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节 狄大祭酒
    狄辛嗅着秋风里的菊花香气,这两日烦躁的心情方才略略好转。

    刘驽率领三百骑兵大破王仙芝十万兵马,此事已在长安城内传得沸沸扬扬,从豪门士子到市井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如果我有三百人,你认为我能做到和刘驽一样吗?”狄辛向跟在自己身后的上泉信渊问道。

    “不能,这种人百年难得一见。”上泉信渊手握刀柄,微微欠身。

    狄辛微微一笑,“你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坦诚,跟了我这么久,可有想过回扶桑?”

    “不悟剑道,誓不东渡!”上泉信渊口气十分坚决。

    狄辛轻轻叹了口气,“如此也好,那就与我一起做番事业吧。咱们一会儿去趟大理寺,和那个刘驽谈谈该如何对付黄巢、王仙芝。”

    “大人!”上泉信渊有些讶然。

    “莫再说了!”狄辛摇了摇手。

    半盏茶后,狄辛和上泉信渊一主一仆骑着马向大理寺方向疾驰而去,一路上所见所闻让他们不禁心生感慨。

    经过义军的连番攻城后,城内本已人心惶惶,各处街市败落。可自从刘驽打败王仙芝大军后,长安城里的百姓再次看到了希望,荒凉的街市重新熙熙攘攘起来。

    街道两边挤满了来来往往的行人。虽然物品仍然短缺,但贵在人心重振,这座被义军包围了近四年的城市难得地焕发出了一线生机。

    狄辛目睹了这一切,胸中如打翻了百味瓶,心情异常复杂。

    他本是大唐皇帝,容不得李氏江山旁落到他人手中。可如今天下纷乱,时局早已不由李家说了算。大唐三百年的都城眼看就要毁于一场战火,可他却无能为力。

    放眼整个长安城,有能力救长安城于水火之中的仅有一个异军突起的旁姓人。这个叫刘驽的人心中虽有百姓,但对唐廷不抱有甚么忠心,其心思难以揣测。

    刘驽这样的人本该是铁板钉钉的敌人,可狄辛却不得不依靠这样的人帮忙击退贼军。局势之残酷,令人无可奈何!

    “这着实是个可怕的人,可又有甚么办法呢,总比眼睁睁地看着贼军进城好些吧?”狄辛心中黯然,转头看了眼身后。

    上泉信渊是个嗜武的痴人,不懂主人的复杂心思,此刻正低着头思索剑道,跟在主人马后默然前行。

    狄辛没有打扰上泉信渊,只是轻声叹了口气。

    西风飒飒,秋叶纷落如雨。

    狄辛明白,自己此番前去大理寺与刘驽商谈合作,无异于背叛列祖列宗。

    大理寺乃龙潭虎穴,甚至可以说,只要他一只脚迈进大理寺的门槛,就再无反悔的余地。

    可他并无更好的办法。

    ……

    刘驽在书房接见了狄辛,两人就时下局势交换了一番想法,又有的没的寒暄了几句。

    “我欢迎狄公子投入我的麾下,黑鸦从此并入掌剑门。”刘驽很快切入主题。

    “掌剑门?”狄辛微微一愣。

    “是的,掌剑门只是一个江湖组织,不是地方诸侯势力,你率领黑鸦加入我们再好不过。”刘驽笑道。

    狄辛是个聪明人,很快想明白刘驽的用意,加入一个江湖门派而非投靠藩镇诸侯,意味着只是武林之事,与江山社稷无关,如此一来他便不用背负愧对列祖列宗的罪名。

    他心里不禁生起一丝感激之意,起身施礼,“黑鸦首领狄辛拜见掌门人,今后任凭掌门驱使,生死无悔!”

    他顿了顿嗓子,“可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但说无妨。”刘驽注视着这位李唐废帝,目光柔和。

    狄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有恢复李氏江山的决心,任何时候掌门都不能做我的拦路石。”

    刘驽微微一笑,和颜悦色地说道:“拦你路的人不是我,而是天下英雄。自懿宗以来,天下土地兼并日重,百姓生活困苦。可皇室耽于享乐,对此不闻不问,朝中要职多由奸佞小人担任,这些人只管中饱私囊、夜夜笙歌,政令难出大内,官场黑暗无比,百姓连活命都难,怎能不群起而反?这可都是你们自己造下的孽,赖不到其他人头上!”

    狄辛脸色忽红忽白,他明白刘驽所言属实,想了一会儿后只得说道:“天下枭雄太多,我自然管不到他们。只要掌门不觊觎我大唐社稷,我便忠心于你。”

    他心里明白,当今天下论起兵法谋略,无出大理寺卿其右者。只要刘驽不反,那么其他藩镇诸侯和叛乱义军最终难以成得了气候。他既然加入了掌剑门,便可借助刘驽的势力逐一解决这些人,最终平定天下。

    刘驽似乎对狄辛的想法全然不知,哈哈大笑道:“狄公子,即使我坐视旁观,静等江山落到其他人手里,可这个天下终究不再姓李,你又何必执着?”

    狄辛垂下眼皮,轻声道:“若真是那样,掌门大可从那些枭雄的手里夺过天下,建立自己的帝业,而我也绝不会怪你。”

    “你大概会错了我的意思。”刘驽轻轻叹了口气,“不过我可向你保证,大唐的掘墓人绝不会是我。”

    狄辛长长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心神颤动,“如果真的那样,便是大唐的命数,无论如何我都认。”

    他有种想请刘驽出马帮忙恢复大唐江山的冲动,可心里明白时机远未成熟,只得强自按捺在心里。

    与此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的这种想法多少有点危险。

    自古以来,多少信誓旦旦要匡扶社稷的枭雄最后都成了权臣,将皇帝架作了一具具高高在上的傀儡。

    这种权臣数不胜数,远有西汉王莽、东汉曹操和三国曹魏之司马懿,近有北周宇文泰、北齐高欢和前隋文帝杨坚。

    狄辛不想做被迫禅让江山的汉献帝,更不想做身死国灭的北周静帝和北齐后主。

    他已经在那个死鬼皇叔李滋的胁迫下做过一次废帝,不想再有第二次这种惨痛经历。

    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其实只有一条,那就是不动声色地融入掌剑门内部,逐步掌控那些投靠刘驽的势力,同时令刘驽诚服,最终成为掌剑门真正的主事人。如此一来,他将拥有逐鹿天下实力,恢复大唐江山不再是梦想。

    这个计划的精要只有四个字,徐图缓进。

    若稍有不慎,盘算泄露,便会引起刘驽的警惕,导致计划全盘崩溃,再无实施下去的可能。

    狄辛在心里默想自己的计划,全然不觉时间正在悄悄流逝。他猛然醒觉,抬起头来,只见刘驽正静静地看着自己,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心思,慌忙道:“一想到家国纷乱,我便心乱如麻,不知不觉间思绪飘得甚远,还请掌门勿怪!”

    刘驽见狄辛在发呆,并未贸然打扰,直等到此人回过神来后方才笑道:“不怪,我请狄公子担任掌剑门下的大祭酒一职,如何?”

    狄辛急忙拜倒在地,“多谢掌门厚爱!”

    祭酒之职始于汉魏,魏武帝曹操曾为幕僚特地开辟此职,意为心腹军师,自郭嘉起,有史可考者共五任。

    他心里明白,刘驽委任他当大祭酒,无疑已将他列入身边智囊行列之中,这对他将来接管掌剑门有百利而无一害。

    刘驽微微一笑,扶狄辛起身,“不必多礼,大祭酒之位德高望重。你出身皇家,又曾做过皇帝,正好可以胜任此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