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节 大宴群臣
    翌日,刘驽在大理寺摆开宴席,一众主战大臣和将领前来赴宴。阵势之浩大,震惊了整个长安城。

    这是刘驽刻意所为,正所谓“欲成其事,必先造势”!

    前来赴宴的人极多,与这些人同来的仆人家丁将大理寺外的官道塞得熙熙攘攘。

    刘驽见来客太多,索性命董能在院中摆席,桌案挤满了前后院子里的场地。

    大槐树下单独放着一张小案,是大理寺卿主座所在之地。

    巳时刚到,众人均已落座。

    这些人中不乏朝中正一品、正二品的大员,他们之所以聚集在此地,乃是因为面前这个年轻的大理寺卿给了他们的希望。

    刘驽从主座上站起,朝众人拱手,“今日诸君赏脸,刘某心中感激不尽!”

    众人纷纷起身,“参见刘大人!”

    刘驽请众人坐下,没有再说甚么官场套话。

    他请众人自行开吃,同时给自己斟上一杯酒,开始向众人分析时下局势。

    户部尚书裴元是个白白的胖子,出身山东大族裴氏。他与兵部尚书柳三省正好邻座,两人于是凑到一起细声耳语。

    “柳尚书,你觉得这个刘大人如何?”裴元悄悄问道。

    柳三省摸了摸胡须,“我本是给已故谢相面子,这才与刘大人结交。本以为他不过是懵懂少年,交往深了才知道,真乃一代人杰!”

    裴元连连点头,“我与你看法大致相同,这位刘大人不喜夸张造作,做事颇为朴实。你听他说话虽然言语平淡,但是句句都能切中要害。普天之下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可仅仅如此,并不能保证刘大人会带领我们击退城外贼军啊,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呢!”柳三省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裴元。

    裴元似有所悟,“我家中颇有资财,若是刘大人需要兵饷,我可以变卖田地房屋,全都献给朝廷!”

    柳三省连连摇头,“你那点家产不够看,算不上天时地利人和。”

    裴元有些迷糊,“那……?”

    柳三省低声道:“我们应该给刘大人一个名份,让他出师有名,可令群臣拜服、外贼生惧。”

    裴元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想让他当宰相?”

    柳三省摇头。

    “难道是三公?”裴元睁大了眼睛。

    柳三省又摇头,微微一笑,“我想问问裴大人的想法。”

    裴元差点跳了起来,“你是个老狐狸,我差点上了你的当。说罢,你想干甚么,我都跟你!”

    “那好!”柳三省道,朝裴元微微一笑。

    他从座上站起身,朝主座方向长长一辑,“刘大人,卑职有事禀报!”

    刘驽端坐在主座上,伸手示意,“柳大人不必多礼,请说!”

    柳三省从席间走出,“方今乱世,只有大英雄大豪杰方能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当年黑泽一战,刘大人谈笑间便令吐蕃倾国之兵烟消云散,功名之巨,堪称震烁天下!”

    他顿了顿声,目光扫向宴间众人,大声道:“刘大人本是可以做草原可汗的人,如今他肯屈尊降位,带领我们大家剿灭黄贼,我们又怎能让英雄寒心,是也不是!?”

    “是!”席间众人齐声答道,似乎早有准备。

    裴元坐在席上,见状吓了一跳,心道:“原来姓柳的早就谋划好了这一切,却不早早告诉我,真是可恶!”

    他转念一想,“是了,这柳三省本就是谢攸之的门生,自然和其他谢党一样拥护大理寺。我素来与谢党毫无瓜葛,他对我有提防也属情理之中。”

    柳三省一不做二不休,率领众人离席,走到主座前,拜倒在地。

    他手捧一卷圣旨,念道:“皇帝诏曰,今大理寺卿刘驽有功于社稷,赐封秦王……”

    他接着往下念,乃是圣旨中常见一些华丽修饰文辞。

    裴元坐在席上,听得有些头昏脑胀,心道:“秦王,秦王……这可是当年太宗皇帝的封号,这柳三省简直大胆,莫不是想反了?”

    他如坐针毡,明白自己若再不表态,随时可能有性命之危。可即便如此,他仍然难以做下决定。裴氏世代出仕唐廷,他深受国恩。如果仅是为了击退黄贼,他可以豁出性命去。可如果有人想换天,他宁死也不能答应。

    正在此时,主座上的刘驽不等圣旨念完,突然笑着说道:“刘某只是区区大理寺卿,对朝廷并无大功,秦王之位实不敢当!”

    “大人!”柳三省神情激动,劝谏之心溢于言表。

    “莫要再说,秦王之位不敢当!”刘驽的态度十分坚决。

    裴元见状稍稍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位刘大人倒不像有野心的人,若真如此,实乃大唐之福。”

    与裴元同样想法的人,还有禁军统领颜烈。颜烈本想站出来斥责柳三省胡闹,见刘驽推辞不肯接受秦王封号,方才稍稍放下心来。

    席间,柳三省几次三番劝谏不成,于是神情大急,不停地在地上磕头。那些跟着他跪在主座前的群臣开始嚎啕大哭,个个都想上前死谏吗,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秦王不肯即位,社稷危矣!”

    “还请秦王体谅苍生!”

    “大唐可以没有我们,但不可以没有秦王!”

    “秦王三思啊!”

    副卿董能看着这些哭得感天动地的群臣,心里有些不知所措,他凑到刘老学究面前,悄声道:“老太爷,要么就让大人做了这个秦王吧?”

    “你糊涂!”刘老学究狠狠地瞪了董能一眼,“古往今来,所有想当开国功臣的臣子都是这么干的。他们心里清楚得很,哭得越厉害,将来官位越高!”

    “您是说,他们想改朝换代?”董能吓得把手放进了嘴里。

    刘老学究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那……老太爷,我要不要哭?”董能认真地征求意见。

    “滚,敢哭揍你!”刘老学究直想掐死这个混小子。

    席间,那些大臣依旧在哭哭啼啼地劝进,有人甚至用头去磕桌角,场面热闹非常。

    此时,一名不起眼的官员从席间离开,悄然走出了大理寺大门,上街后转身进了街对面的一家酒楼。

    酒楼总共四层,顶层靠近街边的窗户处,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独自坐在桌前,只点了两个小菜和一杯茶水,并未动筷。

    女子不时调整脸上面纱的位置,好让人无法看见她那绝世的容颜。

    谢暮烟静静地望向窗外,从她的位置可以将对面大理寺院中的情形一览无余。

    那名从大理寺出来的官员蹬蹬蹬小跑上了楼,凑到谢暮烟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谢暮烟轻轻叹了口气,“柳三省私心有些重,做得太过了,不能让他胡闹下去。”

    她轻声向前来报信的官员嘱咐了几句,官员听后连忙转身跑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