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节 腥风血雨
    那名负责点名和扇嘴巴的小太监本来也想偷偷溜走,可眼见两名副统领丧命,哪里还敢再逃,蜷缩着身子窝在墙角里全然不敢动弹。

    禁军首领颜烈和一众亲兵刚刚被刘驽远远地落在马后,此时方才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下马走进营中。

    神策军诸将都是聪明人,看见颜烈后心里顿时明白了大半,原来不过是一场牟兵夺权的军变。

    他们中大多数人早就不待见鱼恩义,此时乐见其成,连忙尽数跪伏在地,“我等愿听从将军号令!”

    颜烈见状颇为感慨,神策军原本就该归他管辖,只不过鱼恩义为人实在过于跋扈,仗着自己在宫里有靠山,从不把他这个禁军大统领放在眼里。

    他略略点头,看了眼犹然坐在马背上的刘驽,朝神策军诸将道:“你们不用拜我,要拜就拜这位大理寺卿刘大人吧。如今长安城政令军令皆是出自大理寺,连我也要听从他的号令。”

    神策军诸将听后面面相觑,他们早就听过这位大理寺卿的大名,只不过碍于鱼恩义的淫威不敢过多讨论,此刻一见,竟然是位青年英雄,不禁感到十分惊讶。

    颜烈又道:“这位刘大人当年在草原黑泽上以区区十万兵马歼灭吐蕃倾国之兵,想必你们都听曾说过。”

    神策军众将一听顿时炸了锅,悄悄在地下议论开来。

    “原来真的是他!”

    “此人用兵如神,堪称李卫公再世,前些天刚用三百骑兵破了王仙芝十万大军。他肯出面拯救长安城,真乃我等之福分啊。”

    “天哪,我以前还以为是传说!”

    “听说他曾经差点做了草原可汗,后来却回了中原。”

    神策军众将得知内情后皆是喜出望外,议论一番后纷纷伏倒在地,齐声道:“我们愿听从刘大人调遣,任凭前方刀山火海,绝不后退一步!”

    颜烈见这些神策军将军个个趴在地上,着实做到了“五体投地”,不由地大松了一口气,向刘驽问道:“刘大人,您看这样可还成?”

    刘驽点了点头,翻身下马,向面前的诸将抬了抬手,“诸位请起,从今往后还望咱们大伙儿能够同心协力,共同守御这长安城,做到人在城在。”

    诸将齐齐施礼,“敢不效命!”

    刘驽满意地笑了笑,指着刚才那名差点被鱼恩义斩掉的副将道:“你这个人忠义可嘉,可以做神策军的副统领,不知你是否愿意?”

    那名副将在短短时间内人生遭逢大起大落,心情倍感复杂,微微一愣后连忙跪伏在地,“多谢大人赏识,卑职从今往后定效死力!”

    神策军其余众将一听哗然,他们都明白,眼前这位刘大人才是长安城真正的主子,说出的话比皇帝还管用,既然刘大人已说出话来,那这个副将升官必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容不得丝毫质疑,于是个个面露羡慕之色。

    他们望着那名升任副统领的副将,不由地唉声叹气,直恨自己当初怎么没有去驰援明德门,否则今日升官的人岂不是自己?

    刘驽将这些人的举止尽皆落在眼中,他微微一笑,道:“至于另一个统领的位子,目前就空着吧。将来诸位谁能立下大功劳,那么这个位子就归他。”

    诸将一听,个个眼睛冒火。这些人在神策军中当了几十年的差,在太监鱼恩义等人的压制上,早已多年没升过职。此时有副统领的空缺摆在面前,不由地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赶赴前线立功。

    颜烈目睹眼前情形,思索一番后,凑到刘驽面前,悄声问道:“眼下神策军还需一名正统领,否则军令不行,难以在战场上发挥效用,不知刘大人心里是否有合适的人选?”

    他心里其实早已揣摩好几个预备人选,这些人都是朝中老将,个个都能征善战,担得起这个神策军统领之职,进入战场后,很快便能发挥神策军的实力。他本着大公无私的精神,正准备向主帅推荐。

    刘驽意味深长地看了颜烈一眼,“我认为颜锋最合适。”

    颜烈听后吓了一跳,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忙道:“犬子无才无德,恐怕难以胜任统领之职,还请大人三思。”

    刘驽大笑,拍了拍颜烈的肩膀,“颜将军何必总是胳膊肘往外拐啊,俗话说举贤不避亲,依我看颜锋这孩子就很不错,神策军统领就是他了,无需再议。”

    他早已从父亲刘老学究那里打听过颜锋这人的品行能力,得知此人虽然是个纨绔子弟,但浪子回头后表现得颇有胆识,是个可造之材,心中便已有了主意。

    颜烈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不停地施礼,过了好久方才说道:“多谢大人成全,来日我定让犬子登门答谢您的知遇之恩。”

    刘驽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道:“不必如此,让他好好管理神策军即可!”

    颜烈感慨不已,连连点头。

    刘驽望了眼面前诸将,笑道:“从今往后,你们的俸禄由我来负责,根据官阶不同,可按照大理寺官吏的六成来发放。”

    众将一听大喜,他们都知道大理寺是长安城内最富的衙门。眼下所有衙门都快发不出薪俸了,唯有大理寺的人个个富得冒泡。他们即便只能得到大理寺人六成的薪水,却已比先前不知高出多少倍,怎能不喜出望外。

    短短半柱香的功夫,困扰了禁军数十年的神策军这个痼疾便已被刘驽彻底解决。

    刘驽寻思了一番后,又向颜烈下令道:“阉宦为祸天下已有百年许,罪恶罄竹难书。眼下宫里那些太监已然失去军权,正好可以借机除去。只是时局非同寻常,送去大理寺审问恐怕太耽搁时间,夜长梦多反倒不美。着令三品以上的太监全部处斩,其余的小太监留下二十人伺候皇帝,剩下的人都给些银两遣散出宫吧!”

    他此令一出,在座神策军众将听后直觉骇然。他们明白,长安城里很快又会有数百人头落地,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颜烈身受主帅厚恩,忙道:“请主帅放心,我这就带人过去。”

    刘驽略略点头,“事情既然已经了结,我们这就走吧!”

    说完翻身上马,往营外走去。

    颜烈见状急忙带着亲兵出门追上,一行人还未走出多远,便听见屋里传出惨叫声。

    颜烈转头一看,只见那名负责点名、扇耳光的小太监还未逃出门来,便被众将上前按住。这些神策军将领下手毫不客气,一时间刀光剑影向小太监招呼过来,惨状不忍目睹。

    他们被阉宦欺凌了许多年,怎肯放弃这个出恶气的机会,片刻间已将小太监肢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