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飒飒西风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节 朝廷赐封
    刘驽摇头道:“王道之与黄巢相识于微末之时,他早年家中贫困,曾受黄巢之父资助。此人生性忠义,一心辅佐黄巢,恐怕不容易离间!”

    他说话时想起那日王道之在战场上对自己手下留情,心中不禁生起感激之意。

    萧呵哒不以为意,“掌门无需担心,我自有办法!”

    “王道之为人十分聪明睿智,已是踏入超凡入圣的境界,只怕军师从他那里讨不了好去。”刘驽忍不住提醒。

    萧呵哒微微一笑,“既然他是圣人,那必然心中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准绳,平生有所为、有所不为,其‘所不为’便是致命的弱点。王道之傲视芸芸众生,必然不屑于使用某些泼辣赖皮的手段,而这些恰恰是属下的擅长。还请掌门给狄辛下令,命黒鸦在义军大营中传播一些谣言,为我接下来的计策造势。”

    刘驽重重叹了一口气,“军师主意已定,我便不再阻止。狄辛那边,我自会去说。”

    “眼下还需一名可靠之人,令其带人前往义军营中宣旨!”萧呵哒又道。

    “罗金虎如何,此人诚实可靠,外粗内细,深得你我的信任。”刘驽提议。

    “罗金虎眼下负责大理寺的日常戍卫,职责同样十分重要。况且他并非朝廷之人,前去宣旨恐怕不妥。”萧呵哒出言否决。

    刘驽点了点头,“那便让兵部尚书裴元去,此人虽是读书人出身,却颇有胆识,应能不负此行。”

    萧呵哒一口饮尽茶水,“那便这么定了,请掌门稍后叫来裴元,属下向他当面嘱咐见到黄巢、王仙芝等人后该如何应对。”

    刘驽笑道:“如此甚好!”

    萧呵哒想了想,又道:“属下还有另一个建议,不妨向义军中人曝光朱温曾向长安城内偷送军粮一事。如此一来,朱温不得不反,必然也会率众对抗义军。”

    “受人钱粮,却出卖其人,军师此举陷我于不义,切不可为之!”刘驽摇头。

    “掌门切不可因私废公,执有妇人之仁。”萧呵哒深知掌门和朱温乃是师兄弟关系,生恐其不忍下手。

    刘驽缓缓解释道:“若真如此做,恐怕会坏了我在天下人中的信誉,直道我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只要黄巢兵势一颓,朱温必然会举旗反水,此事军师不必怀疑,我对此人了解甚深!”

    萧呵哒见掌门主意已定,略略点头,不再多言,议完事后便退出了书房。

    刘驽将背倚靠在椅子上,放松了身体,从桌下抽屉中拿出一卷密宗,乃是狄辛送来的情报。

    他逐行浏览下去,“李菁练兵甚急,见有宫女稍稍不从,当场杀死十二人,其名:严歌爱、苏玲、胡晓梅……”

    刘驽皱了皱眉,略过此行,往下读去,“萧呵哒擅闯皇宫,窥伺神器,似有不臣之心……”

    此行字迹不同,看上去像是狄辛的亲笔加上去的。

    读到这里,刘驽不禁摇头,从椅子上站起身,走上前将窗户打开,望着窗外尚绿的柳叶,久久不曾挪步。

    ……

    护城河外连绵的义军营地中,各种流言蜚语已是传得沸沸扬扬。首领黄巢虽然表面上宁静,内心早已坐立不安。

    他听说大将军王仙芝下午刚刚接受了唐廷的招安,被册封为甚么左神策军押牙兼监察御史。

    按理说,这职务并不高,可王仙芝那边竟欣然接受,还将那个胖乎乎的唐廷来使奉为上宾,这令黄巢内心不禁生出一些不妙的想法。

    比起王仙芝,军师王道之要有操行得多。即便唐廷册封其为秦国公、领并州刺史,王道之依然不为所动,始终将唐使拒之门外。

    黄巢对此颇为欣慰,虽然近来军中关于王军师的各种谣言不少,令他辗转反侧,可见此情形,他心中的疑心顿时消去了不少。

    他让属下传下军令,命大将军王仙芝即刻来见。他倒是要亲眼看看,这个王仙芝是否真的生了反骨,竟敢光明堂皇地背叛义军、投靠唐廷。

    同时,他让人去请王道之、尚让和一干黄氏子侄等诸将,命他们见机行事,一旦王仙芝背叛之行确凿,便即刻将其拿下,接管其麾下的人马。

    黄巢派出去的人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便赶了回来,并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王仙芝拒绝接受召见,并带领本部二十万人马撤离大营,拔寨西去。

    黄巢听后大惊,急忙出帐,准备带人前去追赶王仙芝。此时恰逢诸将骑马赶来,显然已是得知王仙芝背叛义军的消息。

    为首那名风尘仆仆的老者正是军师王道之,其身后紧跟着尚让及一干黄氏子侄等诸将。

    在黄巢的诸多子侄中,要属其女婿林言最为精干,此人身穿明光铠甲,胯下乃是黄骠骏马,端地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

    林言策马上前,向首领黄巢施礼,朗声道:“大王,那王仙芝胆敢背叛您,卑职斗胆请率一支人马前去剿灭此人!”

    八年前,早在起兵之前,林言便娶了黄巢最疼爱的女儿黄玉娘为妻,成为黄巢最为倚重之人。他自持韬略满腹,在黄氏子侄中堪称人杰。只可惜他这些年来虽然身居高位,执掌中军,却始终未立过甚么显目的大功劳,难以压服人心,不得不说是他内心极大的一个遗憾。

    眼下尚让攻打长安失利,刚刚被大王摘了副元帅之职,导致此位空悬。林言瞅得眼热,已然将这副元帅之位视作囊中之物。他曾数次与王仙芝攻略州郡,清楚此人的用兵之法,自信只要大王许可,自己便可率军一举歼灭此人,在义军中立下赫赫功劳,从而顺利成章地接替尚让成为副元帅。

    王道之看出这名功名心切的年轻人的意图,向黄巢劝道:“大王,此乃唐廷离间之计,我等切不可随意动兵,眼下只要追回大将军,一切仍然有缓和的余地。”

    黄巢冷冷一笑,他平生最恨的便是有人背叛,对这种人深恶痛绝。他心中早已打算好,此番必定要将王仙芝斩首。可碍于王道之的面子,眼下事情未决,这番话又不方便出口,他只得沉默不语。

    林言身为黄巢的女婿,透过妻子黄玉娘早对这个老丈人的脾性了若指掌。

    他仗着有老丈人撑腰,对王道之冷笑一声,“军师,只怕你也受了唐廷的好处吧?唐廷封你的那秦国公、并州刺史之职崇高至极,比王仙芝还要高出数等。你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才要帮着王仙芝一并脱罪吧?”

    王道之不惊不怒,沉声道:“林将军未免言过其实,老夫戎马半生,怎能不识得唐廷的挑拨伎俩。我刚刚斥退了那来使,并未接受唐廷的任何册封。”