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节 九月十八
    九月十八,霜降,天气骤寒。

    即便如此,长安城头上,两军仍然打得火热,毫无罢兵收场的意思。城墙上,唐军死尸累累。城墙下,义军的白骨积成了山。

    这场战连续打了五天五夜,双方死伤惨重,其中义军死伤三万许,唐军仗着守城地利减员两万许。

    对于义军来说,由于他们可以随时得到兵员补充,损失三万人算不得甚么。

    可对于被重重包围的长安城唐军来说,由于天下各藩镇的诸侯都在隔岸观火,朝廷根本得不到任何支援,眼下每死去一人,便相当于减少一份力量。

    颜烈身为禁军统领,心急如焚。他已经三天未眠,日夜在城墙上督战。他心里攒着一股气和疑惑,令他原本就焦躁的心情更添了一把火。但凡有属下将军指挥稍不得力,便会惹来他的一通咆哮。

    他气的是,自己现在连儿子都使唤不动了。眼下战事吃紧,他本想让儿子颜锋带领神策军前来支援。可这个儿子也不知吃了甚么药,死活不肯同意,说是没有大理寺卿的谕令,谁也别想调动神策军。

    他疑惑的是,大理寺卿刘大人明明兵法通神,可在长安城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却偏偏窝在大理寺里的那个院子里不肯动身。即便他三番五次地派人去请,刘大人仍然纹丝不动,只让他死守住城门。

    颜烈冒着被冷箭射中的危险,带领诸将在城墙上巡视,从痛哭哀嚎的伤兵们中间穿过,目睹前一刻还活生生的唐军将士,下一刻便被敌人的砲石削去了脑袋,脑浆差点崩了他全身。

    见此情形,他的心情愈加失落,使劲用拳头砸自己的额头,企图将这些痛苦的场景从自己的脑袋里赶出去。

    正在此时,突然有军士来报,“启禀将军,城外的灞河不知怎么突然决堤了,河水直灌长安而来!”

    颜烈闻言生奇,心想眼下并非汛季,怎地会发生河水决堤这种事情。此事想必是有人故意为之,而且多半是义军中人。

    他急忙带领诸将走上城墙,冒着箭雨向城外望去,只见远处河水白茫茫地一片,正向长安城这边涌来。

    诸将心中慌乱,纷纷议论。

    “统领,莫不是那贼军打算用大水攻城?”

    “依我看不像,这样连他们自己的人都要死去好多。”

    “你们且不要说,都听听统领的意见。”

    颜烈冷笑一声,“这个季节河水并不多,等河水到达城下,顶多浸湿了地面,泡不烂咱们长安城墙。所以无论贼军心中作何想法,咱们都不用害怕,等待刘大人下一步安排即可。”

    他心中虽对刘驽有几分微词,但为了振奋军心,不得不为其说上几句好话。加上刘驽先前对决义军的那几战打得着实漂亮,众将听了他的话也便信了,直道大理寺卿果然有妙计,眼下只需死守城门即可。

    ……

    义军帅营中,首领黄巢不顾战事火热,急急从前线召来众将议事,其中包括大将军王仙芝、军师王道之、前军主将尚让,以及一众担当重任的黄氏子侄、女婿等人。

    朱温虽然被官降三级,可仍然是义军中算得上数的将领,是以也被邀请参加了这场大会。

    黄巢率先道:“灞河决堤,河水距离此地不过一个多时辰远,诸位以为我军是留是撤?”

    他说着将目光扫向诸人,期望能从这些人脸上得到回应。

    王仙芝喜开颜笑,“这河水决堤其实算帮了咱们的忙,要么大军先撤,等河水泡烂了长安城墙,咱们再打回来,到时候更加轻而易举。”

    黄巢听后略略点头,转眼望向军师王道之,“不知军师是何看法?”

    王道之略一沉吟,“据我军斥候探来的消息,那灞河之所以会决堤,是来自洛阳的一个唤作掌剑门的小门派带人干的。这些江湖中人为何会搅合战事,目的尚未可知。”

    黄巢咬了咬牙,眼中现出厉色,“这些江湖人目无王法,名为豪杰,其实不过是绿林强盗。他们想要在两军相斗正酣时趁火打劫,简直是可耻可笑。等将来我等一统天下后,必将削平这些武林山头,将这些所谓的武林门派杀得片甲不留!”

    尚让听后略略皱眉,或许是黄巢话语中透出的浓重杀机让他心神颤动。他从案前站起身,向首领黄巢和大将军王仙芝二人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依卑将之见,那灞河适逢秋季的枯水期,即便大水淹至城下,也不过半寸深,丝毫改变不了战场上的态势。”

    “朱温,你以为如何?”黄巢隔着数个案席,点了坐在最后排的朱温的名。

    朱温身为带罪之将,连忙从案席间连滚带爬地走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口中道:“大王只管吩咐,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属下也是万死不辞!”

    他说着连连将头磕地,直至额头渗出血来仍然不停。

    黄巢见状笑道:“罢了,罢了,我只是问你对这灞河决堤的看法,又不是要你的命,如此紧张作甚么?”

    朱温这才抬起头,道:“眼下天气渐寒,等那灞河的水漫将过来,咱们大营中地面上的物什必然全都浸得透湿。兵士们若是没有衣物御寒,可能会生病。卑职恳请大王及早筹备衣物,发放给攻城的众将士。”

    他言语未必,又连着在地上叩首。

    黄巢示意朱温回座,转脸望向旁边座上的军师王道之,笑问道:“军师以为如何?”

    王道之嗯了一声,“朱将军所言有理,兵士们过冬的棉衣我早已备齐,待会儿便发放下去。”

    朱温在席间听见军师首肯自己的提议,心中乃是大喜,暗道自己爱妻张惠和谋士敬翔献上的这个体恤兵士之计果然大好,不仅正合军师的心思,等此事传出后他还能顺便在义军底层兵士中赚一票人心,简直是一箭双雕之计。

    他不等大王示意,再次从席间走出,跪地顿首道:“虽然那个掌剑门掘开灞河并未对我军造成实质威胁,但这些人其心可诛,卑职恳请大王允许我率领一队人马,前去剿灭了这支江湖乱匪!”

    他面上神情激愤,一副不将这些乱臣贼子悉数枭首绝不善罢甘休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