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节 谋在此时
    数千座义军营地鳞次栉比地结在冰海中,好似坚硬的磐石一般,自始至终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

    颜烈长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日一战,势不可免!”

    “不是势不可免,而是我们一定要赢。”颜锋兴奋地说道,捏紧了拳头,“要赢得漂亮!”

    颜烈严肃地看着有些过于跳脱的儿子,告诫道:“战场非同儿戏,如今你担任神策军统领,更是身负朝廷兴亡之大任,切不可率性行事!”

    颜锋直摇头,“父亲,直至此刻,我都一点也未感到害怕。我如今方才明白过来,自己就是为战争而生。即便死在今日,我也很快活,一点也不会后悔!”

    颜烈看着这个兴奋的儿子,用拳头使劲锤了捶自己的额头。这个调皮捣蛋的儿子继承了他年轻时的好勇斗狠,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传令,大理寺卿到!”远处有声音传来。

    “传令,大理寺卿到!”声音似乎又近了一点。

    “传令,大理寺卿到!”声音已近城门。

    不断有兵士在呼喝传令,首尾相及,逐拨将大理寺卿刘驽即将到来的消息传至颜烈亲自驻守的城楼下。

    颜烈顾不上身上沉重的甲胄,跟随儿子一起快步走下城楼,迎接大理寺卿的到来。

    众将士苦守城墙六天,对这位长安城的救星早已望眼欲穿。他们分别站在城头上,岗楼里,城墙下,不约而同地将视线集中在一匹正在官道上飞奔的马匹身上。

    刘驽骑着一匹红鬃烈马,罕见地披上了全身盔甲,在数万唐军的注视下策马驰骋,并最终在颜烈、颜锋父子面前翻身下马。

    在他身后,跟着一辆接一辆大车。车队由户部尚书柳三省亲自押运,车中装满了打造的铁链,加起来足有数万斤重,累得那些拉车得马匹骡子气喘哼哼,脚下蹄印十分之深。

    柳三省的车队尽数到齐后,后面又跟来由兵部尚书裴元押送的车队。这些车中装着些不知用来作何用处的柴草,以及一桶桶密封的火油。

    柳三省和裴元过来参见了大理寺卿,裴元望着那一桶桶的火油,脸上肥肉不住地颤动,道:“刘大人,这可是我们兵部最后的库存了,你可得省着点用啊!”

    刘驽哈哈大笑,“裴尚书筹集物资不易,劳心费神,在下心中颇为感激。”他一眼瞅见柳三省面色有些不快,忙又道:“柳尚书打造这六万斤铁链更是居功至伟,令在下十分佩服!”

    柳三省听了他的这番话后方才心里舒服,脸上露出笑颜来,“哪敢,哪敢,都是为朝廷效力而已。只要大理寺卿一声令下,卑职即便上刀山、下火海也再所不惜!”

    那便的兵部尚书裴元白了柳三省一眼,向刘驽道:“刘大人,卑职这次可是把老本都赔进来了,你必须得负点责任啊!”

    他伸手向远处指去,只见在那些装载柴草和火油的车辆之后,又跟来无数的黄牛、驴子、骡马等牲畜,足有上千匹之多。

    刘驽见之大喜,朗声道:“有了这些物什,我等今日胜局已定!”

    他一不做二不休,立马安排众人分工干活。

    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那上千匹牛马骡子各自拉上了一辆大车,大车中载满了用火油浇透的柴草,两侧轮轴上安装了锋锐的尖刀。奇怪的是,每辆大车的里面还放置了四根锁链。

    颜烈见此情形,心中似有所悟,问道:“刘大人,你这可是要效仿战国时田单的火牛阵?”

    刘驽笑着点头,“正是如此!”

    颜烈皱了皱眉头,“可是冰上湿滑,这些牲畜估计刚出城外便会滑到大片,成不了甚么气候,除非……”

    他的目光突然落在这些牲畜的蹄子上,发现尽皆安装了一种式样奇特的马蹄铁,“这也是马蹄铁?”

    “是的,马蹄铁底下有尖刺,所以能在冰上防滑!除此之外,兵部还给所有兵士每人准备了一双防滑的麻底鞋,很快就会运到。”刘驽点了点头。

    这些防滑的马蹄铁和麻底鞋乃是他吩咐裴元用兵部仓库中的材料秘密打造、制成,为得便是今天派上用场。

    至于让神策军守着三百名铁匠在城北民宅中打造铁链,不过用来掩人耳目的手段而已。可即便是手段,仍然有用处。对此,刘驽早有安排。

    “卑职马上下令让所有兵士换上麻底鞋,如此说,城外灞河之所以会决堤,乃是大人有意为之了?”颜烈是个聪明人,很快想明白很多事情。

    大理寺卿之所以命他苦守城门,便是为了等待这天气变得寒冷。

    天气骤寒,灞河决堤,城外结冰,防滑马蹄铁,将这四件事情联系在一起,便是一个大大的计谋,而这一切都在大理寺卿的掌控之内。

    颜烈望着眼前的大理寺卿,只觉这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内心深不可测,竟让他感到丝丝害怕。

    刘驽一声令下,城头上战鼓擂起,春明门徐徐升起。诸多民夫赶着上千头拉着大车的牲畜,往城门外涌去。

    义军大营那边反应很快,首领黄巢在听见唐军城头上的战鼓声后,迅速将靠近春明门的六十多万人马组织起来。

    由于冰面湿滑,这些义军兵士纷纷下马,分列成步战所用鱼鳞阵法,结成六十多个万人方阵,分别护着六座好似庞然巨兽的大战车,直朝长安城门方向徐徐逼近而来。

    唐军这边,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一千多头拉着大车的牲畜很快尽数涌出城门外,站立在长安城外旷野中寒冷萧瑟的秋风中。

    刘驽站在城头上下令,城下的民夫们好似演练过的一般,快速从牲畜们身后的大车上取下四根铁链,前后左右分别和周边的大车栓在了一处。

    这些铁链不仅浸透了火油,还缠绕了各式各样的利刃,好似荆棘般难以入手。

    不过瞬息之间,一千辆由牲畜拉动的大车经由铁链结成了庞然大阵。

    号角声响起,民夫们纷纷用火折子点燃了大车中所载火油柴草,火势顺着铁链上的火油迅速蔓延,烧成了一片火海。拉车的上千头牲畜耐不住屁股后面的高温,嘶叫着往义军大阵所在方位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早在城门口等候的颜锋终于得到了由大理寺卿传下的军令,率领两万神策军骑兵迫不及待地冲入了城外的寒风中。

    颜烈眼望着前方熊熊的火光,深吸了一口深秋里寒冷的空气,心中感到无比地惬意。他锵啷一声拔出马刀,直至这一刻,他方才真正找到了属于自己人生的快意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