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节 以少敌多
    一天后,长安城北面的一片民宅被征用。

    两千神策军将士将这里团团包围,方圆三里地内任何人都不得接近,否则格杀无论。

    三百名由户部征调而来的铁匠被送到了这里,随同他们前来的还有大批熟铁料。为了运输这些熟铁料,前前后后用了两百多辆马车。

    听说户部尚书柳三省为了搞来这些铁料得罪了不少人,不少门阀大户开始纠集人闹事,弹劾的折子一封接着一封送进了大内。

    所幸柳三省本人就出身士族,加上皇帝根本不上朝理事,这才将这些事情强行压了下来。

    刘驽为了此事,专程上门向柳三省道谢,并送上了由父亲刘老学究亲自书写的旌书。柳三省让府中众人传阅这封旌书,博取了阵阵赞赏,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此后数日,城北那片被征调的民宅里传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至于那些铁匠究竟在干甚么,无人能够知晓。任何胆敢在周边地段驻足停留者,都被负责戍卫的神策军将士远远地赶开。

    这一日,西风凛冽,天空中阴云密布。刘驽登上春明门的城楼,观察城外的义军态势。

    寒冷的天气中,那些义军将士个个包裹得严严实实,棉袄棉裤一样不缺。相比之下,城墙上的守军颇显寒碜。由于城内物资短缺,伍长以下的兵士大多没换上过冬的棉衣。

    禁军统领颜烈为此愁眉难展,对刘驽道:“大人,再这样下去,即便贼军不攻城,咱们的人都要被冻死光了。”

    “眼下天气渐冷,贼军粮草供应也愈发困难。若是能打赢一场大战,那咱们便能安然过个冬天。”刘驽面色不惊。

    “那就全拜托大人了,大家都信任你。”

    颜烈这些天并没有闲着,他去过城北那座被征用的民宅不少趟。作为禁军统领,他拥有近距离目睹那个被严密封锁的“秘密”的特权。

    他不看还可,一看吓一跳,心里更加迷糊,不知道刘大人暗地里做这种无用之物图个甚么。

    即便如此,他心里仍感踏实。在他看来,哪怕局势再险恶,只要刘大人还在,局势便有扭转的机会。

    咚!咚!咚!

    城外义军阵中突然响起战鼓声,在消停了十数日之后,彼军再次展开阵型向城墙下攻来。

    刘驽远远望着城下如蝼蚁般密集攒动的人头,不禁皱了皱眉。

    早在昨天晚上,狄辛已经将义军今日的攻城计划放在了他的案头上。根据黑鸦线报,此番义军负责攻城的主将不同以往,乃是号称义军第一名将的尚让。

    刘驽细观来军阵势,只见阵型紧凑,两翼防守严密,一看便是名将手笔。

    早在十年前,刘驽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儿时,这个尚让便已是名动天下的义军将领。当年宋州城那一战,尚让没有选择掘开黄河之水破城,令其仁义之名传播天下,比一般的义军将领名气要好出甚多。

    通常来说,像尚让这种名将不到关键时刻绝不会轻易露面,估计义军也已经意识到了冬天即将到来,不想将战事拖到明年春天,必须尽快打开局势,这才派出了这位鼎鼎大名的仁义将军。

    颜烈眼见敌军愈来愈近,急问道:“大人,敌军这次足有二十万之多,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打开城门!”刘驽沉声道。

    “大人,您又要亲自出城?老是这么做恐怕太危险!”颜烈吓了一跳。

    “不,我不出城。”刘驽摇了摇头,“你快去调拨两万兵马,其中骑兵三千,弓弩兵两千,刀盾手五千,持矛步卒一万。”

    “遵命!”颜烈忙道。

    未几,一支两万人的守军在城门下集结。城门徐徐上升,城楼上战鼓声咚咚响起。

    刘驽站在城楼上,呼啸的西风吹得他黑发飞扬。

    在他目光的注视下,这支两万人的守军徐徐开出城外,向狄辛率领的二十万义军迎去。

    双方军力对比悬殊,看上去就像一只刚断奶的小狗想要挑战庞大的饕餮怪兽。

    颜烈看得心急眼跳,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城墙上来回走动。他手底下将士虽有九万多人,刚刚派出城去的两万多人是他手底下最精锐的百战之卒,即便稍有闪失,对守军都是极大的打击。

    一名力士正在按照刘驽的军令击打战鼓,城下的守军根据战鼓节奏变化,开始快速调整阵型。

    五千刀盾手率先出阵,将盾牌支在地上,手握长刀。在他们身后,万支长矛林立,枪尖闪闪好似一片银海。

    银海中空出了一大片场地,供己方三千骑兵藏身。

    两千弓弩迅速向两翼移动,纷纷弯弓搭箭,瞄准向冲来的义军。

    这支由尚让亲自率领的义军果然神勇非凡,在进攻的途中不断改变阵型,很快分成数队,向两万人的唐军分进合围过来。

    “将军,咱们要不要增兵?”颜烈实在忍不住了。

    这两万将士尾大不掉,不同于刘驽上次亲自率领的三百骑兵,若想在敌军中来回穿插,做到全身而退,实在是万分困难。

    诸将都跟着相劝。

    “是啊,刘大人,咱们的兵力实在是太少了。”

    “刘大人,我可以再带两万人下去增援!”

    “这次的敌军阵型调配有度,与往常截然不同,刘大人必须小心才是。”

    可刘驽并未听进耳朵里。他略略一笑,“如果两万人敌不过他们的二十万人,那么我们的九万人何以胜得他们的百万大军。”

    一句话将众人噎得说不出话来。

    任是个稍微了解局势的人,都明白刘驽所言皆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有些人寄希望于大理寺卿能够创造奇迹,一举破解长安城之围,却不肯给他施展奇迹的机会,不能不说是件极讽刺的机会。

    颜烈长长地叹了口气,示意诸将噤声,面带愧色,对刘驽道:“卑职只是个平庸之人,看不懂战场上的诀窍,还请刘大人定夺。”

    刘驽不以为忤,安慰道:“颜将军勿要过于担忧,彼军虽强,却并非不可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