裂土内,很快挤满了百许人。这些人个个手持细剑,似乎正在结成一道诡异的阵法。

    刘驽见状心知不妙,他转头望了眼曹东篱,“曹兄,怎么办?”

    “简单!”曹东篱面色不惊,冷冷一笑,拔出地上的龟寿剑,运力扬臂,将重剑朝那百许名男女飞掷过去。

    剑未至,他身形已到。

    曹东篱接过从空中落下的重剑,奋力一劈。轰然巨响中,三十多面银镜纷纷碎裂。

    黑猫坐在他的肩上,发出一声尖厉的喊叫。那些从镜中走出的男女随即尽数消失,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地上,仍只站着原先那三十多名男女。

    刘驽知时机已到,脚下步若雷霆,运掌冲上前来。

    他接连十次使出“八方潮来”,掌力将这些男女团团包围,同时却又凝而不发。

    他又跃至半空,连续使出数十次“水淹七军”,密不透风的掌力封住了众男女上方的去路。

    待他身形落地后,不等喘气,又使出叠浪神掌中的一式“倒灌江河”,使掌力密布于地面。

    他的掌力遍布天上地下,令众男女无处可逃。这些招式说来繁琐,其实不过发生在数息之间,便连曹东篱也看得目不暇接。

    曹东篱不无羡慕地说道:“刘大人,这才是你的真正实力吧?”

    刘驽目露金芒,正在凝神控制自己含而不发的掌力,只是轻轻吐出四个字,“曹兄过奖!”

    在存罡去煞之后,他得以充分开发体内万灵大蛇之力的潜能,并可运用滴水功将其与体内的罡气、大义武经内力融合,从而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悉悉悉……索索索索……”

    地宫深处传出极其细微的声音,声音之小,普通人的耳朵几乎无法听见,可黑猫却警惕地竖起了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