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节 紧追不舍
    傅灵运终究是天下第一等聪明人物,此时他身受重伤后反而明台清明,觉察出体内一阵寒凉,好似有甚物正在吸取自己的生机,随即想起自己先前读过的那封信上散发出的奇怪味道,心中乃是顿悟,指着刘驽喘息道:“是了,韩不寿收的那封信上被……下了药,一定是你……你送来的。”

    那涂在信纸上的药虽然没有毒,却能与他体内的炁产生某种反应。正因为如此,他今天才会连一半功力都无法使出,这会儿遍身愈加发冷起来。

    刘驽勉强睁开了被刀光刺伤的双眼,肩头上流血的创口正在徐徐愈合。

    他疼得额头上满是冷汗,大口喘着气,道:“舅舅,交出我的母亲吧,我们本可以不做仇人。”

    “呵呵,舅舅?”傅灵运莫名地笑了起来,大口咳着血,“你出身低贱,怎敢如此称呼于我,傅氏的门庭不是你这种竖子能辱没的!”

    刘驽没有说话,他冷冷地看着傅灵运,等待某种预料中的结果。

    傅灵运渐感四肢麻木,口中哆嗦道:“你……你这下得是甚么毒?”

    刘驽没有说话,他当然不会告诉傅灵运,自己研制出的这种新药可以缓缓化去炁中所含的罡气,徒留下喜欢吸人体内生机的煞气。

    傅灵运若是继续坚持下去,只怕会被体内的煞气彻底占据身躯,成为一具行走的傀儡。

    刘驽不希望这样对待一位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可眼下似乎并无更好的办法。

    他与这位玉傅子之间所信奉的道相差甚远,没有丝毫调和的余地。玉傅子是世家门阀的守护者,而他则深恨这种出身决定命运的论调。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史记.陈涉世家》中的这句话,乃是千年以前陈胜吴广反抗秦王暴政时发出的来自贫民心底的吼声,曾经深深震撼了刘驽幼小的心灵,并且至今影响着他的想法。

    他心里明白自己与这个舅舅并非同道中人,长此下去,两人只能成为彼此的敌人。

    刘驽不想与困兽犹斗的傅灵运继续纠缠,万一这位武林泰斗手心里仍攥着某种足以翻盘的绝学,那他岂非一失足成千古恨?

    想着到这里,他准备抛开傅灵运离去,上山回到清水庵中。他心中一直担忧若是那个旁观的余小凉决定出手,与韩不寿围攻朱温,那么朱温的性命势必危在旦夕。

    可他还未走出几步,便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傅灵运缓缓向刘驽走来,一只手紧紧扼着自己的脖子,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痰声。他本是十分儒雅的名士,此刻却显得分外狰狞。

    “你莫要想活着离开!”傅灵运说这话时须发皆张,袍袖鼓鼓如风。

    他腹间再次隆起,肚皮尖儿往前挺出了两尺远,似是要撑破一般。只是瞬息间,他的肚皮再次消瘪了下去。

    在耗费掉大量由培婴功滋养出的精纯真气后,傅灵运的身体迅速恢复了生机,成功将体内肆无忌惮的煞气压制于丹田之中。

    他再次举刀,腹部高隆。

    这一次,他虽有内伤,仍自信可以施展出七成的力量。

    只见刀势浩瀚,方圆两里内草木尽折。刀光所过之处,蛮蛮荡荡间现出一片荒芜之色。

    刘驽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身后在空中留下一道鲜红的血霞。

    朝阳东升,映得他一路洒在地上的血迹分外艳丽。

    普天之下,除了鼎鼎大名的王道之外,没有人胆敢迎接玉傅子这霸气凌厉的一刀。

    刘驽身受剧创,身子重重地跌落在地。他顾不得身上疼痛,爬起身沿着官道大步往前跑去。他虽轻功不佳,但逢此生死关头,体内激发出非同一般的潜能,竟然跑得如风般快。

    傅灵运先前受过刘驽一掌,身受了不轻的内伤,因此脚步有所放慢,未能立刻追上刘驽,而是跟在其身后紧追不舍。

    两人一前一后,跑出了十多里地。

    刘驽一边跑,一边大口吐着血,心里盘算着要找个时机对玉傅子杀个回马枪,否则今天这条命势必要交待在这荒山野岭里。

    他正跑间,忽然看见一辆马车迎着朝阳缓缓驶来,车后紧跟着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队伍中的兵士皆是身穿义军服色,正在护送数百匹拉着辎重的马匹和骡子。

    这些兵士边走边唱。

    天下大同兮,万民无差;

    肉食者鄙兮,剥削如麻。

    人人有地兮,耕作安家;

    尊卑不存兮,由我心发。

    刘驽心中一凛,想道:“这傅灵运和义军都是我的死对头,眼下前有围堵,后有追兵,莫非我今日真的要死在这里!”

    傅灵运听见那支义军辎重队伍中传来的歌声后,整个人也是一愣,随即变得愈发凶猛起来,提刀直扑刘驽身后。

    两人跑到马车前,刘驽顾不得面子,转身向马车后躲去。

    马匹受惊,悉律律地嘶叫了起来。车夫急忙扭头向身后的队伍喊道:“有刺客,快来人保护军师!”

    傅灵运正要持刀追上刘驽,忽听车厢中传出一名男子的声音,先是对那车夫道:“我这里没事,命兵士们停下歇息,勿要随便乱动阵型,以免有敌人突然来袭。”接着向傅灵运道:“鼎鼎大名的玉傅子,竟要欺负晚辈么?”

    此人的声音虽然不大,甚至有些温和,却充满了铿锵的力道,以至于傅灵运听后身形不禁一滞,颤声道:“道之先生,是你!”

    刘驽听见傅灵运的话后心中大声叫苦,他没想到今日会遇上双玉二王中硕果仅存的两位,而且这两人都是他的死对头。

    他带领唐军杀伤了义军数万人马,想来王道之定然饶不了他。他扭头便要走时,忽然听见那王道之在车厢中说道:“刘驽小友莫要走,我今日有事正要问你一问。”

    刘驽身子一颤,心道:“原来他知道我是谁。”

    他身有重伤,清楚如果王道之于此时出手,自己必无幸免之理,因此只得止步停了下来,“好的,小子听候先生吩咐。”

    轿帘掀开,一位并不高大的老者从车厢中走出,踏着车辕轻轻跃下。

    老者身形消瘦,头发有些花白,可双目炯炯却有神,他没有先问刘驽,而是对站在不远处的傅灵运道:“傅先生,相别已近二十载,不想我们却在这里相见。”

    傅灵运脸色忽青忽白,“道之先生,这个刘驽手段卑劣,竟然对在下用毒。这是我与他之间的恩怨,今日我非得取了他的性命不可,还请你莫要阻拦我。”

    王道之微微一笑,“常言道,擅其技者必死于技。傅先生浸淫毒学多年,为何不明白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